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一起来玩找找找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450 2021.04.11 00:05

  荷花池畔榕树下安静到了极点,夜风吹过满树风车传来“唦唦”转动声,眼前北堂墨笑意盈盈。

  一股自心底涌现的暖流穿透南宇湘五脏六腑浸透全身筋脉,悸动着南宇湘冷寂哀莫的心脏,喜悦、开心与激动汇聚交融致使南宇湘不可自控的奔向北堂墨,双手用力将北堂墨抱入怀中。

  突如其来的拥抱让北堂墨愣了愣神,感知着南宇湘激动到不停颤抖的身躯,北堂墨握紧被南宇湘抱得只能往两旁打开僵硬在半空的手掌,缓慢…再缓慢…再再缓慢收拢轻轻回抱南宇湘。

  “…”

  “…”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着,两人一动不动,瞧得退居一旁的墨北脑门心阵阵抽疼,没忍住重咳了声,北堂墨猝然回神与南宇湘同时松开手臂,尴尬的抬头望向南宇湘,不好意思的捞了捞头。

  “那个…我可没想占你便宜啊!”

  “…哈哈哈哈哈”

  闻着北堂墨的话语,南宇湘一愣随即仰头大笑,笑得墨北一巴掌拍上自己更黑的脸,真不愧是自家世子这逻辑颠倒得也是让人叹为观止。

  北堂墨瞅着笑声过后连连咳嗽的南宇湘,忙从怀里拿出药瓶,倒出一颗药丸递给南宇湘。

  “咯!你试试…”

  “试试?咳咳”

  南宇湘接过药丸,觅得北堂墨心虚的目光,心知北堂墨惯有慌不择路的作风,嘴角忍不住上扬,笑得北堂墨愈加心虚,这药是她拿着贺君诚给的药根据感觉重新组合制成的。

  虽说笃不定真能有效,但三下五除二最起码还是能有一丢丢效果,闻得南宇湘咳嗽越来越重,北堂墨稳了心神对上南宇湘视线。

  “没错,这药是我配的,而且你确实是第一个吃的,也就是试…试…谷雨!你!”

  北堂墨话未说完,得到北堂墨答案的南宇湘已仰头将药吞了下去,末了低头看向北堂墨。

  “那真是我的荣幸”

  “你…你不怕…”

  “怕什么?毒药?”

  “呃…”

  “哈哈”南宇湘又一阵轻笑,迟疑片刻还是抬手轻轻拍上北堂墨的脑袋,凑近北堂墨耳边轻声道:“除了你,我谁也不信”

  “谷…谷雨…”

  “这世间每个人都为欲望所控,每时每刻都在权衡布局,也包括我…”

  “…”

  “从出生那刻起就没有停止过,看似满朝忠臣,谁又知下一刻明枪暗箭,何时死于非命”

  北堂墨寻得南宇湘说话间眸中闪现的哀寂,她虽未到达南宇湘万人之上的地位,但也能感从高处摔落后粉身碎骨的凄凉,曾经万人高捧而后万人践踏,虽不同位亦是同感,北堂墨叹了口气,看向南宇湘。

  “谷雨,你累吗?”

  “…”

  “人生数载转瞬即逝,如你所说这世间很多人因欲望而活,无论是这里还是我以前的世界,但也有人弃欲望而潇洒,如果你能放下,你会发现那些狗屁事根本都不是事”

  “那你呢?”

  “我?”

  “嗯,你放得下吗?”

  北堂墨看着南宇湘瞳孔中映照出的自己,眼前浮现临南城血腥满地碎尸成山,刺激着北堂墨阵痛的神经,也令北堂墨扬起嘴角显露一抹苦笑。

  “我放不下北昭临南城千万亡魂,忘不掉我醒来看到的满目疮痍,我虽无一登巅峰的豪情梦想,但没法原谅我曾经的无知和挫败,我想让亡魂因我得到救赎,哪怕会弄丢这条来之不易的命,我也会坚持到最后…”

  北堂墨抬头望向因自己话语而变得呆愣的南宇湘,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笑容。

  “这其中也包括你!”

  “…”

  “我知道给你下药的是谁…但是很抱歉!很抱歉!现在的我…真的…真的…”

  愧疚自心底随言语蔓延感官,北堂墨惭愧的低下头,该有的自知之明她还是懂的,关于庆毓光,她眼下确实做不到也干不掉。

  所以她就算知道南宇湘真正的病因也无能为力,就像她明明怀疑帝无羁的死和庆毓光有关也无可奈何,只能在夜黑风高干些她力所能及的事。

  南宇湘见北堂墨突然止了口,寻得北堂墨抽动的小脑袋,心下柔软,轻声启齿。

  “北堂墨,有你这句话就够了”

  “谷…谷雨…”

  “真的”

  南宇湘当着北堂墨重重的点了下头,抬头看向满树风车,从来没有人为他这样做过,能在所剩不多的时间里见到自己梦中渴望的东西,自是心满意足了。

  南氏江山因他曾祖父崛起,也将因他曾祖父种下的因结出的恶果而终结,因果轮回,身为南氏子孙时至今日他也愿放得洒脱,而现在该是他全北堂墨的梦了。

  想着南宇湘拉起北堂墨的手绕着榕树寻了几圈,正当北堂墨被绕得头晕止不住想开口时,南宇湘突然放开北堂墨,朝着榕树根部不易察觉的蚁穴走去,北堂墨见南宇湘蹲下身就开始徒手挖了起来,一脸茫然神情尴尬。

  “谷雨…你没事打洞干嘛?”

  “…”

  “你是想…”

  “把你的惊翼给我!”

  “谷雨!你可不能自杀啊!再…再说了你挖的这个洞也装不下你啊!”

  “…哈哈哈哈哈”

  南宇湘笑得肩颤,瞧着蹲到自己身边一脸严肃的北堂墨,无奈的叹了口气。

  “北堂世子,本君好歹也是南祁国君,自杀埋树下是不是也太寒酸了点?”

  “呃…”

  “给我惊翼”

  “哦…哦…”

  北堂墨迟疑的将惊翼递给南宇湘,南宇湘接过惊翼又开始挖了起来,不一会儿北堂墨就见南宇湘从洞中掏出一个层层包裹的包袱,当着自己的面解开外面的锦布,露出里面精美的长方形盒子。

  “这…这是什么?”

  “你要的东西”

  “我?”

  “其实我一直都知道你在找什么”

  “谷雨…”

  “这是母后留给我,她说有一天这些东西可以保住我的命…”

  “那你…”

  “可现在对我而言,已经没必要了”

  南宇湘笑看一眼北堂墨,缓慢打开锦盒,从锦盒中拿出一副画卷和一根铜发簪,递到北堂墨眼前,北堂墨看了眼画卷又看了眼铜发簪,来回数次,目光最后落到铜发簪上,想起自己手上的铜手镯,念及鬼夜花市中魑魅先生所讲,北堂墨猛然抬头看向南宇湘。

  果见南宇湘意有所指的将铜发簪伸到自己手腕处的铜手镯上一碰,清脆声响传来伴着南宇湘面上意味深长的笑容,北堂墨看着南宇湘将铜发簪插入自己发髻,再将画卷放到自己因震惊而摊开的掌心,启齿对自己道。

  “还差两个半了”

  “…”

  “当年四国祖先不惜生灵涂炭,而今你已得其中一个半,剩下就得靠你自己了”

  “一个半?”

  北堂墨僵硬的抬手摸了摸头顶的铜发簪,满脑子愣怔,先不说怎么会有半个,她不过是叠了一树风车,没拼命也没见血便得了另外一把钥匙,难道这就是传闻中所说傻人有傻福?

  南宇湘等了好一会儿都不见北堂墨回神,以为北堂墨是好奇这些钥匙的形状,反正该给都给了,南宇湘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所幸和盘托出启齿道。

  “这四把钥匙分别是铜手镯、铜发簪、铜玉环和铜戒指,其中你的铜手镯不全,仅为阴镯还差阳镯,另外铜玉环藏在白玉之中特别不易发觉”

  “阳镯?白…白…白玉?…”

  北堂墨甩动好不容易回神的脑子,结结巴巴的接上南宇湘所说。

  “嗯,若有朝一日你能集齐这四把钥匙,那你还需要找到熔炼这四把钥匙的铸溶环,也就是藏有钥匙设计的珏玉上的镂空铜箍”

  “啥?镂空铜箍!还…还找?”

  北堂墨突然提高的音量,吓了南宇湘一跳,看着北堂墨瞪大的瞳孔中全是恐慌,南宇湘脑中满是不解,这世间要是有人像北堂墨这样得了钥匙,早就高兴得手舞足蹈了,怎得他在北堂墨眼中看到的尽是恐慌之后显而易见的拒绝。

  “你…你没事吧?!”

  “没…没…应该没事…”

  “嗯,加油找!”

  “…”

  …啊!

  …苍天啊!大地啊!

  …咱能别找找找了吗?!

  北堂墨双手抱头,风中凌乱都不足以表达她现在脑中乱窜碰撞后不断死亡的逃命细胞,瞧得南宇湘也是一脸紧张,想着是不是自己所说给了北堂墨太大的压力,看着北堂墨升至涨红的脸色,唯恐北堂墨把自己憋晕过去,忙拍了下北堂墨肩膀,见北堂墨呆呆抬头望向自己,南宇湘拉着北堂墨站了起来,仰头抬手指向风车转移话题道。

  “我母后说风车每转一圈就能许下一个愿望”

  “这…”

  …哄小孩的把戏,你也信?

  北堂墨扯了扯嘴角,一脸尴尬扩散,看着一脸向往的南宇湘眨了眨眼,对上南宇湘低头而来的希望目光。

  “我们一起许愿吧?”

  “…好”

  廊桥灯笼照亮榕树上迎风转动的五彩风车,映衬榕树下紧闭双眸许愿的南宇湘,北堂墨趁着南宇湘许愿的间隙,睁开左眼瞟向一脸虔诚的南宇湘,寻得南宇湘有所感知立马闭了眼。

  “母后说认真才会愿望成真”

  “呃…嗯…”

  此时耳边充盈风车转动传来的唦唦声,北堂墨安静下来的脑中映现出梦境里的黑衣少年,嘴角笑意加深,以至于让许愿完成投来目光的南宇湘不由得一愣。

  “你许什么愿那么开心?”

  南宇湘确实好奇,北堂墨也不隐藏,虽说许愿若是说了就会消失,但许愿这玩意儿不过是人们心中寄托,而她所许之事就算说出来也未必会失效,毕竟人不会凭空消失,故而笑道。

  “找到兔子”

  “兔子?”

  “嗯,一只在我梦中横行霸道十年,我却始终看不到真容的兔子!”

  “就一只兔子?!”

  北堂墨瞧着南宇湘僵化的神情,未免太过误导南宇湘,万一南宇湘为了这满树风车,明天给自己送来一堆兔子作为回礼,再让惊蛰给煮了炖了烧了,她可真就没法说清了,忙解释。

  “呃…人…”

  “人?”

  见南宇湘又要追问,北堂墨话锋一转。

  “那你呢?”

  “我?”

  “嗯”

  “嘘!”

  南宇湘将手指竖于唇间,缓慢朝北堂墨摇了摇头,见北堂墨眉宇一蹙,双臂挽胸明显不悦的神情,笑意自嘴角而起充盈南宇湘凝视北堂墨的双眸,我的愿望便是尽我最后所能如你所愿所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