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四章 因果循环终有定论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672 2021.04.20 00:05

  …呼

  一阵凉风吹来,北堂墨和魑魅先生同时打了个冷摆子,再回神时苍穹已然没了踪影,北堂墨连忙坐起,左手一抽书桌上的画卷,就跟着跑了出去,还不忘回头盯了眼魑魅先生。

  “要是没找到!我一定拔了你胡子!”

  说完北堂墨就出了房门,唬得魑魅先生一把护住自己的小胡子,干瞪着眼睛眨了眨,这银龙一族养大的娃都对自己的小胡子这么感兴趣吗?!

  想当初北堂玥第一次见到自己也是险些手起剑落削了自己的小胡子,好在他跑得快,躲过一劫,眼下又来了个北堂墨,只是这北堂墨身份诡秘倒是让他颇感好奇,着实有待考证,他得好好查查才行。

  琢磨着魑魅先生摇了摇手中蒲扇,提膝轻敲书桌下方的机关开启背后暗门,见门开启魑魅先生起身走了进去,顺手点燃了火折子。

  火光照亮暗室内满壁古卷,再到最深处正中悬挂的画卷,画卷上佳人倾城,映入魑魅先生眼中却是化不去的哀思,看了半响魑魅先生一转头对上已站在他身后多时的身影。

  …啪!

  魑魅先生手一抖,蜡烛落地瞬息熄灭,室内一片漆黑间沉重跪地叩拜声响起,黑暗中魑魅先生双手伏地,启齿颤音。

  “云凌长老你…你没死…”

  “魏言书”

  久违的名字从云凌长老口中唤出,牵引魏言书双臂止不住发抖,抖并不是因为害怕,而是身带过往的沉重忏悔,尤其是在今日见过北堂墨之后又逢当年死而复生的昆仑两大长老之一云凌长老,魏言书深吸了口气望向满头白发的云凌长老。

  “在”

  “八年前魏云筱为情所致导致玨玉外泄,而今玨玉消息再次蠢蠢欲动,你可知?”

  “言书正在查”

  “可有结果?”

  云凌长老言语平静,因为他这次本就未打算问罪魏言书,毕竟八年前魏言书的一纸断族,对于整个昆仑来说绝非小事,也就这一点云凌这么多年来一直暗中观察魏言书,时至今日恰逢其时,方才前来与魏言书相见,反观魏言书心中有悔更无意隐瞒,平静了很久缓缓道。

  “未曾,言书知道当年舍妹之错无可回避,所以这么多年来言书一直都在查,今日若云凌长老是来问罪,言书一并承担,绝无悔意”

  “当真?”

  “天地明鉴,魏言书赤诚忏悔,愿以死谢罪”

  云凌长老寻着魏言书抬头而来,目光闪现的坚定与决绝,心里顿觉踏实,看来灵主没有看错魏言书,他也没有错失魏言书,两人对视半晌,云凌长老弯身扶起魏言书。

  “言书啊,其实死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

  “活着?”

  “替你魏家涉及其中的含冤枉死之魂活着,行使你魏氏世代职责,匡扶昆仑正宗。”

  魏言书眉峰微蹙,看着云凌长老视线落于画卷之上,画中佳人再次映入魏言书那刻,当年传闻荡漾脑海,魏言书心下一沉,一把抓住云凌长老衣袖。

  “当年昆仑那场兰氏与尧氏的暗斗,魏家真的参与了吗…”

  “魏家虽非主谋,但难辞其咎”

  “所以当年你是假死?”

  “嗯”

  “那…那个秘传中被兰氏换掉的婴儿真正的昆仑血脉…”

  “银龙”

  “真的是她…”

  云凌长老的话如巨石砸入魏言书心中,荡起惊天骇浪,连同抓住云凌长老的手臂也垂了下来,魏言书呆坐原地。

  怪不得北堂玥未曾告诉北堂墨,怪不得十多年前北堂頌就是死也要拼出一条血路救出北堂墨,无论是当年的北堂頌还是后来的北堂玥从始至终要保护的只有一个,就连临南城战最终目也是她,如此居心叵测,怕是现今昆仑掌权的尧氏都涉及其中,那…

  “那她岂不是四面楚歌…”

  魏言书弛缓间抬头望向蹲身平视自己的云凌长老,苍老面容上是自己年少第一次踏上昆仑时所见的慈祥和蔼,他看着云凌长老凝视自己许久,开口亦如当年。

  “前路凶险,所以你可愿意…”

  “言书愿意,言书就是豁出这条命也一定守护她!保她一世安稳无忧!”

  “好”

  云凌长老欣慰一笑缓缓起身,魏言书跟随而起。

  “云凌长老,言书有一事不明”

  “何事?”

  魏言书思索了番,如今他要护她,必然要问清楚方才能心安,迟疑许久还是说出了口。

  “灵主苍穹与她究竟是何…”

  魏言书的话随云凌长老扬起的嘴角化为无声,两人于黑暗中四目相对,云凌长老在魏言书耳边揭秘化了魏言书面上担忧,待魏言书明了,云凌长老再声道。

  “言书,你能否将琉璃簪给我?”

  “当然”

  魏言书从怀中将琉璃簪交给云凌长老,呡了呡唇道:“可这…”

  “自有用处”

  “是”

  …

  北堂墨一路从阁楼狂奔至茶楼中庭,一刻也没闲着,硬是将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到头来别说苍穹就连影子都没寻得零星半点,环视茶楼四周陌生的环境,除了懵逼就是茫然,对于一个路痴而言别说方圆百里,就说方圆十米多转了个弯都够呛!

  如今茶楼内除了灯笼依旧高高挂起,红光映射在北堂墨身上,照亮北堂墨面上一脸憋屈,现在她该如何是好?

  方向有了,地点有了,连线索都有了,关键问题是她根本不知该怎么走?就像天时地利与人和全齐了,你压根不会操作,有屁用啊?

  早知道就对地理好一点,最起码东南西北还能凭借理论摸个大概,也好过去于现在一愣三痴九不知,天地四方都一样!

  北堂墨怔琢磨着耳边响起一记小石子落地声响,北堂墨一愣,整个人来个精神,连看向身后来人都眸中发光,言语更是止不住的惊喜。

  “哟呵!Baby...”

  “...”

  “我怎么把你给忘了!”

  “...世子”

  墨北接了苍穹的指令前去查看风闻雪,此刻才归来,藏在茶楼屋顶上观察了北堂墨半天,就瞧着北堂墨站在原地左看看右看看,想了半天结合之前北堂墨的种种出乎意料,忍不住心中猜疑道:“可是迷路了?”

  “啊!哈哈”

  北堂墨干笑两声,抬手拍住自己额头,好掩饰此刻面上尴尬,从指缝中偷瞄了眼墨北,尬笑道:“亲,咱能委婉点吗?”

  “…”

  墨北瞅着北堂墨朝自己不停眨动的双眼,只觉脑门心抽疼,经历了这么多,世子还是老样子,脑容量一点儿没有扩展的迹象,不过墨北也习惯了,总是自家世子得护着,这番想着墨北看向北堂墨道:“世子想去哪里?”

  闻得墨北言语,北堂墨放下挡住脸颊的手臂,依照墨北惯有的风格,一般情况下都在屋顶盘旋,方才自己没追上苍穹,墨北在屋顶之上应该不会没看见,北堂墨瞅了两眼墨北,眼珠子在眼眶内左右一晃。

  “你刚刚有没看到一个穿黑衣服的人?”

  “黑衣服?”

  “嗯…带着银面具…”

  北堂墨扣了扣脑袋,琢磨着穿黑衣服的这么多,询问范围太广,想了半天再声道:“头发半挽气势非凡,应该比你高半个头差不多…”

  说着北堂墨就按照自己描述方式,手脚并用身体力行的比划了番,瞧得墨北一个头两个大,知道的倒没什么,不知道还以为北堂墨在抽风。

  尤其是形容苍穹气势时,他家世子可是摆出了六亲不认的架子,让他打心眼不知道翻了多少个白眼,想不到英明神武的主上在他家世子心里居然是这样?!眼看自己世子盯着自己满眸期待,墨北点了点头。

  “看到了”

  “去哪儿了呢?”

  墨北望了眼茶楼南处,既然帝三皇子能将世子带来,主上也默许这种操作,想来也不会避讳世子,既然世子有心寻主上,他何不顺势行事,毕竟这鬼夜花市现如今也不太平,与其自个儿担惊受怕,不若将世子放到主上身边岂不更好,思来想去墨北转头看向北堂墨。

  “世子跟我来”

  “好”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