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达成合作协议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3097 2021.04.18 00:05

  今夜四人所下榻的城镇地处东南交界,四国皆有商贩在此经商贸易,夜市尤为繁华喧哗,客栈外灯笼成排高挂,照亮熙攘街道更显热闹至极,下了马车的北堂墨也是被眼前景致吸引住了目光,不同于南祁皇城的夜市,此地人人穿戴特色聚集各地风土人情,别有一番让人触目眼前一亮的独特韵味。

  “看啥呢?这么入迷”

  帝梓潇比北堂墨后下马车,一下车就见北堂墨愣在原地,双眸瞪得圆溜溜的来回巡视着街上行人,那神情就跟遇见一元二次方程组,就差没把魂给解析没了,帝梓潇揉了揉发胀的额头,闻着自己饥肠辘辘不时叫喧的提醒声,忍不住伸手拍了拍北堂墨的肩膀:“咱能吃饱了再好奇吗?”

  “…”

  北堂墨眨了眨眼,撇嘴就见帝梓潇要死不活的盯着自己,诧异间闻得帝梓潇腹中空响,正想着借此回怼一句,哪想自个儿不争气的肚子竟也跟着一阵咕噜。

  两人对视一眼同时互翻了个白眼,谁也不让谁并肩朝客栈内走去,留得两人身后的墨北和惊蛰甚是汗颜,这两人也真是神经对上奇葩,谁也别让谁好过。

  客栈内迎客的堂哥儿在此地从小混到大,见过的大小人物数不胜数,观其风姿辩其财能的眼力劲儿就是一瞬之间的事情,连吹捧的技术也是信手拈来,根本不用费力,一见帝梓潇和北堂墨,堂哥儿那是连手中即将上桌摆盘的菜肴都随手给了身旁经过的跑堂,朝两人奔去。

  “两位客官住店还是用膳?咱这里美味全城第一不说,连客房服务也是一流哟!”

  说着堂哥儿朝长相俊美的帝梓潇抛了个媚眼,瞧得帝梓潇右眼一个劲儿猛跳,低头看向同样右眼直跳的北堂墨,两人对视一眼,北堂墨寻着堂哥儿的目光就跟钉在帝梓潇身上一样,本能的打了个冷颤,果然出门在外男生也要保护好自己,北堂墨故意往前跨了一步挡住堂哥儿的视线,重咳了声。

  “都…都要!”

  “好叻!客官里面请!”

  堂哥儿被挡了视线,心里些许不悦,可转念也得了满意的回应,口中止不住提高了三个音,叫得北堂墨心跳都快了三拍,回头帝梓潇面色更是难看到了极点,好在堂哥儿也是识时务之人,瞧着两人身后随后跟来的墨北冷脸安分了些,上了菜也就乖乖迎接下一波客人去了。

  美食当前有饭万事足的北堂墨和帝梓潇哪还管得那么多,拿起筷子就开始了饱腹大餐,毕竟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一番风卷残云后酒足饭饱的两人途径一路奔波,困意袭来便准备各自回房歇息去了。

  墨北送帝梓潇回房,惊蛰进屋照顾完北堂墨睡去出了房门,就见墨北站在门外,担心墨北身体,想着明日又是一路奔波,关切道。

  “你不去休息下?”

  “你去就行”

  墨北说得平淡,他可不敢去睡,这两人丢了哪一个他都没法跟主上交代,更何况连东临国高手榜首屈一指的萧姐姐都来了,足以见得主上对此的重视,惊蛰看了眼说完话沉默不语的墨北,呡了呡唇,转身就朝挨着北堂墨的房间休息去了,关门声响起,墨北抬眸看向大堂最高处房梁之上的萧红玉,四目相对各自为阵护至天亮。

  第二日马车再次上路,青山绿水的官道上马车飞驰,马车内因着昨日睡了一夜好觉的帝梓潇也是闲得长蘑菇,看向盯着车厢顶棚发呆无所事事的北堂墨,眼珠一转想起前夜里自己教授北堂墨的昆仑决起手三篇,心中甚是忐忑,凑近北堂墨道。

  “昆仑决前三篇还记得多少?”

  “呃…”北堂墨眨了眨眼,低头看向帝梓潇,脑中断断续续的过了遍,呡唇明显中气不足道:“应…应该还…都记得…”

  “应该?!”

  帝梓潇如临雷劈猛地坐起,随即又被颠簸的马车给跌回了座位上,一来一回就跟弹皮筋儿似的摔了个措手不及,瞧得北堂墨一愣一愣的半天没回过神来,她就不明白了,自己学武怎就能让帝梓潇这般一惊一乍,敢情就跟自己做不好,他能原地死掉似的,北堂墨偏了偏头,满脸匪夷所思。

  “我说我练得好不好,你瞎紧张个什么劲儿,去送死的是我又不是你…”

  “…”

  “咋搞得跟我完蛋了,你就洗白白了似的…”

  “我…”

  …我也是被逼无奈啊!否则你以为我闲得蛋疼啊!帝梓潇心中在咆哮,面上却不得不陪笑,朝北堂墨坐得更近了些,既然路上有墨北监视,威逼不成那就利诱,总归有一样能激发北堂墨一往无前,帝梓潇琢磨了半晌道。

  “若你今晚能完成一整套起手式,我就…就…”

  “就怎样?!”

  果然帝梓潇话还没说完,就见北堂墨两眼放光的看着自己,那眼神就跟看到了金子般闪闪发光,晃得帝梓潇一阵恍惚,低头冥思半晌朝北堂墨打了个响指。

  “我就答应帮你完成一件事”

  “你?”

  帝梓潇闻得北堂墨话中质疑,昂头斜视北堂墨。

  “好说我也是东临三皇子,对不?”

  “…也…也对”

  北堂墨看了眼帝梓潇,低头盘算起帝梓潇这个条件的可行力度,北堂墨又不傻,昆仑决她本就没想放弃,如今还能再捡个便宜,何乐而不为?更何况她还确实有件事需要帝梓潇帮忙,想着北堂墨抬头看向帝梓潇。

  “话说你比我来得久,知道的应该比我多吧?”

  “当然”

  “那你可知鬼夜花市?”

  “鬼夜花市?”

  帝梓潇扬了扬眉,那可是江湖暗黑境地,各路诡秘绝学因有尽有,上武力排行榜的奇人也绝不在少数,几乎各路鬼神齐聚争奇斗艳,可北堂墨突然问鬼夜花市想干嘛?思索间帝梓潇寻着北堂墨眉峰微蹙间沉思的神情,好奇道:“你想干嘛?”

  “如果我今晚合格,你能否陪我去趟鬼夜花市?”

  “这个嘛…”

  “我想去找个人”

  “找人?”

  帝梓潇转了转眼珠,难不成北堂墨发现了?所以要去鬼夜花市找二哥?帝梓潇心里想着,面上不动声色道:“谁?”

  “一个说书人”

  “魑魅先生?”

  “你知道?!”

  北堂墨话中满是惊喜,逗得帝梓潇打心里翻了个白眼,他果然是把北堂墨想得太聪明了,想他也是当初废了好一阵儿功夫才搞清楚他二哥的双重身份,以至于差点没死在好奇的路上,好在他二哥慈悲为怀将他一脚踹回了人间,帝梓潇叹了口气。

  “你找他做什么?”

  “我有问题需要他帮我解答”

  说话间北堂墨上下打量起帝梓潇与苍穹颇有几分相似的身影,遥想那日苍穹逼退群怪的魄力,若是帝梓潇肯帮自己,岂不是水到渠成?琢磨着北堂墨连看向帝梓潇的目光也变得贼精有神:“只要你肯帮我,我一定努力练剑好好啃书!”

  “呵…呵…”

  帝梓潇尬笑两声,要是练剑能比啃书,那他这个前生岂不早就成了翻云覆雨的巅峰人物,可看着北堂墨别有深意的目光,他也是好奇,反正二哥也没说不许带北堂墨去,既然没说也算是变相的默许吧?帝梓潇心里想着,算了算出发的时辰。

  “今夜不行,地点不对”

  “啊?”

  “按照现在的速度,明晚可以到达酆城,那里有个临近鬼夜花市的渡口,我们可以去”

  “好!好好好!”

  “不过,你刚刚自己说过的,今晚别忘了”

  “…”

  “否则…”

  “放心吧!一定及格!”

  北堂墨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她一定要去鬼夜花市,也一定要弄明白画中人到底是谁,自然对帝梓潇交代的任务,抱有绝对完成的态度。

  马车内两人各怀心思,马车外驱车的墨北瞟了眼一路沉默的惊蛰,望向天际夕阳,在夜幕降临前寻了间客栈落塌。

  夜半三更皓月当空,北堂墨如约而至一套起手式舞得出乎意料虎虎生威,竟爆发了前所未有的潜质,连忍不住打瞌睡的帝梓潇都来了精神,眼看北堂墨从一年级跨越到六年级小学毕业的境界,口中啧啧赞奇。

  “诶!看不出来你还真是个潜力股啊!”

  “嘿嘿”

  北堂墨不好意思的捞了捞头,低头看向手中惊翼,其实她很清楚,她能如此渐入佳境,最应该感谢的是身体里那股莫名存在的力量,好似她昆仑决练得越熟,这股体量就越能融入她的七筋八脉,虽然她现在还不能完全掌控这股力量,但较之前她似乎也更能摸得清这股力量,现在想想还真是世界之大武功神奇以致超乎逻辑到不可思议。

  反观帝梓潇显得平静多了,见北堂墨盯着惊翼发呆,念及北堂墨挥舞惊翼时剑气所携的紫魅寒光,嘴角上扬似笑非笑,那可是这世间仅属于他二哥的标记非幻夜紫魅即白玉冰封,

  这北堂墨也狗屎运好到一步上了天,救回一条命不说还得了别人可望而不可及的内力加持,想着帝梓潇伸了个懒腰,还不忘碎碎念叨。

  “傻人有傻福,好好练!”

  “呃…嗯…”

  “我回去睡觉了,困死了!”

  “诶!那我呢…”

  “继续!”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