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五章 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288 2021.04.18 00:05

  酆城地处南祁通往四国巨灵恒武场所在灵霄山的中心地界,因着地理优势加之诡秘风情亦被称为阴阳鬼城,恰逢清明时节阴雨绵绵雾气腾腾,映衬街道两旁冥品店铺内的陪葬纸人,漫天黄钱飞舞飘过马车,冷不伶仃落了一张盖到北堂墨探出马车的脑袋上,北堂墨打了个冷颤连忙抬手拂掉纸钱,缩回了马车中。

  “呸!晦气晦气!”

  帝梓潇盯了眼北堂墨,仰头一笑凑近北堂墨,掐着嗓音,阴声恻恻道。

  “今晚说不定有人找你哟!”

  “滚!”

  北堂墨回得极快,伸手扶去自己起了一胳膊的鸡皮疙瘩,想当初她可从来不敢独自看鬼片,尤其是那一声声穿透耳膜震慑心灵的幽怨曲调,硬是让北堂墨忍不住又打了个冷摆子,白了眼隐隐作笑的帝梓潇。

  帝梓潇也不生气收了笑,双手挽胸继续闭目养神,马车外墨北看了眼面色带着些许怯意的惊蛰,故意朝惊蛰靠近了些,轻声启齿。

  “很快就到客栈了”

  突然得了墨北关心的惊蛰明显一愣,目光聚焦看向身旁紧挨自己的墨北,半晌忍不住低眸浅笑,若说之前她是有些许害怕,可眼下墨北这番举动倒是让她震惊之余不免心生暖意,连同出南祁向来动荡不定的心也安稳了几分。

  从北堂玥的出现再到世子应战巨灵比武,一桩桩一件件接踵而来如同巨石压在惊蛰内心,让她都快要喘不过气来,尤其是近日来世子看她的目光沉静如渊。

  自她八年前隐藏身份到北堂墨身边就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会面临重拾过往,而今四国因着九千岁的出现再次蠢蠢欲动,过往种种倾覆再来,八年前若不是北堂玥以命相护,她早就成了一堆白骨,而当年置身其中得自己唯想护住世子已全当年北堂氏族之诺。

  只是不知这一切何时开场最后又将如何落幕,思索间马车已停到客栈门口,惊蛰抬头看向城中唯一挂上大红灯笼的客栈,心里没由来的一阵不安,这酆城她虽未来过却也知城中万家皆冥唯一处阳栈,世称活冢,此栈非武林盛名不接,非世袭显贵亦不接,因此凡能入栈者皆不平凡。

  “这…”

  惊蛰看着墨北下车,正欲询问,见墨北从怀中掏出一张镶金帖迎上栈外小厮,不出一刻小厮从腰间取下一块门牌交给墨北后便侧身移位让行,墨北也不多做客套,上了马车直接驱马朝客栈内行去。

  不同于普通的客栈,这间存于酆城的阳栈没有大堂,而是一条宽如官道的大路,路过数里直通院落,四周屋舍按八卦排列布局,院落内没有堂官儿,每位入住的客官只需按照小厮给的门牌对号入住独立院落即可,临到入住院落门口,墨北停了马车,马车内北堂墨和帝梓潇也跟着下了马车。

  北堂墨瞅着四周别具一格的设计,活动了下坐了一天马车而僵硬的四肢,妥妥一八卦布阵图,六十四卦乾坤震巽坎离艮兑,还真是应了酆城鬼域辟邪的意图,嘴角一勾。

  “好有意思的客栈”

  “…”

  “伏羲立极,天地阴阳,逢凶化吉,”

  “你居然懂八卦?”

  北堂墨瞅着帝梓潇诧异的高低眉,冷笑了声,双手叉腰,颇有算命先生的风范扬眉吐气道。

  “最起码摆个摊挂个牌,也能被称为半仙儿”

  “…”

  “要不本仙儿给你算一卦?!”

  说着北堂墨就去拉帝梓潇的手,帝梓潇见此忙收回手,他也不是不信北堂墨,就是命运这东西,他还是更相信既来之则安之,该来的总会来逃也逃不了,既如此何必先知?当成惊喜岂不更刺激?可看着北堂墨盯着自己贼心不死,帝梓潇呛声道。

  “你那么人仙儿,咋不给自己来一卦?”

  “…呵呵”

  …我TM不是怕把自己给算死了吗?

  …毕竟算死别人不可怕!

  …算死自己才牛逼!

  帝梓潇瞟过北堂墨面上尬笑,率先跟着墨北进了院子,北堂墨寻着没了乐趣也跟着惊蛰走了进去,一进院落两人分道各自回了房间。

  惊蛰眼看北堂墨累了一天,也不耽搁进门就伺候北堂墨收拾洗漱,北堂墨也乐得伺候,毕竟待会儿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瞒过惊蛰也好办事。

  北堂墨顺着惊蛰意上了床,眼看惊蛰为自己盖好锦被就欲离去,哪想惊蛰刚走出几步突然回头望向自己,那目光中波光暗涌如临火海之中湮灭之前的决然,她从未见过惊蛰对自己露出这样的神情,尤其是在踏入酆城之后,北堂墨不由得心下一沉,更坚定了自己今夜的决定。

  “世子”

  “啊?”

  “你可有事瞒着我?”

  “没…没有啊!”

  北堂墨心虚的捞了捞头,琢磨着自己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抬头见惊蛰盯着自己发髻中的琉璃发簪看了许久,忽然朝自己嘴角上扬,明眸善睐,笑得亦如初见时的温柔。

  “夜来风寒,世子莫踢被子”

  “…”

  说完惊蛰缓慢转头出了房间,一出房门直觉后颈疼痛袭来,眼前一黑睡了过去,房内北堂墨闻得闷响,起床套上外袍,看向从门外抱着惊蛰走来的墨北。

  “放塌上吧!”

  “是”

  北堂墨看着床塌上陷入沉睡的惊蛰,缓缓坐到床前,如同无数个夜晚里惊蛰为自己所做那般,为惊蛰温柔的盖好锦被,末了北堂墨俯身轻轻抱住惊蛰,内心酸苦泛滥,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如果没有那幅画或许她做不到丢下惊蛰,可偏偏她看到了那幅画,偏偏那画中人和惊蛰神似,哪怕是万分之一的可能,这一次她都不敢带着惊蛰一起去冒险,与其一路担惊受怕却又无能为力,她宁愿一人上路,北堂墨凝视惊蛰半晌。

  “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墨北低头应声,其实今早之前他也不知世子竟有将惊蛰送回北堂王府的计划,直到今早世子练剑归来才将计划告诉了他,北堂墨看了眼墨北,抬头望向屋外跪地等候多时的北堂王府内门侍卫。

  “家主”

  “即刻送惊蛰返回北堂王府!”

  “是!”

  侍卫应声进屋,由墨北示意带着惊蛰上了马车,墨北见马车消失,寻得四周无疑,抬头望了眼屋顶擦拭长戟的萧红玉,低头回了房间,刚到房间就见北堂墨正站在门口等着自己,一看到自己咧嘴一笑,还不忘神秘的朝自己眨了下右眼。

  “让你找的东西找到了?”

  “恩”

  墨北从背后取下包袱递到北堂墨眼前,北堂墨连忙接了过来,快速打开包裹外的锦布,寻着里面形似苍穹衣袍的暗黑华服和银面具,看向墨北笑得如同一只胜利在望的傻狍子,落入墨北眼中尴尬穿透五脏六腑僵了整张脸,苍天保佑世子作死也平安。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