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我懂,我都懂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060 2021.03.07 07:02

  黑衣首领的嘶吼痛呼打破夜幕下的宁静,也顺势松开了踩踏着贺君诚伤口的脚,玲仙儿虽震惊于来人也不忘即时扶起贺君诚,贺君诚靠在玲仙儿怀中,与玲仙儿同样充斥震惊的眸中全是来人的背影,银面黑衣乌发,还有那把撼动四国武林的冰剑,通体透明散发足以封冻万物的冷锐。

  “他…”

  贺君诚没说完的话,从痛到只能依靠屏风站立的黑衣首领口中吐出。

  “灵…灵主苍穹…”

  “苍穹!”

  四国巨灵恒武场上风云顶尖的人物,不同于北堂墨的惊鸿一瞥却让人闻风丧胆,传闻当年苍穹一朝踏上巨灵恒武场便无人敢上前与之匹敌,就连当年北堂墨勇闯第二也无缘比对,其所习众人只知此人坠冰渊崖习得化冰封穴,入燎原万毒盅炼得百毒不侵,入琼林万鬼潭修得逆天绝学,而这三个地方都非思绪所能到达的穷凶极恶,偏偏此人都熬过了,也成就了四国武林世上第一人,江湖尊称灵主。

  而今此时这人就在眼前,玲仙儿和贺君诚如何能不震惊,这样的人物不应该屈尊降贵于九千岁才对,两人互看一眼同时看向苍穹,眼看苍穹抬手,贺君诚连忙扑了上去,护住黑衣首领,看向苍穹。

  “灵主,手下留情”

  苍穹看着全身已无完好的贺君诚,往前跨了一步,贺君诚直接转身抱住黑衣首领,苍穹停下脚步,盯着贺君诚。

  “他要杀你”

  “可他是我的师兄”

  贺君诚说得情真意切,忽视了怀中突然闪现的寒光,又一阵惨叫响起,贺君诚直觉眨眼功夫,他怀中师兄另一只胳膊已被苍穹削掉。

  “现在呢?”

  “…”

  苍穹言语平静,闻得贺君诚内心如坠入千斤巨石荡出惊天骇浪,他看清了他所谓的师兄只想掐死他的恨,可他还是忍不住抓起黑衣首领的衣襟。

  “告诉我!你为了谁!”

  “…”

  “你说啊!你说啊!求求你…告诉我不是你…”

  “…”

  “君诚哥哥,别喊了!人已经死了!”

  玲仙儿看着已尽疯魔的贺君诚不停摇晃着黑衣首领的尸体,完全听不进自己的呼唤,求救的目光看向苍穹,苍穹一掌而下,贺君诚倒入玲仙儿怀中,玲仙儿看着全身是伤且毒已快逼入心脉的贺君诚,只恨不得以命换命,正想再次恳请苍穹,却见苍穹蹲下身来拉起贺君诚就地盘坐运功疗伤。

  玲仙儿见此大气也不敢出,只能在一旁静静等候,天明将至,玲仙儿寻着贺君诚逐渐红润的肤色,再看漠然起身的苍穹,叩首伏地。

  “谢灵主救命之恩”

  “九千岁须如期入宫”

  “啊?”

  “…”

  “灵主…你…”

  玲仙儿不明所以,苍穹也未多言看了眼贺君诚便转身离去,独留下一脸愣怔的玲仙儿紧紧抱住怀中的贺君诚,不多时南祁国派来的使者尽数赶来,将贺君诚和玲仙儿接入宫中,至于昨晚接应他们的南祁国使者,玲仙儿出了驿站才知道无一存活。

  …

  宫殿内,玲仙儿坐在床塌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贺君诚,直至下午时分方才见贺君诚悠悠醒来,贺君诚还来不及开口就被玲仙儿抱了个满怀,贺君诚虽是疼痛也还是忍耐着让玲仙儿抱了个够。

  “君诚哥哥,你吓死我了!”

  “…”

  玲仙儿松开手臂,看着醒来的贺君诚心里说不出的开心,眼眶红彤彤的,一眼就能看出哭了好久,也是让贺君诚着实心疼。

  “放心吧,我没事”

  “嗯…”

  就这点儿玲仙儿还是信的,毕竟贺君诚的命是苍穹救回来的,苍穹百毒不侵也溶纳万毒,如蛊盅内相互残杀到最后剩余最强大的蛊毒,其力不可估量,玲仙儿将苍穹所说之话如实转答贺君诚,贺君诚先是一愣而后嘴角含笑。

  “果然这灵主也不是闲的慌”

  “啊?”

  “现在就看南祁皇室了”

  “君诚哥哥,你在说什么”

  “没什么”

  贺君诚伸了个懒腰,扫视自己身上被玲仙儿包裹的纱布,不由得感叹,前些日子他还笑北堂墨,现在轮到自己了,正想着屋外便传来了熟悉的喊声,贺君诚一惊,连忙让玲仙儿给自己找来外套穿上,他可不想被北堂墨笑死,那曾想自己刚下床,北堂墨已双手叉腰站在门口,正用意味深长的目光在他和玲仙儿身上来回晃动…

  “哟!我还以为你为何不来上学呢!”

  “…”

  北堂墨盯着贺君诚捉急万分的穿衣,再看向帮贺君诚理弄衣服的玲仙儿,露出一个大大的姨母笑,只把贺君诚笑得五脏皆颤。

  “小粽子,不是你想的那样!”

  “嘿嘿…嘿嘿嘿…”

  “真的不是!你可别误会了!”

  贺君诚说得急迫,北堂墨满腹“我懂”的神情,目光来回巡视两人,面上眉飞色舞。

  “误会?不误会!怎能是误会呢!”北堂墨指了指外面的天空,朝贺君诚眨了下右眼:“春天到了,我懂!”

  “小粽子…我…”

  “就是这大白天的记得注意身体!我先走一步啦!”

  北堂墨蹦跶一下跳出贺君诚的房间,满脸堆砌的笑容在转头的瞬间化为愤怒,她就说贺君诚怎么会连续两天不来上学,那一身伤!她眼又不瞎!绝逼是肖籁那孙子干的好事!不行!她非得去揍他丫的不可!

  想着北堂墨眼珠子一转,今日学堂也休学准备明日的国君庆典,所以肖籁不在宫中,既然不在宫中那应该就是去了那个地方!别问她为什么知道!反正是她偷听到了!

  …

  北堂墨一走,玲仙儿快速反应过来,转头看着苦着一张帅脸的贺君诚瞬息了然。

  “她就是北堂墨?”

  “…”

  贺君诚没回话叹了口气,引得玲仙儿又朝北堂墨离开的方向多看了两眼,回首贺君诚已经躺上了床,桃花眸盯着床帳,一副身无可恋得状态,玲仙儿见此,脑子一转忙道。

  “君诚哥哥,我可以到外面去转转吗?”

  “带几个侍卫一起”

  “好”

  玲仙儿答应得乖巧,一出门转身就给忘了,甩掉侍卫直接上了屋顶,于皇城之中寻得北堂墨远去的背影跟了上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