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三局并行(四)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320 2021.05.07 00:05

  通往兰夫人兰伊墨埋藏之地的狭小通道阴森可怖,凉风透彻心骨的阵阵扎心,行走在前面的苍穹未免惊动付元掀起不必要的麻烦,在最初带走金蝉时选择了铁牢边角处的隐藏暗道。

  由此若非苍穹带领,金蝉还真不知原来每个铁牢背后都有一个专门用于分舵出现危机时带走牢内关押犯人的应急机关。

  只是机关设置很严密且非寻常人能够打开,再者机关之上附着的剧毒,常人一碰化骨成灰,偏生苍穹百毒不侵应付起来倒也不难,可接下来的奇门机关,饶是苍穹在前探路,金蝉在后面也不由得替苍穹捏了把冷汗。

  她虽知道路,但却不知这条路上究竟暗藏多少机关阻碍,此去艰难险阻不亚于刀山火海,可她竟未在苍穹面上寻得一丝怯意,自始至今从容不迫。

  反观苍穹每走一步眼观耳听,时刻关注四周动向,虽说这分舵机关比不得他所经历的三绝狱境九死一生,但也不容小觑,毕竟此时他身后还有金蝉。

  眼看即将走完金蝉所指示的第一条路,苍穹突然一扬眉峰,就着金蝉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气时,突见苍穹伸手一把拽过自己,正被拉得天旋地转间一根嵌着幽绿毒汁的利箭便划破了苍穹护住自己的臂膀,衣袍瞬息腐烂露出其下强健有力的手臂。

  ...唰唰唰

  与此同时如暴雨疏密的利箭自四面八方朝两人射来,吓得金蝉忘记了反应,苍穹脱下外袍握在手中迅速转圈挡住射向两人的利箭,奈何外袍不敌箭上剧毒迅速腐蚀,苍穹抬眸寻着不远处立于水银蚀池上的高台,左手抓住金蝉,右手一扔衣袍,纵身一跃直奔高台。

  几乎转瞬之间达到高台的金蝉还未从惊恐中回过神来,转头觅得苍穹右手臂上已现几道鲜血淋淋的深痕,腥血混杂利箭剧毒顺着手臂滴落地面腾起白烟,看得金蝉噎了噎口水,不忍直视颤声道。

  “灵...灵主...你的手...”

  “不碍事”

  苍穹没那么多时间顾忌自己,即便他默许北堂墨前往临江楼,但不代表他就允许他人伤及北堂墨性命,当初他的命是北堂墨救回来的,如今北堂墨的命也是他不可触及的底线,苍穹想着敛眸凝神,较之前更加深邃凛冽,看向金蝉。

  “继续!”

  “是”

  金蝉顺着脑中记忆,低头看向高台下的水银蚀池,她记得当初圣主玉华舜死前曾传书兰氏提及过银河流处冥兰归地,故而蹲下身仔细观察起水银蚀池流向,忽见银河之中方才落入的剧毒利箭正一边被腐蚀一边东流,迅速抬头看向苍穹,手指东处。

  “那边!我们只....只...”

  话刚开始就停在了金蝉口中,金蝉望着自己手指根本无路可去的东方,彻底傻眼了,如今下面就是水银蚀毒,环视四周独独就东方没有高台相迎,哪怕是距离对面最近处都有百米远,眼下困境即便是用穷途末境来形容也不为过,正当金蝉六神无主时,耳边传来苍穹淡定沉音。

  “上来”

  “啊?”

  金蝉闻声见苍穹斜视而来,抬眸迎上苍穹眸中示意,看了眼苍穹朝自己微弯的背膀,再见苍穹眼底即将消失的耐心,念及自己心里想要见到兰主子的迫切,金蝉心一横爬上了苍穹的背。

  “有劳灵主”

  苍穹未吭声待金蝉准备就绪,直接从高台跃下踩入水银蚀池中,好在这水银蚀池只漫到他膝盖处,而他释放的蛊毒也能抵御水银蚀池腾起的噬魂毒。

  金蝉趴在苍穹的背上,看着苍穹淹在水银蚀池里的衣袍下摆和裤腿被蚀毒逐渐腐溶,再到露出的膝盖以下也开始裂开伤痕冒出触目惊心的腥血随着流溢的水银蔓延扩散,激荡起金蝉喘喘不安的心绪。

  这水银蚀池可消溶世间万物,乃当年昆仑神帝所创设计,除非踏入之人能与昆仑神帝一样修炼至化神地界,否则叱咤如苍穹也不可抵御其毒腐蚀,所以金蝉能感觉到苍穹加快步伐的同时呼吸正在逐渐加重,忍不住脱口道。

  “灵主,你为何...”

  “活着”

  “活着?”

  “我要她活着,我也要自己活着”

  有那么个瞬间,金蝉在苍穹眼底寻到了一丝决绝掩盖下的柔情,她虽不明灵主所言的“她”究竟是谁,但能明显感觉到这抹柔情牵引苍穹抵御水银蚀毒的蛊毒变得愈加强大,不多时苍穹背着金蝉到达了对面池岸。

  一上岸金蝉便很自觉的从苍穹背上爬了下来,不经意瞟过苍穹臂膀和腿上的伤痕,心下一沉,这些被剧毒所噬蚀的伤要是换了其他人早就成了一堆肉泥,那还能像苍穹这般淡定自若不以为然。

  金蝉想归想还是没忘自己的目的,抬头环视四方,目光停留到不远处透过石缝传来的荧光中,惊喜自心底喷涌而出,令金蝉完全无法控制住面上劫后余生的欢喜。

  “就是那里了!”

  苍穹顺着金蝉视线望去,见得荧光闪烁间泛出幽兰光泽,举步率先走向石缝,确保此地无误后回眸看了眼跟上来的金蝉,抬手轻触石壁,石壁受力裂开化为冰水,瞧得金蝉头皮阵阵发麻,眼看苍穹穿过石缝往前走,金蝉也忙不停脚的跟了上去。

  两人跃过石缝直达另一处地界,聆听耳边传来的银铃声清脆悠远,双眸所达皆是美到心颤的冥兰花海,连苍穹都不由得停了脚步。

  触目瞬间,苍穹懂了兰夫人对于师父的重要性,这冥兰花何其珍贵,未入化神境界的师父要在此处种下冥兰花海,当年付出了多少心血才能办到,就像此时存于他心上的北堂墨,无形中加深了他一定要攻破自昆仑神帝之后再无圣主到达的化神境地。

  他想要北堂墨一世无忧无虑,就必须要让自己强大,傲视群雄不行,叱咤风云也不行,是必须要达到如有神佛皆不可撼动的所向披靡才行,这其中所需要付出的代价亦如凝望深渊皆置身深渊,渊有多高地狱就有多近。

  苍穹朝冥兰花海中走了几步,抬起戴有幻世蛊镯的左手,只见镯内灵蛊嗡鸣作响间带动花海内银铃齐鸣,以苍穹为中心的四周冥兰如涟漪荡起花瓣飞舞间荧蓝光耀逐渐汇聚幻现出一抹倾城身影,落入站在花海边缘的金蝉眼中,致使金蝉双膝猝然跪地,眸中泪光夺眶而出,伏首跪拜间阔别数十年的久违敬拜声沙哑出口。

  “凤陵金氏第十代家主金蝉叩拜吾主兰伊墨”

  由冥兰花魂凝聚而出的兰伊墨,顺着声音望向跪在地上不住发颤的金蝉,嘴角上扬露出笑颜映衬额间兰花金钿,落入金蝉眼中只觉倾城绝代芳华无双。

  “辛苦你了”

  兰伊墨看着朝自己不停摇头的金蝉,低眸笑了笑,转而抬眸望向苍穹,四目相对视线交织,苍穹单膝跪地,双手抱拳朝兰伊墨扼首行礼。 

  “师娘”

  一声师娘让兰伊墨恍若再次置身浮山昆仑台,那年她第一次看到了为让昆仑相助保住东临的苍穹,未及弱冠为达成所愿,经历考验勇闯三绝境地,落得一身惨不忍睹的溃烂狰狞,唯一双眸始终锋芒凛冽坚定决然。

  她看在眼里心疼至极,同时她也看到了夫君玉华舜眸中闪现的动容,遥想当初再到现在,苍穹已非昨日少年,其浑身非凡气度更胜夫君玉华舜,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兰伊墨深感欣慰间笑意慈爱道。

  “羁儿,你终于来了”

  闻得兰伊墨回应,苍穹抬头望向兰伊墨,目光亦如当年踏上昆仑台的坚定决然。

  “我今日前来还师父临终所托,同时也向师娘讨要一物”

  苍穹说得平静,兰伊墨心如明镜,在她听到苍穹说第一句时就猜到了夫君临终前拜托的事和苍穹想要的东西。

  当年夫君为了让她活下去将乾元丹给了她,却没想到对她而言君不在妾何存,所以这多么年她被夫君用冰封魂术存于此地后一直未曾服用乾元丹,等的就是苍穹来兑现诺言,只要他找到了她,于她于夫君而言已了无牵挂,兰伊墨从怀中取出一块木制朴素的药盒,随风飘送至苍穹眼前。

  “你要的是它吧?”

  “谢师娘成全”

  苍穹抬手接住药盒,见兰伊墨随后从右手腕间取下另一枚幻世蛊镯送到自己眼前,红唇轻启给予无限期望。

  “我和夫君把她交给你了...”

  兰伊墨念及渡劫未成死于反噬的夫君玉华舜,看向苍穹时眉宇间是化不去的哀愁,昆仑台除了首代昆仑神帝,历代昆仑圣主皆因化境未遂入魔殒命,所以昆仑神帝当初才会收下药祖所创的乾元丹以保后代顺利渡劫。

  而今苍穹虽是昆仑神帝之后唯一一个有希望渡劫成功踏入化神境地的奇才,可其中譬如无边炼狱的绝境难关,又岂是轻描淡写能溢于言表。

  兰伊墨望着苍穹深深叹了口气,生死一瞬神魔一念的命运同苍穹选择拜在昆仑门下那刻起已然注定,她看着苍穹收下幻世蛊镯,心中怀愿脱口而出。

  “希望你能做到伴她一世无恙...”

  苍穹抬头迎上兰伊墨眸中希翼,看着兰伊墨自交出乾元丹和幻世蛊镯后随风消散的魂灵幻象,抬起右手以血谋誓,目光如同当初拜师救国时的凛冽决然。

  “吾以血誓天地共鉴,命存不负,坠狱她安”

  “...好”

  ...叮铃铃

  冥兰花海银铃依旧,花中魂灵不复存在,过往种种随风而逝,唯有存活下来的人才能看到阳光普照大地,万物生机勃勃,何为生存之道,即物竞天择唯适者生存。

  世人皆渴望驰骋风云翻云覆雨,可谁又知巅峰之上如屡薄冰,强大与脆弱本就两极抗衡,越是强大越是脆弱,一步之下万丈地狱,当你临渊而行,必熟知世间所取皆须代价,雄心虽值得拥有,但绝非廉价之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