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八章 究竟谁才是鬼啊?!

悍夫家的懵妻是团宠 白梦成书 2501 2021.04.19 00:05

  一路快马加鞭到达酆诚渡口的三人寻得渡口船只,北堂墨率先下了马,望了眼等候在渡船上的船夫,转头看向下马后呆站在骏马旁的帝梓潇,见帝梓潇眉宇间蹙起的眉峰,好奇道。

  “你怎么了?”

  帝梓潇看了眼北堂墨,抬头四周寻觅萧红玉的身影,半晌寻不得萧红玉,竟不由得生出莫名心慌,北堂墨不知帝梓潇心中所想又见船夫即将起船,唯恐错失良机,一把拉过愣怔的帝梓潇。

  “看什么呢?快上船了!”

  帝梓潇一步三回头,奈何上了船,渡船离岸越行越远都无法寻得那抹熟悉的身影,帝梓潇只得甩了甩头,看着北堂墨茫然的神情,强压下内心的不安,故作镇定道:“没…没什么…”

  北堂墨寻得帝梓潇眸中一闪而过的惊慌,扬了扬眉心下不安,再声追问道。

  “你确定没事吗?”

  帝梓潇收回目光呡了呡唇,料想萧红玉那般厉害也不至于出事,再说自己好不容易甩掉萧红玉本就是件好事,难不成自己被吓怕了,竟生出受虐倾向?帝梓潇打了个冷颤,自圆其说的同时又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脑中念及接下来要陪北堂墨完成的任务,朝北堂墨点了点头。

  “没事”

  “呃…”

  帝梓潇虽说得算是肯定,但北堂墨瞧着帝梓潇神情凝重暗藏慌乱,本能的打了个盹,见帝梓潇沉静片刻目光坚定的看向自己,北堂墨担忧的咬了咬牙,随同帝梓潇望向即将靠岸的鬼夜花市,毕竟她并不知晓还有萧红玉的存在,更不明白萧红玉与帝梓潇之间的关系。

  清明时节夜风寒凉伴着丝丝细雨,渡船由船夫行驶江面,穿过江面萦绕的薄雾,不多时亮起磷火灯笼的鬼夜花市呈现两人眼睑,朦胧中青光闪闪若有似无,伴着一阵一阵刮过身体的凉风,冷得北堂墨口中上下牙床碰撞间咯吱作响。

  “这个节气…来这里算不算刺激…”

  “…呵呵”

  帝梓潇冷呵一笑,看了眼风中打颤的罪魁祸首北堂墨,抬头望向即将达到的河岸,右眼皮突然止不住的狂跳,帝梓潇眉头紧锁总觉得那里没对,他向来对自己的第六感深信不疑,尤其是现在,这种感觉随着渡船靠岸越来越严重。

  一下船帝梓潇猛地打了个冷颤,凉意自脚底直达头顶穿透五脏六腑激得帝梓潇呆愣原地,后下船的北堂墨也没在意挡在自己身前的帝梓潇,闷头朝前直接一头撞到了帝梓潇背上,吓得帝梓潇猝然回神,转头瞪向身后抱头痛呼的北堂墨。

  “卧靠!大半夜你想吓死我啊?”

  “卧槽!明明就是你站着不动,吓我好伐?”

  “…”

  “…”

  帝梓潇瞅着北堂墨着实疼痛不轻,愣了愣神,环视四周本该是热闹非凡的鬼集市,今夜却安静得出奇,他以前跟着二哥来过这里,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寂静无声,越想帝梓潇越觉心里没谱。

  “北堂墨”

  “啊?”

  北堂墨没好气的白了眼帝梓潇,撇嘴道:“有话说,有屁放,瞎BB啥!”

  “放你…”

  帝梓潇本想回怼北堂墨,可眼下已经到了鬼夜花市,要是行为太过反而提前漏了馅,只好忍着压低声音道:“你有没有觉得今夜这里怪怪的?”

  “怪怪的?”

  “嗯!”

  北堂墨寻着帝梓潇话中惊意,环视四周除了磷火依旧让人毛骨悚然,至于其他的,她倒没什么感觉,毕竟上次她来由苍穹护着也没太过注意四周动象,如今帝梓潇突然发问,北堂墨反而是回头将帝梓潇从头到脚认认真真看了个遍,相较之下她倒觉得帝梓潇更奇怪,学着帝梓潇方才的语气,压低声音道。

  “确实…有点怪…”

  “你也觉得?”

  “嗯”

  北堂墨煞有其事的点点头,对上帝梓潇目光,琢磨着帝梓潇想打退堂鼓,故意咧嘴一笑调侃道:“比如你!”

  “…”

  “你怕了?”

  帝梓潇扬眉瞅着北堂墨面上耐人寻味的笑意,尤其是那双眸中的质疑与不屑,激发帝梓潇心底斗志,也罢!来都来了!管他三七二十一,最起码不能被北堂墨这只傻狍子给看扁了,随即单手叉腰,哼声道。

  “我会怕?”

  “不然你这是啥意思?”

  北堂墨抬头瞟过帝梓潇,偏头啧啧道:“无中生有,凭空想象,凭空臆造?”

  熟悉的旋律蹦入帝梓潇脑海,惹得帝梓潇实在没忍住翻了个白眼。

  “…要不要再加个暗度陈仓?”

  “诶!你也知道啊?”

  “…”

  “所以你是…”

  明知道北堂墨是在刺激自己,奈何帝梓潇还真就吃了这一套,毕竟北堂墨若是不跟自己撤出鬼夜花市,帝梓潇还真没胆量将北堂墨一个人丢在这里,与其说是帝梓潇气不过北堂墨这只傻狍子,不如说是屈服于他二哥的赫赫淫威,最后只得叹气朝北堂墨碎口道。

  “…我是贼TM服你了”

  “嘿嘿…谢谢啊…”

  北堂墨嘿嘿笑着,压根儿就没把帝梓潇话中火气放在眼里,反正只要她不生气,气死的就是别人,现在想想还真是挺有道理的人生格言,正得意间北堂墨被帝梓潇推了一把。

  “走!”

  “啊?去哪里?”

  “我…你带我来,你还问我去哪里?”

  “呃…”

  北堂墨不好意思的捞了捞后脑勺,看了眼脚下的路以及路通往的方向,按着脑中对茶楼的记忆,带着帝梓潇就往里走。

  一路走来,越临近茶楼,街道上各路鬼怪便越多,若说上次是北堂墨怕他们,那这一次北堂墨在众鬼怪眸中竟觅得充盈诡秘的惊谔…

  四周瞬息寂静无声…

  静得仿佛连空气都凝固了…

  只让北堂墨和帝梓潇毛骨悚然,两人对视一眼同时看向街道两旁因着他们出现而僵化的各路鬼怪,两人内心皆是惴惴不安。

  …卧槽!

  …什么情况?

  …场景卡…卡碟了吗?!

  北堂墨没由来的背脊发麻,直到两人震惊间撞上迎面走来的长胡夷老,长胡夷老无端被撞了个仓促连退几步,刚站定身体,转头就欲冲两人发火,却不料目光刚触及帝梓潇,震惊瞬息布面整张老脸,手一抖,手中铃铛掉落触碰地面发出脆响,毫无意外滚至北堂墨脚下。

  …叮玲玲

  北堂墨低头看向脚边铜铃,下意识的噎了噎口水,抬头迎上长胡夷老。

  “这…这个…”

  长胡夷老目不转睛的瞪着眼前两人,目光在北堂墨和帝梓潇身上来回巡视了数遍,越看越惊恐,他刚刚才从茶楼出来,明明就看到灵主在茶楼内,现今不过眨眼的功夫,灵主就上街来了?长胡夷老看了半晌,实在没忍住抬手用劲儿揉了揉自己瞪到干涸的双眸,再见北堂墨蹲身捡起铃铛向自己递来,长胡夷老吓得一声嚎叫破音,连铃铛也不要了转身就跑。

  “见鬼啦!”

  “有鬼啊!”

  长胡夷老一声高呼,鬼怪皆纷纷回神,一时间道路上众鬼乱嚎,场面何其壮观…

  那一个个逃跑的速度…

  那一个个刺破耳膜的喊声…

  直接将还举着铃铛的北堂墨刮出了一脑子风中凌乱,连同帝梓潇也被震得思绪全无,两人看着不着一刻便跑得毫无人烟的街道,这敢情比城巡兵清理街道的速度还要来得神乎其神吧…

  “我们…接下来…要…要干嘛…”

  “不…不知道…”

  “他们…刚刚…好像在说见鬼了…”

  “是…是的…”

  “所以…究竟谁才是鬼…”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