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不拼一下怎知有多Low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436 2021.04.14 00:05

  正辰殿宴席因着南宇湘的到来与离开而结束,北堂墨甚至都来不及于南宇湘说句话,南宇湘就已离开了宴席,北堂墨忘不掉南宇湘最后看向自己的眼神,也挥不去庆毓光眸中蠢蠢煽动的欲望,漫步在月光下的北堂墨抬头望着圆润的皓月面上尽是苦笑。

  “你怎么了?”

  “…”北堂墨寻着声音回头看向跟在自己身后的帝梓潇,突然有股思乡心切:“荒唐,你可曾想过…”

  “想过什么?”

  “回去?”

  帝梓潇一愣,今夜南宇湘的举动确实超乎他的想象,再看北堂墨眸中落寞,帝梓潇忍不住深吸了口气,强忍内心的波动,呡了呡唇道。

  “回去做什么,这里…不也挺好吗?”

  “…这里真的好吗?”

  “不…不好吗?”

  北堂墨擒着帝梓潇眸中闪躲,低头哼笑,在这里她得到了她那世所没有的温暖,不管在别人眼里是已经逝去的帝无羁,还是即将离开的南宇湘,更甚是诡变莫测的庆毓光,可人总有个共性,若从不曾拥有,怎会惧怕失去,一旦拥有,失去就变成了无法承受之重,压在北堂墨心里如同一座大山,让她没法喘过气来,北堂墨深深叹了口气。

  “可惜…我谁也救不了…”

  “救?”

  “我救不了南宇湘,更救不了你哥…我…我…”

  帝梓潇见北堂墨越来越低的头,念着自己身上重担,好似找到了突破口,脱口而出。

  “所以你才要自强不息,避免悲剧再次发生!”

  “…啊?!”

  “俗话说得好,人的烦恼源于自身的无能,所以我们要强大自身才能消除一切烦恼!”

  “…卧槽!好毒的鸡汤!”

  “所以你有没有什么冲动?!”

  “冲动?”

  “嗯!比如…”帝梓潇寻着北堂墨若有所思的目光,伸手指了指北堂墨怀中隐约可见的昆仑决,眨了眨眼:“你真的就不想再试试?!”

  “还…能行吗?”

  讲真的北堂墨说出这句话时自己心里都没底,要不是因为帝梓潇神情蛊惑,北堂墨想也不会想,如今既然想到了,北堂墨所幸掏出怀中秘籍握在手中,举到帝梓潇眼前,看向帝梓潇道:“你确定?”

  “不试试,你怎知自己能有多牛逼…”

  “…呵呵”北堂墨一阵冷呵,瞟了眼帝梓潇,碎口道:“也对,不试试,怎知道自己能有多Low!”

  “呵呵”帝梓潇附和冷呵,见北堂墨低头盯着昆仑决的目光由迷茫到无措最后化为坚定,嘴角一勾对上北堂墨抬头而来的目光:“反正试试又不会死,怕啥?”

  “…”

  北堂墨看着手中紧握的秘籍,回首望向栖殿院门口处等着自己的惊蛰和墨北,寻得两人眸中温情,激荡北堂墨心中涟漪浮沉,或许帝梓潇说得对,不拼一下怎对得起一直陪伴在自己身边的人,不拼一下以后又怎能心安理得做条咸鱼,北堂墨转头看向帝梓潇。

  “你相信我?”

  “当然”

  帝梓潇说得自然,遥望北堂墨看了自己半晌调头远去归院的背影,他虽沮丧于二哥交给自己的任务,但他从不怀疑二哥的选择,就像当初自己命悬一线,是他二哥从天而降给足自己希望,一个刷新他认知三观的逆天顶流人物,怎会揪不正一个学渣,除非学渣自我放弃,否则就算只有那么一丁点斗志残存也能让他二哥给促成燎原烈火。

  …

  夜半细雨騰起雾气蒙蒙,迷了北堂墨坐在书桌前望向窗外的双眸,凉风徐徐袭面而来,北堂墨打了个冷颤,却无丝毫想要关闭窗户的动作,窗是她在惊蛰侍奉自己睡下离去后打开的。

  讲真北堂墨一点也不喜欢清明时节细雨蒙蒙的感觉,相反她更喜欢电闪雷鸣风雨交加,因为那样天气太过真实,如同她这段时间以来所有蓄势待发却又无能为力的心情,世事无常总让人五味交织。

  北堂墨低头从书桌下方的抽屉里拿出南宇湘交给自己的画卷,握在手中看了好久好久,半晌叹了口气,将画卷轻轻放到桌上缓缓打开,随着画卷的打开,画中女子映入北堂墨眸中,眉目含情温柔似水,朱唇含笑如沐春风,北堂墨看得入迷,恍惚中心底滋生出无法控制的心慌迷茫,她总觉这女子像极了自己认识的某个人,可究竟是像谁才能让自己这般莫名的喘喘不安…

  北堂墨吞了吞口水,诧异的神情配上纠结的高低眉,直让北堂墨忍不住捞了捞卡顿的脑子,从来就只有几何题才会让自己纠结到脑细胞打架,而今一幅画有过之而无不及。

  “究竟是像谁呢…”

  北堂墨自言自语的念着,窗外细雨纷纷下着,除了偶尔煽动窗户的噼啪声,便也无其他任何声音回应北堂墨,北堂墨站在书桌前将烛台拿在手中靠近画中女子面容,好让自己看得更加清楚明了,脑中飞速闪现自己认识的每个人,直到惊蛰的容颜与画中女子完美重叠,北堂墨呼吸不可自抑的加重,双唇微张久久无法合闭。

  惶恐中北堂墨视线下移,定格在画卷右角处金墨题写的落款上,瞳孔赫然瞪大,一个仓促后退撞倒身后藤椅,藤椅落地发出刺耳惊响,震得北堂墨猛地回神,反射性拒绝的一步跨到书桌前,将画来回看了好几十遍,落款更是用手指着一字一字看,唯恐自己眼花看错,确认了无数遍,脑中顿时一片混乱。

  …北…北…北慕?!

  …卧槽!

  …卧槽槽槽!

  …什么情况!

  …谷雨手里怎么会有北昭国君的画!

  …为何惊蛰会和画中女子这么像!

  …惊蛰到底是谁?!

  …我…我我我我…

  北堂墨愣了愣神,用手使劲揉了揉因瞪得太久而干涩的眼睛,这次北堂墨将画面从上至下连同女子身后的一景一物都不放过,直到仅属于她北昭特色的梵莲映入眼帘,无法狡辩的事实摆在北堂墨眼前,吓得北堂墨手中烛台掉落地面瞬间熄灭。

  被黑暗吞噬的房间中北堂墨跌坐在地,内心久久无法平静,若不是还有一丝理智尚存,北堂墨毫不怀疑下一刻自己会直接冲到惊蛰房间问个透彻明白,可眼下局面不仅事关惊蛰也涉及谷雨,更甚是连自己也逃脱不了关系,理智与现实碰撞搅得脑中混乱不堪。

  北堂墨下意识看向书桌上因着自己激烈动作而半挂半掉的画卷,忆起那日自己与墨北翻墙时所见到的院中场景…

  一切回归原点指向八年前,那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惊蛰到底是谁?惊蛰与北堂玥乃止画中女子是什么关系?画中女子与北昭国君又是什么关系?!她在其中又是个什么角色?画又为何会被谷雨藏得那么严实…

  问题一个接一个浮上北堂墨心头,剪不断理还乱涨得北堂墨头昏脑胀,北堂墨一巴掌拍上自己抽痛的额头,双手抱头银牙紧咬,内心不亚于万马奔腾直差没仰头狂哮。

  …好乱!

  …好乱!

  …真的太乱啦!!!

  …呼

  凉风掀动窗户撞击窗框砰砰作响,如同此时北堂墨脑中细胞不断壮烈牺牲的脆响,百思不解一筹莫展中北堂墨扬起一脸迷茫仰头望向窗外细雨,像极了她此时剪不断理还乱的愁绪…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