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一章 魑魅先生(上)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071 2021.04.19 00:05

  说书台上魑魅先生捏着小胡子,转头目光横过台下众鬼怪,视线落于正主位上的苍穹,再到苍穹身旁低头愣怔的北堂墨,眸光流转嘴角含笑,举步坐上藤椅,手提惊堂木一拍。

  ...啪!

  “话接上回豫美人,这次就讲四国江山图背后传闻江湖数百年的神秘氏族昆仑神族!”

  “好!”

  “好!”

  耳边众鬼怪欢呼,北堂墨回了神,甩了甩被众声震荡的脑子,目光始终偷瞄着苍穹手上的戒指,若说之前她来此的最初目的是为了惊蛰,那现在还多了苍穹的戒指,北堂墨看得出神,直至视线内再次映入甜糕,北堂墨一愣,抬眸看向正拿着甜糕递给自己的苍穹,内心一阵儿慌乱。

  “呃...谢...谢谢...”

  两人僵持片刻,北堂墨接过苍穹手里的甜糕,心慌意乱的咬了口,随即心虚转头,望向说书台上已然开讲的魑魅先生。

  “传闻数百年前四国未分,万里江山均由昆仑神族掌管,昆仑神族首代创世之主尊称昆仑神帝,将氏族分为两古四派八舵,四派分别为昆仑正统即血脉传承,山河秘钥即四国江山,神脉守护即银龙暗卫,三绝化神即姻缘缔结,其中山河秘钥便是上回所说的豫美人一派”

  ...四派?又来!

  ...这是要筹够九九八十一难的节奏吗?

  北堂墨僵了僵咬糕的唇齿,就差没开口背九九乘法表,难不成自己寻个四国江山图都能解成数学题?!

  “话说山河秘钥这一派自跟随昆仑大帝,世世代代守护启封四国江山图的秘钥,要说这四国江山图里面到底是什么呢?怕是除了昆仑大帝自己,便也只有四派之一与昆仑神族正统血脉姻缘缔结的三绝化神才能知晓,言归正传说到山河秘钥一派,除了豫美人,就不得不提八年前同时发生在南祁与北昭皇城的两件大事!”

  “...”

  “...”

  “八年前一夕之间,南祁皇后金氏被风车蛊毒事件诬陷下狱,连同南祁太子南宇湘也未能幸免,一并获罪囚禁东宫,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北昭皇城之中,被北昭国君视为掌上明珠藏起来的北昭长公主也在次日惨遭暗杀至今生死未卜,而这两者之间看似毫无瓜葛,实则皆因一人而起,此人便是今日所讲莲夫人!”

  “莲夫人?谁啊!”

  “好像是南祁庆老将军的原配夫人啊?”

  “...”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主位上北堂墨思绪一片混沌,难不成南宇湘喜欢风车的原因就是这个?凭空蹦出来的北昭长公主又是谁?陷入自我记忆搜寻的北堂墨越想越心揪,连手中甜糕都不自知的掐成了粉末,落入身旁苍穹眸中,苍穹回头看了眼台上魑魅先生。

  魑魅先生接收到苍穹指令,一拍惊堂木,吓得北堂墨身体一扬险些坐翻了椅子,好在被苍穹从身后扶了把方才稳住了身子,北堂墨拍着自己噗通直跳的心脏,看了眼苍穹,转头望向再次开讲的魑魅先生。

  “正如各位所言,莲夫人就是当年庆老将军的正妻,传闻八年前正是这位莲夫人救了当今南祁国君南宇湘一命,也就是因这件事莲夫人与庆老将军夫妻缘尽,而莲夫人也被庆老将军一剑了结性命,追根溯源发生这一切的真正缘由便是魏云筱!”

  “魏云筱?!”

  熟悉的名字在众鬼怪耳边炸开,台下一片哗然,若说众人不知豫美人,但绝不可能不知当年风靡四国的北昭太子妃魏云筱,正当众人猜疑间台上魑魅先生一语定言。

  “没错!莲夫人就是当年北昭太子妃魏云筱,魏云筱一死,其为山河秘钥传人的身份也在两国之内昭然若揭,瞬息动荡两国朝堂。”

  “然后呢?”

  “继续说呀!”

  台下起哄,台上魑魅先生点到即止,一拍惊堂木,启齿一句“预知后事且听下回分解”,便不再管台下众鬼怪吆喝,起身着意看了眼滚到地上的北堂墨就往下内堂走。

  ...啪嗒!

  故事来得太猛烈,惊得北堂墨猝不及防,连人带椅跌倒在地,如果莲夫人就是当年北昭太子妃魏云筱,又救了南宇湘,那…那副画下的落款和那画上的人,还有所谓生死未卜的北昭长公主…

  北堂墨不自觉握紧怀中藏起来的画卷,眼看魑魅先生离去,一个鲤鱼打滚翻身站起,倒也不忘抓住苍穹的衣袖,毕竟在这个地方苍穹还是很有用的,这点北堂墨自然记得。

  “你能不能带我去见他?”

  苍穹看了眼满脸急迫的北堂墨,寻着北堂墨左手所指的方向,瞟过北堂墨抓住自己衣袖的手,不慌不忙的品了口茶道。

  “吃完”

  “什…什么?”

  北堂墨被苍穹说得一脸茫然,低头见苍穹指着茶桌上的小食,抬眸看向自己。

  “吃完就走”

  “啥?!我…我…”

  …还有心情吃东西?万一人不见了怎么办?自己再上哪里去找!

  北堂墨急得跳脚,偏生苍穹视若无睹,刚好北堂墨又需要苍穹帮忙,双方僵持不下,北堂墨见苍穹态度坚决,只好憋屈的一屁股乖乖坐到椅子上,麻溜的端起盘子,拿起糕点就往嘴里塞,还不忘口齿不清道。

  “吃就吃!吃完你可别耍赖!”

  苍穹收回落于北堂墨身上的目光,不动声色的瞟过消失在人群中的风闻雪,顺手倒了杯茶放到北堂墨手边,抬眸看了眼藏在屋檐上的墨北,墨北点头领命而去。

  因着魑魅先生的退场,聚集在茶楼内的众鬼怪也都纷纷散了场,以至于当北堂墨终于吃完最后一块甜糕抬头时,整个楼内就只剩下她和苍穹两人,北堂墨环视四周一圈,总算想起了被自己遗忘在记忆角落的帝梓潇,抬头看向苍穹。

  “刚刚跟我一起那人呢?”

  “走”

  “不是…我是问刚刚跟我一起…呃…”

  北堂墨心虚的瞟了眼苍穹,见苍穹起身,忙脱口道:“就是模仿你的那个人呢?”

  “…”

  苍穹寻着北堂墨眉宇间的担心,并不打算回应抬脚便往茶楼内阁走去,搞得北堂墨整个人站在原地傻了半天,眼看苍穹就要走个没影,暗暗沉了口气追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