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七章 最毒将军心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499 2021.03.15 00:10

  屋檐下谈话还未结束,殿外肖籁已不知何时走了出来,正站在石阶上眺望皇城壮景,一回头就看到趴在石柱旁头不停往外窜的北堂墨,心中好奇自然不可能放过,蹑手蹑脚的摸了过去,站在北堂墨身后正准备提气呵斥,突然眼前映入屋檐下一闪而过的身影,肖籁心中一惊就欲出声,岂料口还未张,身前北堂墨已转头而来迎面就是一拳上脸,揍得肖籁破音痛呼。

  “嗷…呜…”

  “…”

  …我去

  …吓死宝宝了

  …好好地一个人,怎么嗷出了狼声?

  …

  北堂墨盯着眼前抱头痛呼的肖籁,方才她虽有感知,哪知一转身肖籁就已经站在了自己背后,唯恐帝无羁和南昭然被发现,北堂墨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直接手起拳落招呼上了肖籁的脸,方才肖籁声音这么大,想来也是惊动了殿内众人,北堂墨眼珠一转,看着肖籁鼻梁青肿鼻血直流,灵光一闪,朝肖籁猛跨近一步,唬得肖籁抱着头退向就近墙壁。

  “北堂墨…你…你要干什么?!”

  “我啊…”

  说着北堂墨盯着肖籁,邪眸带笑,双手一抬将肖籁禁锢于双臂之间,想她上辈子一花季少女,活到死没追过人也没被人追过,眼下也算是老天卡机,给了她一次调戏别人的机会,北堂墨也是浑身热血沸腾,脸上笑颜绽放,恍得肖籁一阵恍惚。

  “北…北堂墨,你你你你…”

  “…”

  虽说肖籁不喜北堂墨,但如今这般近距离看北堂墨亦觉明丽佳人,心莫名“噗通”乱跳,肖籁寻着北堂墨手指拂过自己流出的血擦上她的嘴角,再抬手拔掉发上珠簪锦带,乌发落下那刻动人心弦,瞧得肖籁心一个劲儿的猛跳。

  “你…”

  “我听闻你与庆将军的妹妹有婚约?”

  “当…当然!”

  “所以我想跟你玩点儿刺激的”

  北堂墨听着由远至近的悉数脚步声,掐准时间拽住肖籁的手就往自己衣服上抓去,用力一撕衣衫滑落,肖籁瞪大双眸看着北堂墨隐约露出的香肩,还来不及反应,下一秒北堂墨已屈膝就着肖籁惊谔的目光中,抬腿一脚踢上肖籁下身,痛不欲生瞬间吞噬肖籁所有反抗嚎叫痛呼,北堂墨见机翻转两人位置,痛到全身抽搐的肖籁直接扑到北堂墨身上,姿势就位就差演技!北堂墨猛地用头撞上墙壁,阵痛传来北堂墨跟着感觉仰头大哭,一时间哭声吼叫声响彻正辰殿,震撼一幕落入前来一探究竟的众人眼中,瞬息空气凝固众人安静到连大气都不敢出。

  反正光脚不怕穿鞋的,只要北堂墨不尴尬!尴尬的就是别人!北堂墨按着以前看过的段子一顿操作猛如虎,将一出告密直接变成了强暴未遂,群臣看在眼里,神色各异,纷纷看向随后赶来的庆毓光,他们都知道肖家长子肖籁已与庆家小妹订婚,而今光天化日之下,肖籁倒地痛呼,北堂墨抱头痛哭,仍谁也不会想到真正被调戏的是肖籁。

  “这…这这…”

  “…”

  肖老丞相看到眼前这幕气得脸色刷白,怯生生的看向南宇湘,猛地跪倒在地,一个劲儿的叩首认罪。

  “国君恕罪啊!”

  “…”

  南宇湘也着实吓得不轻,看着抱成一团的北堂墨仪容混乱浑身发抖的模样一言不发,庆毓光面无表情,背负在身后手不由得相交握拳。

  “国君恕罪啊!”

  “…”

  “国君,臣这逆子纵使大逆不道,臣也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啊!”

  “…”

  肖丞相哭得呼天抢地,南宇湘却知这是个天赐的好机会,若只是关押肖籁一人确有不妥,所以只能委屈北堂墨,左右权衡之下启齿宣判。

  “来人!将两人押入地牢!听候发落!”

  “国君…国君啊…”

  肖丞相看着肖籁被拖走,两眼一番直接晕了过去,南宇湘见此不作多留,南宇湘转身一走,众臣也都跟着纷纷散去,肖丞相的门第之臣见已无人抱着庆毓光的腿一个劲儿的求情,庆毓光看着被拖走的两人,怒火顿起一脚踢开抱着他的大臣,拂袖离去。

  …

  “滴答…”

  “滴答…”

  “滴答…”

  水滴的声音穿透灵魂落入北堂墨耳中,北堂墨恍惚中睁开双眸,寻得一把流淌着鲜血的利剑正被人紧紧握在手中,利剑锋口没入她的左手腕,断筋极痛钻心刺骨,北堂墨不停摆头看向握剑之人,泪夺眶而出,混同脸上鲜血坠落地面…

  “北堂墨…”

  “…”

  入心的呼唤如同这把割断她经脉的利剑扎入她的心脏,她仰躺在地面无法动弹,恐惧与绝望充盈那双看向提剑之人的眸子,她看着那人极慢极慢的走向自己的右手,血光飞溅吞噬了她眸中最后一丝希望…

  她以为他看的到…

  却不想见证了他的无情…

  …

  北堂墨渐渐闭上双眸,耳边的水滴声渐渐远去,迎面而来的凉水却冻醒了北堂墨想要继续沉睡的意识,激得北堂墨猛然惊醒,拼命摇晃脑袋,震得将自己双手捆绑在牢壁的铁链叮当作响,北堂墨抬头环视四周脏乱恶臭,忽然颊边流下一滴温泪,北堂墨猝然愣怔原地。

  原来那个梦是真的…

  原来是北堂墨在哭…

  或许那个梦对于北堂墨来说非死不得解脱吧…

  …

  北堂墨低着头沉默不语,牢役见此也未多做为难,退到牢门处朝来人伏首叩礼,来人抬眸看向被半吊在牢壁上的北堂墨,藏于袖袍下的手不经意间已紧握成拳,如同梦中一般一步步走向北堂墨,直到北堂墨低垂的视线内映入那双梦中的墨黑麒麟靴,北堂墨突然哭笑出声。

  “将军…别来无恙?”

  “…”

  北堂墨缓缓抬头看向庆毓光,她会梦见那个梦是因为北堂墨想让她梦见,又或者自始至终北堂墨都想要一个真正的答案,许久,寂静无声的地牢内两人四目相对。

  “北堂墨,你究竟为何而来?”

  “将军猜猜”

  庆毓光取下披风一步跨近北堂墨,手提起拴住北堂墨双臂的铁链传出骨头脆响,痛得北堂墨咬牙闷吭,双眸直勾勾的盯着庆毓光。

  “北堂墨,你以为你能改变什么?”

  “呵,谁知道呢?”

  “你以为你得到九千岁就能救南宇湘?”

  “你…”

  “天真!可笑!一如往常”

  “庆毓光,你个千年王八绝世渣!你…呃…呃…”

  北堂墨没骂完的话被庆毓光突然掐上脖子的手遏制在口中,庆毓光看着北堂墨由青至白再到涨红的脸,看着那双紧盯自己的眼睛开始翻白,手中力道轻轻松了一松,寻着北堂墨猛喘粗气的间隙,凑近道。

  “天真是因为九千岁需武力极为强盛之人才能炼化成引,再由第一药师炼药成丹,而且这丹普通人根本就无法消受”

  “…”

  “可笑是因为南宇湘明明在利用你,你却还是一如既往的相信,你觉得你以前都办不到,现在就能办到吗?!”

  “庆毓光!关你屁事!我TM乐意…呃…”

  劲脖再次被庆毓光收紧,窒息感袭来,北堂墨咬牙死死盯着庆毓光,眼神如同当年战败时不甘于心的北堂墨,但目光中的些许细微却让庆毓光猛地松了手,一把揪紧北堂墨的衣襟提到眼前,铁链拉扯痛得北堂墨嘴唇都咬出了血,仍是死死盯着庆毓光终于开始有变化的目光,那个目光中她好像看到了一丝惶恐,一丝不安,还有一丝痛苦…

  “你是谁?”

  “北堂墨”

  “你到底是谁!”

  “北堂墨!”

  “我在问最后一遍,你到底是谁!”

  “北堂世子北堂墨…噗…”

  庆毓光抓住北堂墨衣襟连衣带人猛地将北堂墨撞上牢壁,北堂墨一口鲜血喷出溅染庆毓光强制镇定中却能明显感知到慌乱神情的脸,北堂墨看着庆毓光盯着自己看了很久很久,启齿颤声一字一字…

  “你不是她”

  “…”

  “从一开始你就不是她,我不可能认错她…”

  “…”

  北堂墨一愣抬头直视庆毓光,那一刻她好像看到了另外一个存于北堂墨记忆中的庆毓光,翩翩少年,眸光柔情…

  “她…她去哪里了?”

  “…”

  北堂墨看着庆毓光眸中闪动的波光,突然觉得人有时候好可笑,得到了不珍惜,失去时却又彷徨无措,北堂墨长叹了口气,嘴角扬起一抹带着嘲讽的笑,冲庆毓光字字锥心。

  “死了”

  “死…死了…”

  “你永远都见不到她了…”

  “…”

  哐当…

  庆毓光突然松手,北堂墨惯性下跌,铁链叮当作响,物极必反悲极生乐,疼痛袭来北堂墨反而仰头大笑。

  “庆毓光,你可知北堂墨有多爱你?”

  “…”

  “若说山河供手为君一笑也毫不为过,可偏偏你选择了她最不愿看到的…”

  “…”

  “你怎舍得毁了她!你可知她有多绝望啊!”

  “…”

  北堂墨吼出了她所有想说的话,庆毓光听在耳中昂首间双眸缓缓紧闭,寂静如同北堂墨死去的灵魂在这座牢笼中无限压抑,许久庆毓光睁开双眸看向北堂墨。

  “倘若…”

  “倘若?”

  “不姓北堂…”

  “什么?”

  北堂墨还未及追寻答案,已只见得庆毓光远去的背影,月光拉长庆毓光的影子,无声述说着他未说完的话,倘若北堂墨不姓北堂,也许他们可以举案齐眉白首到老,然而在这个四国并起的世代,爱这个字可遇而不可求,偏偏她是北堂墨,就算她再好,他再动心,也只能是心动罢了…

  …

  一路回将军府,庆毓光看着门前跪了已不知多久的肖丞相,转身看向归来的路途,收敛心神,目光恢复深沉,抬手扶起肖丞相。

  “既然国君一定要让肖公子以命换北堂世子清白,那本将军就只能让肖公子换个活法,可好?”

  “谢将军!谢将军!”

  “送肖丞相回去吧!”

  “是,那北堂世子…”

  身后隐卫询问,庆毓光帮肖丞相是权势需要,而北堂墨…

  “放了吧…”

  “放…放了?!”

  “嗯”

  “是”

  将军府主屋内,烛火映着纱罩散发微弱光耀,照亮端坐书桌前的庆毓光手中所持玉佩,碧绿青翠由深至浅,这是当年北堂墨送他的定情之物,回忆随物牵连往昔映入脑海,末了庆毓光深深吸了口气看向窗外皓月,启齿空灵决绝。

  “最后一次…”

  话语声落,庆毓光五指一握,玉佩化为粉末随风飘散…

  北堂墨…

  若有下辈子,愿你我皆平凡,同白首共偕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