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二章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下)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646 2021.04.22 00:05

  距离酆城百里之外的鬼夜花市迎来新的一天,客栈内灯火昼夜不熄到了白天更是热闹非凡,另有洞天的别院内北堂墨因着将醒未醒而本能摆头的动作,不小心压住了昨晚撞上墙壁的包,痛得嘶哑咧嘴瞬息清晰,瞪大瞳孔环视四周。

  半晌低头看向自己身上盖得严严实实的锦被,念及昨夜睡前苍穹说的话,猛地翻身坐起看向身旁,只见得房间内除了自己,根本就无他人,心下一惊,难不成苍穹跑路了?

  第一飞了,自己还怎么玩?作为路痴的自己又该如何去邺城?再说铜戒指也还在苍穹手里...

  问题堆积刺激北堂墨脑后包一个劲儿的抽痛,痛得北堂墨连连“嘶”声,引起了护在门外的侍女注意。

  “世子,醒了?”

  “...诶?”

  北堂墨闻得屋外轻唤问言,翻身下了床,还没走出卧室就差点撞上了前来伺候自己洗漱的侍女,寻着侍女眉清目秀倒是个妥妥的美人胚子,料想着苍穹艳福不浅,下意识的撇了撇嘴。

  “世子,奴婢伺候你洗漱吧?”

  “恩”

  反正北堂墨也不会熟练操作看似飘逸,实则里三层外三层能复杂到让她脑子打结的繁琐裙衫,只见得侍女将自己原本裙衫褪下后端来一套崭新的黑色裙衫,北堂墨心中好奇,抬手指了指侍女手中端盘,扬眉错愕道。

  “这...”

  “世子原本衣衫已破损,灵主说世子贵为北昭世子须衣冠得体,这衣服也是灵主专门为世子准备的”

  “可...”

  北堂墨就着伸到端盘的手指,轻轻挑起裙衫一角,凑近借住阳光细看之下墨黑中闪烁出令人惊艳的魅紫光泽,险些亮瞎了北堂墨的眼睛,像极了苍穹的发色和同款衣袍布料,尤其是裙衫铺开间光泽汇聚形成平铺在裙衫上的三角图腾底纹。

  只是这图腾纹路走向明显不完整,倒像是被分开的半个图腾,北堂墨寻着裙衫上的三角图腾,收回手指扣了扣下巴,研究起图腾形状,按这个角度应该是个正三角形,两个正三角形可以组成...组成...

  ...对了!

  ...菱形!

  ...菱形?四方菱形图腾!怎么那么熟悉呢?

  北堂墨仰头朝天,冥思苦想了半天也没想起自己究竟在何处见到过这枚完整的菱形图腾,再说裙衫上的半边图腾也只有在阳光下才得以显现,完全没有几何空间想象力的北堂墨本就左脑不发达,加之脑后还顶着包。

  未免包况加重,北堂墨所幸将疑惑暂压心间,也不忘赞叹道人生果然处处皆数学,连穿件衣服都能运用到几何,就是可惜了自己压根儿不会用。

  思索间裙袍已加身,北堂墨瞅着铜镜中的自己,墨黑裙袍衬上唇红齿白倒真是更显明丽动人,阳光下还自带魅紫光效,当真是让自己都觉眼前一亮,脑中突然冒出一句话,看向侍女脱口而出。

  “你看我像嫖客吗?”

  “世...世子你说什么?!”

  看着侍女惊吓大过惊讶,北堂墨扬唇尬笑自知言语有失,只得呡唇心中默念一身黑似嫖客,花楼揽花又寻柳。

  侍女梳洗完毕,北堂墨大大伸了个懒腰,传来肚中咕咕作响的提醒音,北堂墨瞟过侍女,不好意思的捞了捞头。

  “这个...我也没法控制...”

  “请世子跟我来”

  侍女双手重叠向北堂墨行了个礼,抬手做个了请的姿势,一套动作行云流水,面对自己的窘迫仪态不仅不惊还礼仪得当,真不愧是天下第一派来的,北堂墨琢磨着又多看了两眼侍女。

  “你叫什么名字?”

  “冬青”

  “哦~万年青啊~挺好挺好”

  冬青看了眼北堂墨,眼底闪过一抹惊色,今早客栈主事突然找到自己,说是得了灵主命令,指名让自己来伺候北堂世子,她心中诧异领命前来。

  如今见到北堂墨本人,不似贵族该有的大家风范,倒显市井小民的随意洒脱,其行为言语更是让冬青有些摸不着头脑,冬青余光扫过跟在自己身后东张西望的北堂墨,秀眉微蹙,领着北堂墨就往客栈的饭堂行去。

  饭堂内宾客满座,游走在各桌位间的小厮左手送一盘,右手放一碟,还能趁着间隙空出手来接住从后厨扔来的包子笼,一通操作无缝衔接迎刃有余让北堂墨都忍不住啧啧赞叹。

  “这年头连跑堂的都这么牛逼...”

  “...”

  “还真是术业有专攻,高手在人间啊!”

  送完菜的小厮转头就见冬青身后领来的北堂墨,眼尖的将北堂墨今日装扮从上到下巡视一圈,就冲北堂墨身上那件暗夜紫魅裙衫,小厮瞬息笑容就跟不要钱似的堆上了脸颊,赶忙推开迎面进堂的客人,朝北堂墨迎了上去。

  “哟!北堂世子早啊!”

  “早...早...”

  完全不同于昨夜刚来时的唏嘘,今早的小厮热情得北堂墨都以为自己睡了一觉眼睛出问题了,可她明明记得自己是后脑生了包呀?

  北堂墨借着疑惑揉了揉眼睛,再看满脸堆笑的小厮,瞟了眼身前站立静候的冬青,回视小厮。

  “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哎呀!北堂世子真是爱说笑”

  小厮说话间打趣的摆了摆手,觅得北堂墨一脸愣怔,朝北堂墨献媚的眨了下眼,启齿更是让北堂墨尴尬直冲天灵盖。

  “当然,北堂世子说今儿太阳是从西边出来,那就铁定就是从西边爬起来的!”

  “...”

  ...卧槽!

  ...你丫拍马屁的功夫,鹿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连赵某人都俯首称臣!

  北堂墨见小厮吹捧得眉飞色舞,僵硬的扯了扯嘴角,拂去一身鸡皮疙瘩,视线扫过堂内各席皆无一空位,憋屈的撇了撇嘴,下意识揉了揉自己干瘪瘪的肚子,落入小厮眼里,小厮眼珠一转忙凑近道。

  “北堂世子,小的专门给你准备了好位置”

  “给我?”

  “北堂世子跟我来!”

  说着小厮就往前走,北堂墨看了眼朝自己点头的冬青,心中虽是诧异,但好在有饭吃总比饿肚子强,管它黑的白的吃了再说,北堂墨跟着领路的小厮上了二楼雅间,一进雅间北堂墨将屋内环视了遍,确认没问题才走了进去。

  “北堂世子,你且坐会儿,小的立马去给你准备吃食”

  “有...有劳...”

  北堂墨目送小厮撒欢儿离去的背影,转头见冬青为自己挪开了椅子,回想过来雅间的一路上,堂内众人落到自己身上的目光,咋看咋觉诡秘,敢情自己就是块行走的五花肉,垂涎欲滴不说就差点孜然下料,慎思极恐激起北堂墨背脊凉意抖了抖,下意识呡了呡唇,迟疑半晌还是坐到椅子上。

  一坐下,冬青就贴心的为北堂墨倒好了茶,北堂墨低头看着手肘旁的茶杯,盯着杯内水光,脑中映现出昨晚苍穹亲吻自己的画面,熟悉的触觉闯入感官,北堂墨脖子以上到脸随记忆迅速胀红,搅得清明时节明明凉爽的天气,北堂墨额间热汗不断冒出,连手指都不自知的抚上了自己红唇。

  “北堂世子?”

  “...”

  “北堂世子!”

  冬青一连两唤都不见北堂墨回应,只见得北堂墨指尖在嘴唇上来回摩擦着,视线始终落在茶水面,目光甚是悠远的做沉思状,冬青眼看小厮早膳已经送来,未免凉了,提了口气凑近北堂墨耳边唤道。

  “北堂世子,该用膳了”

  “啊!用用用...”

  被冬青耳语唤醒的北堂墨猝然回神,扫过沉思间已经摆了满桌的膳食,再看冬青向自己递来的竹筷,回想自己方才的猥琐思绪,懊恼的抬手遮脸,顺势接过竹筷,转头就差未将整个脸都埋进碗里。

  ...正所谓丢脸不可怕,丢心最要命!

  ...难不成是因为春天到了?

  想着北堂墨抬头看向雅间窗户外洋溢着春天气息的朝阳,翠鸟穿梭云层传来鸣叫脆响,搅得北堂墨心里荡起阵阵涟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