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这就双标了?!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257 2021.04.20 00:05

  伴随雷声,苍穹抬眸望向魑魅先生,面具下嘴角一勾,眸光尤为慎心,瞧得与之对视的魑魅先生浑身止不住的发抖。

  “你先说”

  魑魅先生不敢再言只得懦懦点头,看着魑魅先生面上溢于言表的惧色,连同坐在苍穹身旁的北堂墨也僵化了全身动作,头一点一点的转向朝自己看来的苍穹,口随脑子里蹦出一句毫无骨气的话。

  “我说!我说!我都…”

  “你说不说都可以”

  “啊?啊哈…”

  意外来的太突然,如同巨浪“嘭”的打响北堂墨脑中钟鸣,嗡嗡作响间北堂墨感受到了人生第一次双标待遇,而且还是被维护的那一方,想当初她遇见的双标现场那可是过百不及从来都是吃瘪的一方…

  …没想到啊!

  …自己也会有今天?!

  …卧槽!

  …好感动!撒花感动!

  北堂墨不可置信的瞪着苍穹,苍穹抬手指尖轻点书桌上的画卷,其声不重却叩得魑魅先生缩紧了脖子,自打他来了鬼夜花市,苍穹名号如雷灌耳,花市内无人不知无人不晓更无人不敬皆心甘情愿臣服其下。

  尤其是苍穹立于四国巅峰的逆天武学,魑魅先生单是想想就足以背脊发麻,虽不知北堂墨和苍穹究竟是何关系,但凭苍穹有意维护,魑魅先生也知今晚自己是讨不了好了,既然讨不了好自然也不能傻到鸡蛋碰石头,毕竟识时务者为俊杰,忙冲苍穹咧嘴一笑,讨好的望向北堂墨,语气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温柔得北堂墨险些咬了舌头。

  “姑娘,你想知道得多清楚呀?你放心,只要你想知道,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保管让你心满意足,回味无穷!”

  “呃…呵…呵呵…”

  北堂墨尬笑两声,看着魑魅先生满脸陪笑就差没开出一朵花儿来,硬是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本能朝苍穹身边靠了靠,感知到苍穹并未回避,北堂墨内心一阵莫名心安,瞟了眼正看着自己的苍穹,北堂墨脑中不由自主的浮现出帝无羁的眸子亦如此刻苍穹沉着深邃…

  苍穹与帝无羁?

  不可能!

  怎可能换了件马甲,就从高冷无羁进化成了至狂苍穹,前者绝地寒冰望而生畏,后者邪魅狂狷霸气凛戾…

  气场不一…

  风格不一…

  除非人格分裂啊!

  被自己想法吓了一大跳的北堂墨猛地打了个摆子,两手同步抓紧椅子扶手,猝然转头望向魑魅先生,吓得魑魅先生僵直了身体,见北堂墨抬手,魑魅先生以为北堂墨要给自己迎面一拳,忙撤身道。

  “姑娘!有话好说!有话好说!”

  “我…”

  “君子动口不动手啊!”

  魑魅先生双手抱头说得激动,却不想等了半天北堂墨的手没招呼上自己,倒是一巴掌扶上了她自个儿的脖子,一张俏脸痛成了包子褶。

  “我…嘶…痛痛痛痛…”

  “姑娘…这是…”

  “闪…闪到脖子了…”

  “…”

  魑魅先生一愣,瞟了眼不为所动的苍穹,又看了眼疼得厉害的北堂墨,没忍住面上僵笑:“姑娘可真是…”

  北堂墨知道魑魅先生这话后半截必定没好话,可偏偏她还找不到理由反驳,毕竟脸是自己丢的,对于方才自己盯着苍穹犯傻的行为,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魑魅先生又不瞎,就是不知道这脸现在捡起来还算不算晚?北堂墨揉着颈脖偷瞄了眼苍穹,对着魑魅先生干笑了两声。

  “呃…呵呵…”

  许是魑魅先生看出了苍穹眸中警示,忙接着北堂墨的笑回了几声,话锋一转。

  “姑娘可真是幽默风趣俏皮可爱,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别具一格,令人刮目相看羡煞旁人啊…”

  一通天花乱坠,听得北堂墨尴尬穿透五脏六腑泛滥整张脸,再见魑魅先生面上皮笑肉不笑,北堂墨撇了撇嘴,双眸一眯一瞪脱口回应。

  “先生你这一本正经妙语连珠,视若无睹胡说八道盖世嘴功,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啊!”

  “…”

  “…”

  魑魅先生一愣,寻着北堂墨朝自己扬了扬眉,手中蒲扇摇个不停,看样子这小姑娘还挺有意思的,将北堂墨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

  “小姑娘,不错啊!”

  “客气客气,文科生!”

  “啊?”

  “…”

  北堂墨自知说漏了嘴,目光乱飞扫过桌上的画卷,想起今日的主题,轻咳了声道:“说正题!这画中人是谁?”

  随着北堂墨话语指引,魑魅先生低头看向画卷中柔情似水的女子,手中蒲扇不知不觉间停止了晃动,连看向画卷的双眸也染上了一层不易察觉的忧愁,过往种种浮现脑海。

  八年前金氏一族惨遭陷害,魏云筱身份败露,玨玉传闻铺天盖地传遍整个江湖,昆仑四族蠢蠢欲动,他秘钥一系身处其中动荡不安,甚至牵连银龙一族损失惨重,与此同时因欲望而起的南祁与北昭两国血染皇室,无辜与不幸导致金氏一夕没落。

  所有一切只为魏云筱身上所携玨玉,更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昆仑正统居然也参合其中,助南祁一臂之力只为夺得九千岁,间接害死他师兄松韵仙人和世侄贺君黔,亦让他毅然决然放弃族长继位者的身份离开氏族,藏匿于鬼夜花市,这其中四族内只有缔结一派毫无动静。

  一晃八年过去,如果命运有两个名字,一个是命中注定,那另一个就是在劫难逃,就像现在北堂墨带来的琉璃簪于他来说是命中注定,而在劫难逃便是北堂墨的出现,魑魅先生望着北堂墨的脸,仿佛看到了当年一剑在手四方无敌的北堂玥,俊逸年华落下残疾之身,而今深居院内闭门不出,终究是他魏氏一族毁了他。

  眼下且不论这个局背后还隐藏了多大的秘密,好在上天怜悯留了个北堂墨,好在北堂墨在临南城战中活了下来,好在银龙一族还剩了位继承人,如是想着魑魅先生看向北堂墨的目光也不免柔和了几分。

  “她就是魏云筱…”

  “…啥?!”

  “当年的北昭太子妃魏云筱”

  “…”

  …哐当

  椅子翻倒撞击地面,传来抨击心灵的闷响,事实与猜测重叠,冲击北堂墨连退三步险些一屁股坐到地上,她并非没想过魏云筱就是当年的北昭太子妃,而是惊蛰…

  北堂墨一个箭步冲到魑魅先生桌前,激动得连握住书桌的手都不停发抖。

  “那…那你所说的北昭长公主究竟是谁?”

  “不知”

  就这一点魑魅先生回答得相当肯定,他只知当年魏云筱为了保护玨玉将玉一分为二,其中有一块交给了被北昭国君藏在宫中的长公主手里,而魏云筱身份暴露那天长公主就消失了。至于去了哪里怕是只有北堂玥才清楚,可眼看北堂墨全然一副不明真相的模样,魑魅先生眉峰一蹙,心下怀疑道:“你不知道?”

  “我?知道啥?”

  “…”

  魑魅先生瞬息静了声,作为银龙传人北堂玥为何不告诉北堂墨,魑魅先生不由得联想到当年为了北堂墨葬生雪海的北堂頌,看似不相干实则皆为一人,这个北堂墨…

  “你说啊!”

  北堂墨一声怒吼,魑魅先生瞬间回神,瞪大的瞳孔中全是北堂墨的身影,北堂墨见魑魅先生半天不回应自己,心中迫切想要知道答案的冲动,致使她不可自控的抓住魑魅先生双臂就开始摇晃,晃的魑魅先生目光不经意间对上一直在旁静观其变的苍穹,灵光一现,反手抓住北堂墨。

  “邺池!”

  “啊?”

  “去邺池!”

  魑魅先生说得肯定,见北堂墨迟疑了手中摇晃自己的动作,再声道:“当年北昭长公主的奶妈应该知道长公主究竟是去了哪里…”

  北堂墨愣了愣神,看着被自己拽住的魑魅先生一脸诚恳,最现实的问题摆在了她面前,逼得她不得不问。

  “呃…话说邺池在哪里?”

  “鬼夜花市往下一层向东入第二层,第二层向西下第三层南走过柳河,再往东南见一村庄,左手正数第三排最后就是了”

  “…我”

  …卧槽!

  …大型迷宫现场啊?

  …对于一个路痴,一定要这么残忍吗?

  北堂墨彻底傻掉了,她一路痴怎么去?靠意念飞过去吗?会不会奶妈没找到,自个儿就先迷失在迷路的海洋中爬不出来了。

  再说了现在自己还在鬼夜花市最上面,各路鬼怪都快应付不过来了,更何况下面,敢情这是闯地狱十八层的节奏啊?!思绪乱飞间北堂墨看向朝她又肯定点了点头的魑魅先生。

  “姑娘若是想知,可以去问问”

  “我…”

  我TM倒是想啊!可我怎么去啊!北堂墨内心在咆哮以至面色青白相交,瞧得魑魅先生心里一阵一阵发颤。

  “姑娘这是…”

  “我…嗯…”

  北堂墨呡了呡唇,不好意思的撇了撇嘴,故意抬手遮住面对苍穹的那一方,低头靠近魑魅先生,小声道“找不到路…”

  “…这个简单!”

  魑魅先生打了响指,抖开北堂墨抓住自己的手,从书桌下方拿出地图放到北堂墨眼前铺展开来,还用手细细比划了番,密密麻麻的横七纵八逼得北堂墨头发发麻,更压低了身子凑近魑魅先生耳边。

  “我是路痴…”

  “…”

  “…”

  两人对视间,观戏许久的苍穹寻得魑魅先生眸中躲避自己的目光,起身就往门口走入,魑魅先生一见苍穹离开书桌,抓住北堂墨。

  “让他带你去!”

  “谁?”

  “灵…”

  “灵?”

  魑魅寻着北堂墨眸中茫然,念及方才两人之间诡秘的关系,转了转眼珠沉声道。

  “苍穹”

  “苍穹?”

  北堂墨一愣,顺着魑魅先生的目光望去,已然走到门口处的苍穹突然转头看了过来,北堂墨心下一惊,思绪乱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