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四章 冬去春来惊蛰时节(下)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098 2021.05.10 00:05

  狂风暴雨中摇晃的大红灯笼照亮溅上门窗的刺目腥血,六楼上下血染兵戈,六楼房内惊蛰一见庆毓光收剑,一个箭步冲到了跌坐在地上的北堂墨。

  “世子!世子你没事吧?”

  惊蛰颤抖的手不停在北堂墨身上来回摸着,检查着北堂墨身上大大小小的剑伤,直到视线落到北堂墨玄衣下被血浸湿的肩胛骨,泪瞬息夺眶而出滴落到北堂墨伤口上,刺痛坠入北堂墨心底,激得北堂墨反射性抬手紧紧拽住惊蛰。

  她知道这一切的真相也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她不能失去惊蛰,她今夜失去的面对的已经够多了,她没法再承受失去一个惊蛰,人若不曾拥有就不会害怕,可一旦拥有再历经失去,何以承受?!

  “你为什么要来!!!”

  北堂墨满腔愤怒由着话语表达得淋漓尽致,几近狰狞的面容上泪已止不住的往外流,抓住惊蛰的五指几乎能将惊蛰的手臂刮出血痕,即便惊蛰痛得手臂颤抖也抹不去面上朝北堂墨露出的笑容,惊蛰抬手拂去北堂墨不断流出的眼泪,启齿温柔如初。

  “世子,惊蛰来带你回家”

  “...”

  “惊蛰给你准备了水煮肉片还...还有土豆丝...”

  “...”

  “世子别怕,待会儿我们一起回家”

  “你...你...”

  惊蛰拍了拍北堂墨的脑袋,就着北堂墨惶恐不安的目光中站起身来,转头看向庆毓光,那是她同母异父的血缘也是将她逼入绝境的至亲,两人视线交织间庆毓光看着惊蛰举起左手,在众人期盼的目光中展露出另外半块珏玉。

  “我...或许该叫你一声庆弟吧?”

  庆毓光沉默不语,看着惊蛰那张神似娘亲的容颜,握住利剑的手因着惊蛰口中那声“庆弟”而轻颤,恍若回到数年前,那时他不明白为何父亲就在娘亲身边,娘亲也整日郁郁寡欢。

  直到他第一次在娘亲口中听到了北苓这个名字,他知道了娘亲真正的身份,再到他与北苓之间宿命相连的珏玉,时隔多年当他真的见到娘亲口中的北苓,扎心心底的恨意不加掩饰浮现眼眸。

  “北昭长公主北苓”

  不同的称呼代表着不同的心理状态,惊蛰很清楚庆毓光此举目的,她看得到庆毓光眸中的恨,像极了她那被自己狠心推进墓穴予以保命的弟弟。

  弟弟当时的目光与现在庆毓光几乎一抹一样,刺痛着她的心,可惊蛰很清楚珏玉一定不能交到庆毓光手里,否则她怎对得起魏氏与北堂氏列祖列宗。

  惊蛰下意识望向屋内被侍卫钳制住的魏言书,寻得魏言书眸中泛起的波光,惊蛰想起娘亲曾说她这辈子最开心的事是嫁给北慕,最愧疚的事就是为了儿女私情害了整个魏家。

  这其中最对不起的人便是魏言书,所以她今日来此,除了保住世子便是赎罪,赎娘亲当年种下的因果之罪,惊蛰寻着魏言书不舍的目光中,低眸收回视线,抬头再次看向庆毓光,手持珏玉一步一步朝庆毓光走去。

  “惊蛰!你回来!”

  “...”

  “我命令你回来!你听不到吗?”

  耳边北堂墨急迫的呼唤传来,荡彻惊蛰心扉,但她不能停下脚步,因为有些事她必须要做,有的人即便她杀不了也一定要尝试。

  庆毓光眼见珏玉离自己越近,心里反而越加不安稳,直到惊蛰走到自己眼前,近距离的四目相对比远距离的两两相望,更让人来得沉重压抑。

  “不知我这半块珏玉能否换我家世子性命?”

  惊蛰说话间观察着庆毓光身上打斗后留下的伤痕,抬手将珏玉递向庆毓光,庆毓光低眸看了眼惊蛰手中半块珏玉,再观惊蛰毫无异样的神态,点了点头。

  “好”

  “谢将军”

  庆毓光抬手伸向珏玉,他等了八年才等到今天,即便他笃不定心中忐忑是为何,但珏玉于他势在必得,惊蛰眼看庆毓光手触及珏玉,藏在袖中的匕首一挥而出,这匕首上有她从南宇湘处得到的赤练之毒,因果轮回庆毓光下到南宇湘身上的毒也应该对等还给庆毓光。

  可惊蛰岂是庆毓光的对手,寒光初现,惊蛰就被庆毓光伸手掐住了脖子,急速苍白的容颜刺激着北堂墨被愤怒充斥的脑子,一双红丝满布的瞳孔中全是惊蛰开始泛青的脸色。

  北堂墨一见庆毓光拔剑就欲给惊蛰来个直接了断,利刃银光彻底触动北堂墨置身绝望与痛苦间心底释放的全部愤怒,灌入惊翼被北堂墨拔地而起直冲庆毓光。

  ...嘭

  两股强大的力量撞击荡彻屋内桌椅尽数破碎,逼得众人纷纷后退,几乎用尽全身力量抵御的庆毓光脸上被北堂墨所携剑气划出血痕,血顺着轮廓滴落到距离自己颈脖一寸处显现断痕的惊翼上。

  庆毓光心下一沉,低眸迎上北堂墨深陷疯魔状态的赤红瞳孔,双臂用力一震,北堂墨被自己逼出的同时他也遭受反噬退跌到身后的椅子上,胸腔气血翻涌,庆毓光吐出口中腥血,提息运气只觉伤及肺腑,深知自己不可再留,斜视身后从楼外赶来营救自己的尧氏内侍。

  ...哐当

  惊翼落地唤醒北堂墨脑中残存的意识,北堂墨看着静静躺在地上断成两半的惊翼,再望向距离自己不远处倒在血泊之中的惊蛰,像是疯了般手脚并用爬过去抱起惊蛰,人越不想失去越害怕面对失去,如同此时的北堂墨抱着惊蛰的手臂完全没法控制的猛颤。

  “惊...惊蛰...”

  “世子...”

  惊蛰于浑噩中缓缓睁开双眸,偷偷举起自己刚刚趁北堂墨攻击时从庆毓光手中抢来的珏玉,而她也因此被庆毓光一剑穿心,虽是生命将逝可她一点儿也不后悔,朝北堂墨艰难的扬起嘴角笑道:“给你...”

  北堂墨浑身僵硬,看向惊蛰手中的染满鲜血的珏玉,再到惊蛰已被腥血染红的上半身,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很轻很轻的哄道。

  “惊蛰啊,我不要这个,我只要你带我回家...”

  “世子...”

  “我们回家了...好不好...”

  “...”

  “我不要四国江山图了,我也不羡慕什么狗屁巅峰,我只是个俗人,我只想好好活着,我只想...我只想....”

  说话间北堂墨无法控制的颤抖带起肩胛剧烈耸动,震出眼眶中的泪水,泪流满面哭得像极了一无所有的孩子。

  “世子...别哭...”

  惊蛰断断续续间已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抬手覆上北堂墨右手腕上的阴镯。

  “替...替奴婢找...找到他...巽风北...北潭...”

  “惊蛰!”

  “...”

  “你说过我们要一起回家啊!”

  “...”

  “你为什么要骗我?你们为什么都要骗我啊!”

  怀中唤不醒的惊蛰,身旁断裂的惊翼,让北堂墨再也控制不住内心的哀痛至极,仰天悲鸣呐喊。

  “惊蛰啊!!!”

  其声凄戾穿透楼层直入其下贺君诚耳中,僵硬了贺君诚手中动作,感知身旁杀气涌来,贺君诚抬头触及到来人仰首挥剑间颈脖处露出的氏族纹身,贺君诚恍然想到北堂墨心下一沉,行动迟缓被杀手迎面在手臂上砍下一刀,深可见骨痛彻心扉,血色溅出吓坏了跟随在贺君诚身旁的云启。

  “太子!你...”

  贺君诚顾不得伤,反射**往楼上冲,可刚踏上第一步阶梯时又猝然顿住,懊悔与惶恐充斥心间控制着他的冲动,他不能上去...最起码现在不能...

  贺君诚沉吟半晌,缓缓闭上双眸退回脚步,仰头深深喘了口气,低头寻得身后熟悉气息涌现,贺君诚猛一转头对上迎面而来的苍穹,一瞬之间四目视线对持,一瞬之后两人擦肩而过。

  “...”

  “...”

  自庆毓光后离开后,众家以眼见认定是庆毓光拿走了珏玉,自然不会再追究伤心欲绝的北堂墨,唯恐接下来会祸及自身接连撤退。

  众人散去的空荡屋内,魏言书站在北堂墨身后,他知道今夜自己有多怂,可要让他如何?亲手杀了自己的侄子?还是杀了自己?

  他已经失去了妹妹,他最不想再经历的骨肉分离到现在成了骨肉相残,魏言书听着北堂墨的抽泣声从有到无再到平静麻木,看着北堂墨痴痴望着怀中逝去的惊蛰,呆坐原地。

  “...呼”

  北堂墨忽然提气重喘,摇落凝结在眼眶中的泪水,模糊了北堂墨凝视惊蛰的视线,她害怕死亡但她更怕面对死亡,前者是她亲身经历的不可抗力,后者是她无能为力的彷徨无措,如今南宇湘死了,惊蛰也死了,一直被自己视为家人的贺君诚竟然是这一切的开端...

  这个世界好恐怖,人心险恶譬如魔鬼,果然生活才是最牛逼的编辑,总能在你遂不及防时给你致命一击,让你懂得活着有多来之不易,北堂墨想着嘴角一撇,冷笑溢出声声扎心,落入门口来人耳中。

  屋内响起沉重有力的脚步声,苍穹一步步走向北堂墨,环视四周残留的打斗痕迹,眸中杀意暗波涌动,低头敛眸看向埋首于惊蛰尸体的北堂墨,北堂墨余光寻得熟悉的黑靴,缓缓抬头望向苍穹,如临穿梭十年的时光,两人四目相对间仿佛再次置身漫天风雪。

  “...”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