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窥天

窥天

御舞尘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05.07.25上架
  • 0.60

    连载(字)

4647位书友共同开启《窥天》的玄幻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命运·宿命之主(1)

窥天 御舞尘 2673 2005.07.25 01:05

    广阔无垠的天际,氤氲着两条灵气汇聚的河。名为天降河与银河。司命不同的两条河被分隔在了天界的两端。一端,生气翻腾,腥红色流淌的河水,是孕育众神的母之河--天降。另一端,灵气无双,没有形态,惟有灵气流淌的河水,是给予众神神力的灵力之河--银河。

  一位服色华丽,肩束授带的妇人在奔腾的腥红河水边默默的吟颂着。她,正是司生的天女--复梗。

  而她此刻正在迎接的,乃下一任司舞神女。

  腥红的河水面上微微蕴有白色的气流,一缕一缕,雀跃的涌动着,好似一丝丝羽带在翩翩起舞。

  “这便是舞天姬的元神么?”空中忽然传来女子的声音,虚无缥缈,似远而近,但仍不难听出声音里的欣喜:“真是可爱的孩子哪。”

  "伶伦,怎的今日肯移步来我这荒凉地?”复梗骤然停下了念诵的咒语,并不回头却有些讥讽的问道。

  被称为伶伦的女子,莞尔一笑,知晓了这位司生神女话里的取笑,是在责备她没有常来拜访。“自然是来迎接舞天姬的了。你这寸草不生的荒凉之地,平日里请我都不愿来呢。”

  复梗闻此,并不答话,只默默捧起那丝丝缕缕的元神往内殿走去。伶伦有些奇怪为何复梗未像往日那样回嘴,正待上前取笑一翻。忽然看见复梗怀中捧着的元神莫测的变换着,时大时小,时清时浊,气流极不稳定。忧色不禁拢上眉梢:“这是。。。。。?”

  “你也发现了吧,舞天姬的元神很不寻常,未知这个异常预示着什么。”复梗垂下眼睑,掩饰着眼底因不安而闪烁的神色。

  “待舞天姬元神成形有些事自然会明朗。只是,这件事该不该告诉‘那个人’呢。”伶伦望着神殿远处那片迷朦的白,喃喃道。

  虽然伶伦声音极细,身旁的复梗仍听到她提起的‘那个人’。袖中手不自然的一颤。道:“不,不用。舞天姬元神虽不稳定,但成形应该不会有问题。”

  伶伦飘忽的视线凝聚在殿内的神龛上。道:“天迎咒的法力看来在她身上没多大作用呢。”

  “当然,她身上有股异常强大的力量在排斥着外界的灵力。”庆幸伶伦未发现自己的不妥,复梗握紧了沁汗的双手。

  “如此说来,天迎咒也未能使元神改变分毫,那只能由她自身力量来凝聚了。”伶伦恻过头盯着复梗素来冷漠的面庞问道。

  “恩,因此入世之时未能明确。”复梗若有所思的望着那丝丝缕缕的元神。

  “舞天姬的蜕变真是不可思议,力量能增强到如此地步。”伶伦轻轻的叹息着,“真是新人胜旧人那,看来我们这些昔日的仙班佼佼者得提早归寂来提升力量了。”

  “乐神也会有认老的一日吗,哈,真是奇闻那。”复梗冷笑着。

  “虽然样貌可永保年轻,可是这阅历无数的心自然是会老的。”伶伦轻笑着,眼神迷离而恍惚,似乎在细数着流去的芳华。

  良久,方才想起已来多时,便起身拜别:“此刻我也得回乐神宫了,明日再来造访。”语未毕,伶伦身形已没入移形幻影的绯色光晕里,只留下点点流光在空中飘荡。

  翌日,晨。

  天降殿里传出婴孩的啼哭声。在内殿修习术法的复梗闻声至供置着神龛的中央神殿。方入内不禁骇得愣了。

  神龛里两个粉嫩可爱的婴孩在楚楚可怜峒哭着。天那,是两个?复梗有些怀疑自己的眼睛。双生神将?怎么会呢,自天地人界分隔开来,天界未曾出现过双生神将。而如今面前的景象实在太难令她置信。

  双生神将,谁才是宿命的主宰者呢?

  闻讯赶来的伶伦见此情景也惊诧的瞪圆了眼,瞠目结舌的道:“这。。。?是舞天姬?两个都是吗?”

  正抱着其中一个婴孩在怀中逗趣的复梗,顿了顿,道:“神将是不可能双生的,所以她们里,只有一个才是宿命之主。。。”

  “宿命之事,我想有一个人最清楚不过。”

  “。。。冬羿。应当听闻此事了罢。”

  “他比任何人都先知晓。别忘了,先知的卦任何三界六道众生之事皆可尽算。”

  “那为何此刻还未出现?”复梗神色一凛。敏锐如她,现今不解之事太多太多,她已嗅到异常的气味。

  经复梗一提,伶伦不禁也愣了下,不知该如何应答。的确,往日冬羿是行动是最迅速的,而今日如此大的事却不见踪影也太不寻常了。

  “我去乾坤殿走一趟,伶伦好生照顾她们。”复梗将手中的婴孩交付于伶伦手中便步出了神殿。

  经过外恻回廊时,复梗看到了正面走来的冬羿,冰冷漆黑的双眸与满头银丝形成了最极端的比照。额头若隐若现的八卦符印闪着勾人心魄的光晕,漫漫四溢。

  复梗迎上去,有些不解的问道:“事情现在才听闻么?”

  冬羿点点头,面上依然是平静。道:“自一开始此事便没能算得精准,这次的异变更是在料想之外的了。”

  “连你也。。。”

  “先去看一看罢。”

  复梗点点头,旋身在前领路。仙界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危机四伏了呢。到底,是仙界在变。还是,仙界中的某些东西在变?

  抬头忘着远处那一方白,不禁加快脚步,迈向预示着玄机的天降殿。

  身后,年轻俊美的占卜师嘴角裂开了一丝不易察觉的浅笑。

  未到天降殿,已闻哭声震天,两个婴孩的啼哭。

  冬羿辅踏进内殿,伶伦便惊诧的问道:“冬羿,怎么现在才来?难道真的现在才知晓么?”

  冬羿听了,也不答话,只是走近神龛,凌空画起一道符咒,嘴里轻轻念语。回旋的青光笼着两个婴孩。混沌一片,他什么也看不清,这就是她们的命运么?谁也无法预测的。

  身旁的各方司职皆屏息着等待答案,他真不知这个不是答案的答案该如何说出口。性急的四大元素司火者--流火打破了沉寂。道:“舞天姬未来是何摸样?”

  冬羿垂首,将自己也未解的答案告诉了在场的等待者。“混沌一片,看不到未来。。。”

  闻后,大家都垂首不语,看来此事还是得禀告给‘那个人’了。。。他们只能想到这个对策。

  “可否先听我说完?”冬羿抬起明若潭水的双眸,望着大殿里沉吟的各路神者。

  “我唯一能看到的是,在她们身上还会发生扭转。也许今晚便是扭转的时刻,若大家不急于回宫,便在此等候罢。”

  暮色渐晚,殿外唯一的一丝白被吞没的时候。神龛里白光乍现,环绕着神龛打着圈。神将们对此景象并不陌生,那便是神将诞生时所激荡的光圈。白光绚丽如流光飞舞,夺目的流光令人睁不开双眼。良久,光圈才渐渐消散。依稀看见,有位娉婷少女缓缓睁开双眼,不解世情的眼神煞是惹人怜爱。原本曲着的身子,缓缓站起,白衣似雪,好一位绝美的人儿。

  神将们皆望得目不转睛,叹息着少女的美丽。他们几乎忘了,神龛里还有一个粉嫩的婴孩在沉睡着。。。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