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变相的表态与接受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642 2021.04.24 00:05

  晨风撩起别院卧室内纱幔飞舞,欲遮欲掩间显露床榻之上同榻而眠的两人,散落枕间的发丝交缠,映衬悠悠醒来的苍穹,感知到肩头的小脑袋因着口中呓语不断朝自己怀中挤,眼看盖在北堂墨肩头的锦被滑落,苍穹欲抬手为北堂墨整理,却不想惊醒梦中正与鸡腿斗争的北堂墨,低头便见北堂墨看向自己的目光由朦胧变作茫然再到清醒,最后化为震惊。

  “...”

  “...”

  四目相对,苍穹寻着北堂墨满是震惊的目光,反倒是镇定自若的继续为北堂墨理了理被子,北堂墨看着苍穹跃过自己脸颊再到肩胛的手,心慌意乱到了极点,偏生脑子当机已至浑身僵硬无法挪动,只能瞪着苍穹猛眨眼。

  “你...”

  “世子早”

  “我...”

  “世子昨夜睡得可好?”

  苍穹言语平静如常,激得北堂墨脑中浮现出昨夜自己梦中抱住兔子时的场景,低头再看锦被下自己将苍穹团团抱住的手脚,吓得一个激灵直接仰身从床上摔了下去,连滚几圈后脑勺毫无意外的碰上屋中桌脚传来荡彻卧室的痛响。

  ...嘭

  疼痛袭来彻底清醒了北堂墨的思绪,却无法平息北堂墨此刻已乱了节奏的心跳。

  ...我的天啊!

  ...我昨晚究竟在干啥!

  ...我…明明梦见的是兔子!

  …为什么醒来变成了苍穹?!

  北堂墨思绪乱飞,眼见苍穹从床上坐起,偏头寻着桌下空间心虚的钻了进去,四肢趴地抬头望向正走来低头看着自己的苍穹。

  “出来”

  “我...我...不不不出来!”

  “出来”

  苍穹第二声明显比第一声加重了力道,落在北堂墨耳中,心慌意乱到连四肢都止不住发颤,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何就那么怕苍穹,那感觉就跟自己面对帝无羁时不差分毫,完全不同于她面对庆毓光或是贺君诚,这两个能使她越挫越勇一往无前,而眼前这个却能让她心底萌动无法自控的悸动,已至傻出连她自己都不忍直视的怂样,眼看苍穹又朝自己走了步,北堂墨又往桌底退了步,仰头口齿打结道。

  “我...反反反正不出来,这这这里安安安全...”

  “最后一遍,出来!”

  苍穹第三声言语中的冷漠已不加掩盖,觅得北堂墨身体欲再往里缩,伸手话语间直接将北堂墨拉了出来,被苍穹强行拉出来的北堂墨浑身一僵,目光闪躲不加掩饰,瞧得苍穹目光暗沉到了极点,启齿更是冰冷刺骨。

  “你很怕我?”

  “我...我我…”

  闻得苍穹逼问,北堂墨慌忙移开与苍穹对视的目光,却又在移开目光的同时感知到苍穹抓住自己的手不经意一颤,顿觉怅然若失刺痛衍生,慌道:“不不不怕!”

  “...”

  北堂墨话音落下许久,都未听到苍穹回应,直到手间属于苍穹的力道消失,北堂墨才猛然回神抬头,眼前只剩下苍穹离去的背影,望着院外阳光洋溢,明明春光无限,北堂墨却觉心里空落落的像是失去某样很重要的东西般彷徨,揉了揉自己算不得清醒的脑子,无法控制自己的脚步竟破天荒的朝苍穹追了上去,边走边骂。

  ...北堂墨!你个傻逼!

  ...一定是疯了吧?

  ...你丫这么心急火燎的是自赶着去送死吗?

  ...啊啊啊啊!

  可偏偏越骂脚下越跑得快,北堂墨一路追到客栈大厅撞上正在忙着送餐的小厮,小厮转头一见北堂墨,也是被北堂墨吓了一跳,这大清早头不梳脸不洗的就往外跑,还真是平生仅见。

  反观让小厮止住了步伐的北堂墨却是没时间顾忌小厮脑中疑惑,抬头就在大堂里寻找苍穹的身影,小厮眼看着北堂墨面上急迫中带着慌张,想起方才头顶乌云就差没雷鸣电闪的灵主,像是明白了什么般,凑近北堂墨道。

  “灵主在二楼右边第二间”

  “阿勒?”

  小厮话说完见北堂墨盯着自己眨了眨眼,眉峰一扬,正琢磨着自己是不是猜错了,就见北堂墨一个箭步直接朝自己所说的雅间冲去,那速度敢情就跟隔壁家王二狗子抢亲不相上下了。

  尤其是今早北堂墨几近魔性的装扮,难不成昨晚上灵主跟北堂世子吵架了?小厮虽是心中好奇可也没胆量去触灵主的霉头,只得伸长了脖子朝二楼雅间望去。

  不管三七二十一狂奔雅间门口的北堂墨冲力太快险些冲过了雅间门,好在手先抓住了门框才拉回了飞出的身体,一站定就看到了端坐桌前的苍穹,阳光撒在苍穹身上泛起紫魅光耀,晃得北堂墨忍不住心底情愫荡开,就是那股浑身散发的冰冷让北堂墨忍不住打冷颤,从痴愣中清醒过来。

  “那个...”

  “...”

  “讲真我从小就没怕过谁,所以我...”

  北堂墨说话间偷瞄着直视自己目不转睛的苍穹,见苍穹并不打算回应自己,目光中全然是自己无法触及的冰冷,扎在心里隐隐泛痛像极了自己在山洞中见到兔子痛苦时的感受,稳了稳心神又道:“我也不是怕你,就是…就是...”

  北堂墨说着见苍穹从自己脸上移开目光,心中慌乱之余念及自己还需要拜托苍穹帮忙完成的事,总不至于还没开始就被自己紊乱的情愫给搅了个稀巴烂。

  思绪混乱间北堂墨寻着苍穹无动于衷的状态,十指攥紧深吸了口气,反正横竖也都是自己自作自受,就算苍穹不说,自己醒来时的姿势也足以说明自己干了啥蠢事,既然事实如此,不认账才是真怂,想着北堂墨一鼓作气跨到苍穹眼前。

  “当然我也不是那种做错事不认账的人,我知道你们这世界的人封建思想都很重,只是我心里确实有兔子了,我答应过兔子若有朝一日,我还能再回来,我一定会去找他!”

  “...”

  北堂墨本以为苍穹压根儿就不会听,却不想苍穹竟抬眸再次看向自己,眸中流溢出一抹自己看不真切的目光,瞧得北堂墨心下一荡,不由得晃了晃神,再回神时苍穹眸子已恢复暗沉,但也让北堂墨寻到了一线生机,趁着苍穹在听,北堂墨继续道。

  “兔子就是昨日我给你讲那故事里的兔子,而我眼下确实也需要你帮忙,若是你一定要我负责的话,可不可以等我找到兔子,届时要杀要剐...”

  “坐下”

  “啊?”

  “用膳”

  北堂墨看着苍穹突然递到自己眼前的银筷,整个人愣在了原地,看了眼银筷,又看了眼苍穹,一时间完全没法反应过来,什么情况?不要杀要剐,居然让自己坐下用膳?!

  “不懂?”

  “懂!懂懂懂”

  用膳这种事北堂墨岂会听不懂,尤其还是苍穹让自己用膳,北堂墨接过苍穹给自己递来的银筷,扫了眼色香味俱佳的早膳,转头偷瞄了眼盯着自己的苍穹,乖乖的坐倒苍穹身边,却也不忘再声道。

  “那个我拜托你的事...”

  “吃完早膳,十圈蛙跳”

  “What?!”

  “食不语”

  苍穹夹了块桂花糕放到北堂墨碗中,看了眼被十圈蛙跳压得神情崩溃的北堂墨,放下银筷端起茶杯轻呡了口清茶,算着时间,就着北堂墨由失落转换为不可置信的神情中平静道。

  “跳完就去邺城”

  “真哒?”

  “当然若世子不好好用膳,那...”

  “我吃!”

  北堂墨爽快截断苍穹话语,低头就着桂花糕吃了起来,北堂墨一边吃,苍穹一边为北堂墨夹菜,一顿早膳也算是有惊无险的顺利度过,迎来令北堂墨痛苦不堪的体能训练。

  酒楼大堂内众人看着北堂墨一圈又一圈的跳着,再看坐在主位上的苍穹一步不离的守着,只觉灵主这是得多狠得下心,才能眼睁睁看着北堂世子摔得满头是包泪眼婆娑。

  相较于酒楼内众人的匪夷所思,此时已经到达邺城的三人行正被眼前所面临的震撼场面惊得风中凌乱。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