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贺君诚的终生幸福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536 2021.03.30 00:10

  屋内两人嘀嘀咕咕算着账,屋外玲仙儿念及即将入宫的帝三皇子,望向屋内映照在门上的两道身影,心里难受至极,闻得开门声响起,玲仙儿忙躲到院外灌木后藏了起来。

  …咯吱

  紧闭的屋门打开,北堂墨用手提了提背在身上的千金灵药,跨出门后转头看了眼贺君诚。

  “我回去了!”

  “我送你”

  “不用,我只是手受伤又不是腿断了”

  “嗯?”

  “那个…你放心,我以后不会了…”

  贺君诚瞥了眼北堂墨,心下暗道你不会?那才怪!除非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可瞧着北堂墨讨好认错的样子,忍不住扶额叹道。

  “伤了磕了报废了,认准贺君诚!”

  “…”

  “回去吧”

  “…”

  北堂墨撇了撇嘴转身就走,贺君诚遥望北堂墨远去的背影,眉宇尽显暗沉,倘若北堂墨说的是真,那师兄联络之人必然是庆毓光,庆毓光毒杀南宇湘也绝非意外。

  当年兄长身在皇城内廷,师父与自己同在巨灵恒武场,两人同时中毒均毫无征兆,更何况在巨灵恒武场师父虽不算顶尖,但也绝不容小觑,能在师父和皇兄不知不觉间下毒的,除了并未出现在巨灵恒武场上的灵主,庆毓光又是靠谁来完成这些事?

  难不成…

  贺君诚想起师父惨死前留下的半边纹耀线索,对应上庆毓光随身携带的半边玉佩,脑中整合后浮现出一枚完整的神秘氏族纹耀,浑身一僵,整个人愣怔原地。

  …

  北堂墨出了院子走了几步,总觉着身后有人跟着自己,那感觉像极了鬼片中不可描述的慎思极恐,北堂墨转了转眼珠子快步跑了起来,寻得假山临近,迅速闪身躲进石缝,屏住呼吸,她倒要看看是哪路牛鬼蛇神,深更半夜如此胆大包天!

  …唦唦

  觅得跟踪自己的身影出现,北堂墨扬眉一哼,有影子?是个人!再看来人距离自己藏身的地方越来越近,北堂墨一步跳出五指握拳,伸手就欲朝来人挥去。

  “吃俺一拳!”

  “北…北堂世子!”

  “阿勒?”

  北堂墨歪头看向吓得抱住脑袋的玲仙儿,见玲仙儿面上惊慌身体微微发抖,忙收回拳头,嘴角一勾满是尴尬,这…究竟谁吓谁啊!

  “北堂世子,是我!玲仙儿…”

  “呃…大半夜你不好好睡美容觉,跟着我瞎折腾啥?”

  “我…”

  玲仙儿低头思索着即将出口的话语,两手指尖来回捏掐,落入北堂墨眼中,显露诧异高低眉。

  “你咋了?”

  “…”

  “你君诚哥哥欺负你了?!”

  “没…没有!没有!”

  一提贺君诚,玲仙儿总能激动得让北堂墨直翻白眼,心里止不住感叹爱情的力量,这不玲仙儿手也不捏了,神情也正经了,连说出口的话都能让北堂墨心脏漏跳三拍。

  “北堂世子,你可愿做我西屿太子妃?”

  “瓦特(What)?!”

  “瓦…瓦特?”

  玲仙儿瞧着北堂墨突然探上自己额头的手,正诧异间又见北堂墨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脑袋左右晃了晃,转头很是懵逼的看向自己。

  “你没发烧啊?”

  “啊…我…我没发烧啊…”

  “既然没发烧,说啥懵话!”

  总算明白北堂墨脑回路的玲仙儿,眼看北堂墨打着哈欠转身就欲离开,赶紧拉住北堂墨的手,却不小心抓住了北堂墨受伤的右手,痛瞬时而起,北堂墨险些一跳三尺高痛呼出声,吓得玲仙儿立即松了手,委屈的看向瞪着自己,痛到满脸涨红的北堂墨。

  “对…对不起…我…”

  “…”

  北堂墨虽痛得厉害,但见玲仙儿欲言又止,连瞧自己的神情都紧张中隐含慌乱,念及方才玲仙儿问自己的问题,北堂墨不由得收回脚步看向玲仙儿。

  “你为什么不问问你自己?”

  “啊?我自己?”

  玲仙儿指了指自己,北堂墨仰天一叹,怪不得别人说恋爱中的人智商都是负无穷,低头道。

  “你那么喜欢你君诚哥哥,你就直接上啊!”

  “直接上?”

  北堂墨瞅着玲仙儿那副呆样,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玲仙儿的脑袋,想起自己从贺君诚手中顺走的某药,这古人就是矜持,直接拔了拔了,再生米煮了煮了,熟了熟了不就完了吗?搞得这么被动,真是焦心,所幸直接拿出那药放到玲仙儿手里,不忘五星好评道。

  “这个给你!”

  “这是…”

  玲仙儿迟疑的翻动药瓶,一见到上面独特的纹路,整个人傻在了原地,看向朝自己挤眉弄眼的北堂墨,心里一阵一阵恍惚。

  “我试过了,效果还不错!”

  “啊?!你试过了?”

  “你就今晚,不对!明晚试!我等你好消息!”

  说着北堂墨又打了个哈欠,她真的好困,她现在只想回去美美的睡上一觉,刚走出几步又被反应过来的玲仙儿拉住,好在这次玲仙儿看准了才下手,拉的是北堂墨未受伤的左手。

  “北堂世子,你不是也喜欢君诚哥哥吗?”

  “…”

  北堂墨被问得满脸茫然,转头从上到下将玲仙儿看了个遍,眉头一皱。

  “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

  “那你不喜欢君诚哥哥,你喜欢谁…”

  “我…”

  “嗯,北堂世子喜欢谁?”

  北堂墨愣了愣神,看着满心期待的玲仙儿,脑中蹦出一只兔子,圆圆的眼睛乖萌讨喜,忍不住低头敛眸,嘴角闪现一抹不自知的笑意。

  “兔子”

  “兔子?”玲仙儿想起北堂墨大病初愈也是念着兔子,后面还吃了一桌兔肉,忍不住道:“就你醒来吃的兔子?”

  闻得玲仙儿出言,北堂墨冷呵一笑,她就没想吃兔子好不好!要不是太饿!北堂墨总觉得今晚的玲仙儿好生奇怪,拉着自己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关键还都是废话,正了神色道。

  “我点子也给你说了,千金灵药也给你了,你要再不说重点,我可真走了”

  北堂墨作势要走,玲仙儿这才沉声道。

  “北堂世子可知帝三皇子进宫了?”

  “知道”不仅知道,她还见过他了,那可是惊天地泣鬼神的人物,启齿一吼怕是青藏高原都得抖三抖,念及帝三皇子,北堂墨瞅着玲仙儿眸中闪烁,心下一沉问道:“帝三皇子有问题?”

  “我来之前,西屿国君已下令将我许配给他,连和亲书也送到了东临国”

  “啥?”

  “所以我才想…”

  “别想!这不是重点!”

  北堂墨猛地打断玲仙儿,也算明白了今晚玲仙儿的反常,果然是包办婚姻害人不浅,她一现代青年怎能容忍自个儿贺闺蜜的终生幸福不悦,沉思了半响,北堂墨朝玲仙儿重重点头。

  “重点是你心里究竟怎么想?”

  “我?”

  “你中意谁?贺君诚?”

  玲仙儿没回答,但北堂墨却在玲仙儿眼中看到了答案,启齿轻笑甚是欣慰。

  “你只需要记住这个就对了!”

  “可是我…”

  “哪来那么多可是,又不是十万个为什么”

  “…”

  “回去洗洗睡吧”

  “…”

  玲仙儿瞅着北堂墨对自己露出的迷之微笑,竟不由得一阵心安,当真乖乖回去睡觉了。北堂墨望着玲仙儿远去的背影,转身叹了口气,随即摆了摆头,扛着一袋从贺君诚处得来的珍品朝栖殿归去。

  临近屋檐上,帝梓潇从背后变戏法似的拿出一根冰糖葫芦,咬了一口,瞟了眼身后的墨骁。

  “我大哥接了?”

  “正在斟酌”

  “他要敢接!我就敢端了他整个后宫!”

  …咚

  身后肉体落地闷声响起,帝梓潇头一昂,手中糖葫芦一指夜空,心誓豪言。

  恋爱自由!

  我要自由!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