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一章 三人行必有电灯泡(下)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320 2021.04.24 00:05

  满园徘徊花飞伴着充盈院落的花香,被徘徊花围绕其中的萧红玉看着风闻雪,愣了愣神,她从贺君诚的院落处归来就撞见了在院中等候自己多时的风闻雪。

  萧红玉并不认为风闻雪未发现自己的偷偷去了贺君诚的院子,相反风闻雪能在此处等着自己,想必也是想让她自己承认,所幸她也没想隐瞒风闻雪。

  “等多久了?”

  “不久,一炷香”

  风闻雪言语平静,两手在背后紧扣成拳,他本是想给萧红玉惊喜,却不想成了他的惊吓,煦伏给自己带回来的消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听到时愤怒至极,可眼下等到萧红玉归来,见萧红玉满脸坦然,反而没法生萧红玉的气了,叹了口气道。

  “你究竟想做什么?”

  “邺城”

  “去邺城做什么?”

  “北堂世子要去,所以我要去”

  萧红玉答得毫无保留,因为她本就没想对风闻雪隐瞒,如此倒让风闻雪愈加不解。

  “北堂墨要去送死,跟你有关系吗?”

  “有”

  “你跟北堂墨是何关系?”

  “郡少以为呢?”

  风闻雪不吭声,但见萧红玉坚定的目光,就算萧红玉不说,他也能猜出个大概,师兄曾说过跟着北堂墨就能找到灵主,而自己夜闯鬼夜花市中了冰寒蛊毒却被萧红玉所救,也就变相说明了萧红玉跟灵主之间关系非比寻常,现在再加上一个北堂墨,风闻雪呡了呡唇。

  “就不能不去?”

  “不能”

  闻着萧红玉不带停顿的回应,风闻雪揉了揉胀痛的额角,这萧红玉虽说在战场上厉害,但是论到江湖狡诈,怕是还不如战场来得干净,虽是被萧红玉的直性子逼得气血上脑,但风闻雪打心底里还是担心萧红玉,更何况他对灵主的执念由来已久,两人僵持半响,终是风闻雪率先妥协道。

  “我陪你”

  “...”

  “否则你那里也别想去”

  风闻雪启齿不容置疑,言下之意萧红玉自然也听得明白,毕竟以风闻雪的本事想要困住自己也是轻而易举,现今愿意让自己去,也算的是格外开恩,所以她也并不介意。

  “好”

  “恩”

  见萧红玉点了头,风闻雪瞟了眼四周的徘徊花,反正陪萧红玉去一趟邺城也无碍,对他而言只要萧红玉不破坏师兄的计划,于他来说都不是大事,念及今晚来此的目的,风闻雪收敛心思,轻咳了声随手摘了朵徘徊花递给萧红玉。

  “送给你”

  “...”

  “这满园的徘徊都送给你”

  萧红玉看着风闻雪递来的徘徊花,瑰丽美艳,目光不由自主随风闻雪所说环视四周,直到察觉到徘徊花后院墙外一股熟悉的气息传来,萧红玉突然一愣,余光寻得风闻雪发现异常跟着看来,萧红玉唯恐院外某人被风闻雪发现,忙一把夺过风闻雪手中的徘徊,加重言语夺回风闻雪视线。

  “谢谢,我很喜欢”

  被萧红玉突然提高的嗓音给惊住的风闻雪,转头见萧红玉拿着自己给的徘徊笑得如沐春风,心也跟着荡漾起来,自然也将刚刚的意外抛之脑后,看向萧红玉笑道。

  “...你喜欢就好”

  “我喜欢徘徊,从小就喜欢”

  “从小?”

  萧红玉点点头,她当然是从小就喜欢,因为帝梓潇从小就开始送她徘徊花,所以这也是她爱穿红衣的原因之一。

  “...”

  “...”

  风闻雪见萧红玉笑得开心,不疑有它,全当是萧红玉真的喜欢徘徊,心里更打定主意每日送一朵徘徊给萧红玉,逗萧红玉开心,风闻雪想着抬头看了看天色,既然萧红玉确定要去邺城,今夜时辰也不早了该好好休息以备出发,而他也要回去准备点东西。

  “时辰不早了,早点休息”

  “好”

  “我走了”

  “好”

  闻得萧红玉回应,风闻雪看了眼萧红玉便转身离开了院子,风闻雪一走萧红玉看了眼院外某处也跟着回了房间,一进房间萧红玉点燃烛火,随即走到窗边推开了窗户,才回到桌前椅子上坐下。

  ...咯吱

  推动窗户的声音传来,萧红玉也不回头,提起茶壶到了杯茶,放到身旁身旁的空位上,不多时好不容易翻窗而进的帝梓潇才走到萧红玉跟前,端起萧红玉给自己倒的茶,仰头就是一大口,末了将空掉的茶杯递到萧红玉眼前。

  萧红玉掩唇遮笑又给帝梓潇倒了杯,帝梓潇一连喝了两杯方才缓过气来,一坐下就见萧红玉手里还拿着风闻雪送的徘徊花,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夺了过来,扔到地上就开始拼命踩,瞧得萧红玉如同看到了小时候生气的帝梓潇,忍不住哄道。

  “三皇子在生气?”

  “我没生气!”

  “真没生气?”

  “没有!”

  “既然没生气,那为何要扔了我花?”

  “我...”

  帝梓潇也是被萧红玉一连串的质问逼得找不到话说了,想起脚下这花是风闻雪送给萧红玉的,心中酸味就一个劲儿的往外冒,启齿更是不过脑子,冲萧红玉道:“我就是不喜欢徘徊花行了吧!”

  话音落下带起屋内寂静无声,冷静了帝梓潇的思绪,也让懊悔充斥了帝梓潇整个脑子,他从始至终都知道徘徊对于萧红玉的意义,就像他以前会排斥原生对萧红玉的感情,直到他有天发现自己不排斥反而开始慢慢接收时,他就开始怕萧红玉,其余说他怕萧红玉的刚直凌厉,不如说他更怕面对自己的真心。

  “你不喜欢徘徊花了?”

  “我...”

  帝梓潇看着萧红玉突变的神情,就知道自己又伤了萧红玉,可张了张口又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他心中纠结,脑子也打结,沉默了半天只道:“萧红玉,你是我东临将军!”

  “臣...臣知道”

  “所以我不允许你...你跟风闻雪...”

  “三皇子放心,红玉既为东临臣必以国为重,粉身碎骨死而后已也在所不惜”

  “我...我不是那个...”

  “天晚了,三皇子早些歇息”

  说着萧红玉就快速起身走到床榻前为帝梓潇整理床被,内心苦涩泛滥,硬是让萧红玉险些咬破了唇方才憋回去,收拾好床被,萧红玉也恢复了平静,转头看向帝梓潇。

  “床铺整理好了,三皇子请”

  “...”

  帝梓潇迎上萧红玉的目光,十指不由得紧握成拳,他明明平时撩妹花言巧语手到擒来,偏偏面对萧红玉憋不出一个字,就跟瞬间哑巴了似的,除了沉默还是沉默,最后还是默默走到床榻前。

  “三皇子晚安”

  “...”

  眼看萧红玉要走,帝梓潇反手将萧红玉抱入怀中,趁着萧红玉愣怔至极,帝梓潇灭了烛火,直接将萧红玉拉上床盖了被子,再次抱入怀中。

  “三...三皇子...”

  “不抱美人,我睡不着”

  萧红玉听着帝梓潇的话,盯着床帐看了很久,深深叹了口气强压下内心泛滥的刺痛,她知道帝梓潇花心风流处处留情,却不知此时的帝梓潇心境已开始发生变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