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一十七章 假音正实一锅端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700 2021.05.03 00:05

  夜幕下的酆城漫天黄纸飞舞,北堂墨低垂着小脑袋无精打采的走在前面,魏言书跟在北堂墨身后,他不明白北堂墨为何突然情绪低沉,明明灵主的故事是篇让人听后精神振奋积极向上的励志故事才对,岂料北堂墨竟让他生出了种天降悲剧呼呼哀哉的既视感。 

  “世子?”

  北堂墨懒懒抬眸瞟了眼魏言书,寻得魏言书面上担忧,淡淡“嗯”了声,随即低了头,叹气道:“人得活在现实...”

  “啊?”

  “不切实际的东西都要命,更何况我向来怕死惜命...”

  “世子你究竟在说什么?”

  “所以我放弃”

  “你要放弃啥?”

  “就这样”

  “世子?”

  北堂墨停下脚步,偏头看向被自己胡言乱语逼得捉急上火的魏言书,幽幽道。

  “你说苍穹可会舍弃白玉萧剑而用普通铁剑?”

  “那怎么可能,天下第一自然得配天下第一才符合伦理啊!”

  魏言书这话回得不假思索,本来就是这么个道理,敢问世间那位排上号的武林高手会配一把普通的铁剑?

  别说灵主,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当然魏言书回这话仅仅是回的字面意思,那想魏言书刚说完就闻得北堂墨几声自嘲的冷呵,只把魏言书弄得更加懵逼。

  “世子你到底咋了嘛?”

  “没啥”

  北堂墨甩了甩乱七八糟的脑子,反正她打定主意等找到四国江山图交给北昭国君,查明北昭临南城败的秘密后就带上惊蛰和墨北寻一个处世外桃源,若贺君诚愿意来,那她就给贺君诚和玲仙儿准备个漂亮的大房子,他们所有人待在那个世外桃源里,没有纷争没有烦恼。

  至于兔子与她本就不是同路人,好在她没有揭开苍穹的面具,所以装傻充愣,苍穹拿她也没办法,北堂墨心里打定主意看向魏言书。

  “话说我们都走这么一大段了,咋还没见你说好玩的?”

  “世子莫慌,你看那处!”

  魏言书好不容易见北堂墨回了神,唯恐北堂墨在想其他,特意伸手给北堂墨指了目的地,北堂墨顺着魏言书所指,抬头望去果见一处灯火通明的十层华楼。

  “这是?”

  “酆城临江楼”

  “哇...”

  “走吧”

  北堂墨点点头跟随魏言书朝酆城临江楼走去,一到临江楼下,魏言书从上至下将楼巡视了番,正当北堂墨不明其意时,耳边传来魏言书的话音。

  “世子上六层!” 

  “呃...”

  北堂墨数着临江楼的层次,明明就是十层,为何直到六层?敢情这每层好玩的不一样?还是魏言书中意六,所以六六大顺吗?北堂墨心中好奇,没忍住道:“为何是六?”

  “因为...只有六层才有好玩儿的!”

  魏言书没法在短时间内给北堂墨解释清楚,他刚刚察觉到楼中各处杀气颇重埋伏甚多,唯独六楼不明且相对安全,看来此处必然有大布置,刚好也说明自己在客栈所闻或许真有其事,想着魏言书看向北堂墨,不忘温馨提示道。

  “世子是自己上去?还是我带你上去?”

  “呃...还是你来吧...”

  毕竟梁上君子这种事,还是找个武力值有保障的人带自己上去比较好,否则落得跟之前掉进帝无羁房间一样的下场,那可真就不太好玩了,魏言书见北堂墨回应,一点头护住北堂墨几个起跃便到了六层外的屋檐上。

  一上屋檐,魏言书给北堂墨指了指屋檐最尽头的平角处,北堂墨会意跟随魏言书背后,两人蹑手蹑脚爬了过去并肩坐了下来,对视一眼,魏言书说得极小声道。

  “世子蹲好,别摔了”

  “恩”

  北堂墨点点头,同魏言书屏气凝神静听屋内动静,屋檐上引诱之人已到,屋内正位上庆毓光抬眸瞟了眼两人所在,嘴角一勾,缓缓放下手中茶杯,起身目光横扫正坐在殿内因着珏玉贪欲而聚集的各武林世家参赛代表。

  前日他借四国巨灵比武会为由头,亲自拜访此次前往云霄山比武半路留宿酆城的武林世家,并用身上的半块珏玉为诱饵,请各武林世家今夜前来见证另外一半珏玉的现世。

  这些个武林世家在自己拜访时明面上都是正经无疑,没曾想今夜居然都来了,倒是让他深觉恶心,眼看时机一到,庆毓光也不多做耽搁,毕竟眼下三局并行,他这局自然是越快解决越好,故而看向炎煜。

  炎煜接收到庆毓光旨意,两人同时吞下幻音丹,当炎煜再开口试音轻咳时已变成了白靈的声音,惊得在场众家无不诧异,纷纷转头看向庆毓光,对庆毓光将要扮演的身份也充满了好奇,炎煜见众武林世家来了精神,拱手道。

  “太子”

  “我发出去的玉珏消息如何了?”

  属于贺君诚的声音彻底炸开了众家思绪,连同屋檐上方偷听的北堂墨都惊得险些滑落,好在魏言书眼疾手快拉回北堂墨,北堂墨一听珏玉,脸色瞬息化白直接扑到屋檐上。

  “各武林世家皆已知晓”

  “北昭长公主查到了吗?”

  “已查明”

  “是谁?”

  “正是北堂世子北堂墨的帖身侍女惊蛰!”

  炎煜一席话,台下参与过八年前那几场暗杀的武林世家瞬息明了,尤其是坐在殿内最靠近主位的林家和余家,他们心里都知道当年北昭长公主死不见尸,今夜他们来此也是因为庆毓光承诺北昭长公主会显身。

  如今庆毓光借用当年西屿被杀太子贺君黔弟弟贺君诚的声音要引出的人已不言而喻,思已至此两大家主同时看向屋檐某处,而堂中庆毓光不急不缓按部就班道。

  “那人呢?”

  “惊蛰已被我擒获!”

  屋檐上被贺君诚声音一招击中的北堂墨彻底傻在了原地,因为惊蛰被送走的事情,只有她才知道,能被如此的肯定说出,让她如何不惊慌失措,北堂墨还来不及辨认话音真假,接下来屋内的对话更是让北堂墨思绪彻底崩塌。

  “确定惊蛰手上有珏玉?”

  “正是,太子看接下来怎么办?”

  庆毓光感知着屋檐上的动静,单是北堂墨寥寥数句倒是好骗,若是对付魏言书,自己就不得不说些更秘密的话才行,而对于这些坐在堂内的武林世家,明面上都存着对昆仑的敬畏,心里却恨不得昆仑丑闻扬天,好伺机寻个由头群起而攻之。

  既如此他何不顺势而为,就算此番效果不足以达到让众家围攻昆仑,积少成多不过是时间而已,再说了八年前昆仑出手也是武林众所周知秘而不宣的事实,只不过今天是由他先开头。

  “当年我兄长贺君黔与师傅松韵仙人看似与此事无关,实则皆是因为庆老将军的莲夫人,当年的北昭国太子妃魏云筱。”

  ...啪

  话到此时屋顶不合时宜的滑动声落入殿内众人耳中,众人纷纷抬头望向屋顶,庆毓光见话起了效果,继续道。

  “当年昆仑为救莲夫人拿回珏玉,恰逢兄长欲护送九千岁上京,昆仑担心九千岁落入跟金氏联姻的南氏手里多生事端,用赤练毒杀我兄长连同我师父,如今母债子还,杀了惊蛰便可!”

  “是!”

  “带上来!”

  “遵命”

  屋内炎煜一声肯定重音回应,屋檐之上北堂墨与魏言书已彻底信以为真,北堂墨相信是因为她曾听贺君诚说过兄长与师傅被毒杀之事,而魏言书会信则是因为这就是事实。

  两人互看一眼,再闻得屋内隐约传来惊蛰的呼声,北堂墨已顾不得其他,甩开魏言书拉住自己的手掀开琉璃瓦直接跳了进去,惊蛰于她来说是亲人,她不能失去亲人,如果屋内之人当真是贺君诚,哪怕她无法接受贺君诚要将惊蛰置于死地,她也一定救出惊蛰!

  “世子!”

  魏言书见北堂墨跳进屋内也跟着追了进去,而两人身后好不容易甩开炎家隐卫赶来的白术,一到屋顶便见屋内被重重包围的北堂墨和魏言书,心下猛沉闻得夜空雷鸣轰轰,抬头望向乌云笼罩的夜幕狂风四起雷霆降至,迅速赶回暮云客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