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听说吃鱼能补脑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230 2021.04.06 00:10

  暴雨停止后的祁凰坛临西临崖陡坡处,夜里与余统领同入静安殿的黑衣人双手负在身后,看着被禁卫从山下搜寻到后抬上来的四具尸体,其中一具就是原本该在昨夜里焚化的帝无羁,至于其他三具面相倒是陌生,黑衣人收回视线看向负伤在身的余统领和余岚。

  “是他们吗?”

  “…”

  余统领中了北堂墨的迷药,自然看不清楚,故而看向追上那三人的余岚,余岚抬头望了眼三具尸体,心中虽是诧异却也松了口气,朝黑衣人面不改色的点了点头。

  “是他们”

  “就地解决”

  “是”

  余统领领了命,招呼着抬尸体的禁卫军点燃尸体,熊熊大火燃烧晃亮黎明破晓前的祁凰坛,祁凰坛下的山洞中柴堆依旧燃得噼啪作响,帝梓潇就萧红玉跟前六神无主的来回走动着,口中不停嘀咕道。

  “这都过一夜了!怎么还不醒!”

  “…”

  “我当初吃了二哥的药丸也没睡这么久啊!”

  “…”

  越想越不得心安,帝梓潇蹲到萧红玉跟前,看了眼北堂墨,抬头望着萧红玉。

  “你确定你送来的是真的?”

  “…”

  “会不会过期了?”

  “三皇子”萧红玉话音不重却唤得帝梓潇背脊发麻,一看萧红玉盯着自己,闻得萧红玉再声回应:“末将不敢”

  “呃…好好好…”

  帝梓潇点着头,本能退了三步,余光瞟着萧红玉身旁闪着锐光的长戟流光,又退了三步,唯恐萧红玉一个不爽直接把自己劈成了两半,帝梓潇背靠洞壁看了看外面即将亮起来的天色,寻得墨北走来,朝自己抱拳行礼。

  “三皇子安”

  “办的如何?”

  “已妥”

  “好”帝梓潇呡了呡唇,好奇心起,迎上墨北目光道:“你上哪找来那么多尸体?”

  墨北没吭声仅是抬头看向萧红玉,萧红玉接应目光启齿平静。

  “路上随手杀的”

  “…随…随手杀的?!”

  “南祁隐卫”

  “…”

  萧红玉随口解惑,听得帝梓潇慎思极恐,这还是个女人吗?杀人跟切菜似的,连说话都永远是平音,根本就不带卷舌的那种!

  墨北看着帝梓潇迅速转换的脸色,不解得扬了扬眉,他不懂帝梓潇的脑回路,眼下只担心萧红玉怀中的北堂墨,两步并作走到萧红玉跟前。

  “萧姐姐,世子还没醒吗?”

  “快了”

  萧红玉看了眼忧心仲仲的墨北,将北堂墨送至墨北怀中,拿出收回的雷龙甲也一并交给墨北。

  “主上说雷龙甲不能让世子离身”

  “是”

  “我出去开道,你护送…”

  “兔子…”

  两人正说话间,北堂墨悠悠醒来的咿唔声响起,惊得三人同时看向北堂墨,萧红玉忙闪身出了山洞为三人开道。

  帝梓潇一见萧红玉离去直接挤到北堂墨眼前,他可要好好检查检查北堂墨有没有少根头发,岂料刚凑近就被猛然坐起的北堂墨揪住了衣襟,一时间窒息感袭来,帝梓潇脸上迅速胀红,将墨北吓了个半死。

  “世子!世子!”

  “…”

  “世子!那是帝三皇子啊!”

  “…”

  北堂墨充耳未闻,她只知道自己明明看见了兔子,为何醒来就换成了另外一张脸。

  “还我兔子!”

  “北堂墨…你个2B!放手啊!”

  “还我兔子!兔子!”

  “神啊!救救宝宝啊!”

  “兔子!”

  “兔你大爷啊!我是帝梓潇!!!”

  帝梓潇最后一声吼得北堂墨脑中震荡,迟疑了手中动作,帝梓潇见机甩开北堂墨的手臂,换来北堂墨肩膀猛一阵疼痛,蹙眉“嘶”了声。

  “好痛…”

  “掐我的时候咋没见你痛”

  帝梓潇说得幽怨,惹得北堂墨抬眸看向帝梓潇,心中惭愧的甩了甩昏沉的脑袋,这一次梦境中她好像看见了兔子的脸,但那张脸毁得有些严重而且时间又短令她无法辨认五官,不过衣角处的四方菱形图腾还算能记得一点点模糊的纹路,其他的…

  北堂墨正琢磨着梦境中的兔子,余光不经意瞟到墨北手中的雷龙甲,突然想起帝无羁,忙四下寻找。

  “帝无羁呢!”

  “回世子已送回”

  “真的?”

  “比砖石还真!”

  北堂墨将信将疑的接过墨北递来的雷龙甲,心中盘算了片刻,抬头见帝梓潇和墨北都盯着自己不停点头确认,嘟了嘟嘴,看了眼自己身上不知何时被换了新的衣服,除了肩旁还有些许疼痛外,丝毫寻不得满坡打滚过的痕迹。

  “世子,雷龙甲都回来了,你还担心什么?”

  “哦…”

  “你把雷龙甲穿上吧”

  说着墨北就从北堂墨手中拿起雷龙甲,北堂墨寻得墨北眸中坚定只好乖乖的穿上雷龙甲,看向帝梓潇。

  “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什么?”

  北堂墨眯了眯眼,抬手朝帝梓潇两指并驱向下一弯如此数次,反正墨北是看不懂,只是见得帝梓潇黑了脸。

  “一定,否则我就是…弯弯…”

  说着帝梓潇也跟着两指并驱向下一弯,满脸不以为然,反正他二哥从始至终就没死过,除非他自己铁了心想死。

  三人在洞中合计了会儿,墨北寻得萧红玉的信号,背上北堂墨,帝梓潇紧随其后从另外一条道路赶回了各自寝殿。

  回到栖殿,北堂墨透过窗户看了眼院内晨起备膳的惊蛰,念及自己答应过南宇湘的事情,缩进被窝,困意袭来想着等醒了再问也不迟,双眼一闭睡了过去。

  太学堂内一贯如常晨起诵读,贺君诚瞅着已经快两天没来上课的北堂墨,再看帝梓潇以手撑颊明显一脸疲惫,心里琢磨着下了课就去找北堂墨,却不想下课后他与帝梓潇刚踏出太学堂,北堂墨已经在太学堂外等候他俩,还有从北堂墨身后走出的玲仙儿。

  “你们这是?”

  “嘿嘿,带你们出去浪”

  “…”

  “…”

  帝梓潇与贺君诚对视一眼,同时看向北堂墨,帝梓潇跨到北堂墨身旁,低头道。

  “几级浪?”

  “你想多浪?”

  “能否汇集成海?!”

  “这个…”北堂墨扣了扣下颚,侧目看了眼帝梓潇这张比女子还绝色的美颜,扬眉道:“你确定海浪太猛,你不会是下面那个?!”

  “…”

  俩人嘀嘀咕咕半晌,反正贺君诚与玲仙儿是一句没听懂,就见俩人眉来眼去没一会儿,帝梓潇便黑了一张脸挥袖就往前走,北堂墨也没在意朝贺君诚和玲仙儿招了招手,三人一起跟了上去。

  南祁皇城夜市热闹非凡,街边小吃飘香四溢引诱着北堂墨活跃捣腾的胃,北堂墨走在帝梓潇身旁,小脑袋不安分的左右巡视,只晃得帝梓潇头疼,低头瞅着北堂墨咬在嘴间的手指,再看向北堂墨腰间鼓鼓的荷包,忍不住道。

  “想吃就买啊!”

  “可是…买要花钱啊!”

  “难道有不花钱就能买到的东西吗?”

  “呃…”北堂墨迟疑回头看了眼糖公鸡贺君诚,这货不倒打一靶就算万幸了,铁定不会自掏腰包,想着北堂墨看向帝梓潇,咧嘴一笑:“糖糖,咱俩算是一起躲过飞刀跳过陡坡的患难队友吧?”

  “糖…糖糖?”

  帝梓潇眉峰一扬,念及自己前世荒唐,白了眼北堂墨,他可没觉得他是心甘情愿陪北堂墨挨飞刀的,若不是屈服于他二哥赫赫淫威,他才不会由着北堂墨这二傻子在缺筋少脑的世界里风中凌乱。

  “知道女孩子都喜欢什么吗?”

  “毛爷爷”

  “错!”北堂墨就知道帝梓潇会来这么一句,所以早早的备好了答案,脱口道:“我带上你!你带上钱!咱们友谊的小船飘飘荡荡直至天涯!”

  帝梓潇嘴角一勾毫不留情的“呸”了声,瞅着朝自己不停眨眼的北堂墨,反怼道。

  “就咱俩这友谊的小船,提到钱基本就纸糊了,没到阴沟就翻了”

  “一定要这么绝情吗?”

  “难道还要藕断丝连吗?”

  “卧槽!”

  “卧靠!”

  帝梓潇说完与北堂墨对视一眼,两人同时一哼,转头看向不同方向。

  贺君诚走在最后看着两人谁也不让谁的斗气背影,视线望向不远处的酒楼。

  “君诚哥哥,要不咱们去歇歇脚?”

  “好”贺君诚一回答,转头就对上了北堂墨两眼放光的目光,知道北堂墨的小心思,勾唇浅笑道:“待会我请”

  “嘿嘿嘿…”

  北堂墨得了满意的答案,朝帝梓潇得瑟的扬了扬下巴,帝梓潇撇了撇嘴,瞟了眼贺君诚,眉宇微蹙,跟随着三人前往酒楼。

  一进酒楼帝梓潇从左至右扫视店内各处,未寻得萧红玉所提之人也算是稍微放心了些,看着北堂墨与小二一阵客套,收回目光随同落了座。

  “客官要来点什么?”

  “有鱼吗?”

  “当然!醋溜红烧清蒸,只要你想就没有咱做不出,不知客官要那种?”

  北堂墨听着小二言语得意,看了眼贺君诚,呡了呡唇,毕竟不是自己给钱还是得掂量掂量,浅而易见的小心思,贺君诚岂会不知朝小二点了点头。

  “都来”

  “得了!客官稍等!”

  小二一走,贺君诚忍不住凑近北堂墨,两眼放光看向北堂墨,意味深长道。

  “小粽子,看样子你很喜欢吃鱼啊?!”

  北堂墨愣了愣神,回视贺君诚,眼珠一转。

  “听说吃鱼能补脑”

  “…”

  贺君诚还没回神,帝梓潇看向北堂墨,嘴角一勾笑意盈盈道。

  “就你这脑?”

  “…我脑咋的!”

  “估计得吃两池塘…”帝梓潇仰头想了想,无视北堂墨眸中危险目光,摆头改口道:“不对!单位起码要从海算!”

  “…”

  “不服气?”

  “No!Let’s fack Fang chang!(来日方长)”

  “Yi!Baby PaPa!(宝宝怕怕)”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