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孤儿的幸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进幼儿园

孤儿的幸运 瓜闻 3028 2020.12.11 20:24

  韩喻接下手中软软的团子,格外的高兴,高兴的想抽根烟。

  缓解一下现在激动的心情。

  韩喻想了一想还是算了,他抱着手中的团子的双臂再次紧了紧。

  但是他又怕团子被他勒死,所以还是按照一般的抱法抱着团子。

  韩喻看向长得明眸皓齿的团子,只见团子正在对着江里远傻傻的笑着,貌似还留着一点口水。

  江里远再次发出了内心的感慨,难道每一个婴儿的口水都会自己跑出嘴外吗?

  江里远伸手戳了戳团子又白又软的脸,团子立马嗝呵哈哈额,的笑。江里远顿时感觉这个不像是他的女儿,因为他的女儿不会这么傻。

  “兄弟,你家的团子挺可爱的。长大了,不知道会被谁家猪拱走。”

  “没的事,以后我就叫小家伙给我陪葬不就行了吗?”江里远开着玩笑。

  “兄弟,你懂幽默吗?这句话说出来挺渗人的。”

  “管她呢!这些事情以后再说。”

  “人要想得长远点。”

  “住嘴,那叫悲观。”

  小家伙此时一动不动十分乖巧的在韩喻的怀里。

  “兄弟,其实你家的团子还是挺喜欢我的嘛。”

  “放屁,肯定有什么坏主意。”

  江里远认定小家伙定时憋着什么坏主意,蓄势待发。

  忽然,小家伙看向了韩喻的耳朵,然后一下子咬在了韩喻的耳朵上。

  “操!兄弟,你的家团子是不是有点过分。”

  果然知女莫如父,江里远顿时感觉心情舒畅,看着韩喻那被咬的通红的耳朵,江里远简直就是高兴到起飞。

  后来,小家伙终于松了嘴,没有再咬韩喻的耳朵。

  韩喻像烫手山药的将小家伙递给了江里远。

  江里远抱住了自家的团子,只见自家的团子笑的十分邪恶。就像潘多拉的盒子一样,外表与内心不一。

  过了6个小时,韩喻回家了,他告别江里远时的说的一句话令江里远印象深刻。

  “兄弟,明天我把我的女朋友带来了。”

  “什么,你这差劲儿的家伙竟然会找到女朋友?”

  “兄弟,不要把我想成一个十分不靠谱的家伙,我可是一个十分靠谱的成年男性。”

  是啊,十分的成年男性,这位成年男性刚刚说了一句话,刚走出江里远家的门就摔了一跤。

  不知是被自己的话给绊倒的,还是真的被绊倒了。呵呵,可真的是一位十分靠谱的成年男性呢~

  江里远抱着小家伙来到电脑前,江里远看了看电脑上的面试回复,自己……自己……成功的被录用了!

  江里远将怀中的小家伙放到了婴儿床上,没过多久江里远在电脑上完了一会儿游戏,便睡了。

  2个月后,小家伙发生了一件十分值得光宗耀祖的事情。

  小家伙会翻身了,今天的小家伙照样啃着自己的jiojio。

  江里远拿着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脸颊,小声温柔的带着笑意的说:“你的胖乎乎脚脚很香吗?”

  小家伙笑了笑,将葡萄似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江里远看着眼前这个软软的团子,拿出了自己放在柜子里的摄像机。

  只见小家伙好奇的笑了笑,然后她一下子就翻了一下身子。

  摄像机一下子就把小家伙的翻身时的样子记录了下来。

  江里远看着照片中的小家伙满意的笑着。

  然后拿着日记本写下:两个月的翻身胜利。

  时间就像小家伙的头发一样长得快。渐渐的小家伙不仅会站会走会跳还会说话。

  “叫爸爸。”

  “趴趴。”

  “是叫爸爸。”

  “叭叭。”

  “乖。”江里远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发。

  小家伙此时已经不是婴儿了,渐渐的也能稍微看出一点特征。

  “你叫什么名字呀?”江里远问道。

  “久勒喻。(江乐阳)”可能是因为才刚刚会开口说话,导致小家伙说话含糊不清。

  “江乐阳吗?”

  “度!(对)”

  江里远抱着小家伙出了门,没过多就就到了公园。

  江里远带着小家伙到公园逛来逛去。

  “趴趴!”

  “嗯?”

  “内个蓬蓬的大发是什么呀啊?(那个红红的大花是什么呀啊?)”

  “那个是玫瑰。”

  “原来是魔鬼(玫瑰)。”

  “内个黄色的小发是神马?”小家伙指着公园的黄色的花。

  “那个是菊花。”

  “原来是狙发。”

  虽然小家伙才刚学会说话,但是在江里远空闲的时候教小家伙如何说话,和一些词汇,没事的时候带着她出去认识一些有趣的东西。导致现在小家伙的词汇量比较丰富,就是口齿不太清晰。

  “你喜欢爸爸吗?”

  “喜欢,最喜欢的就是爸爸。”

  “真的吗”

  “真哒!爱喜趴趴啦!”小家伙在江里远的脸上嗦了一口。

  “爸爸,也喜欢我们的乐乐哦!”江里远也在小家伙的脸上嗦了一口。

  两个人在公园上逛了很久,“乐乐啊~”

  “怎么了?趴趴?”

  “没什么事啊,就是想叫一下乐乐。”

  “那就叫趴。”

  “乐乐乐乐乐乐乐。”

  江里远抱着小家伙的手又紧了紧。

  “乐乐啊。明天你就要进幼儿园了呢!”

  “进了幼儿园就不能和趴趴在一起了吗?”

  “放学的时候爸爸回来接你的。”

  “可是,我不想和趴趴分开。”

  “乐乐啊。”

  “怎么了?趴趴?”

  “乐乐在一生中会遇到许多许多的人,不能光和爸爸在一起,因为啊,爸爸也会老的啊。”

  “那我就勉强去吧。”

  “乐乐真的很乖啊。”江乐阳一听到了夸奖,顿时抱住了江里远。

  江里远在逛完了公园之后,回到了家。

  江里远回到了家将小家伙明天要去幼儿园的东西收拾好。

  转身切了一个苹果,端到了小家伙的房屋。

  “乐阳,吃水果。”

  小家伙赶忙放下手中的拼图,冲向了江里远手中的苹果。

  “趴趴!蟹蟹!”

  小家伙拿着苹果,慢慢的吃。

  “爸爸,你不吃吗?”

  “我不喜欢吃苹果。”

  “哦。”小家伙点了点头。

  随后,过了一会儿,江里远便催着小家伙去睡觉了。

  “去睡觉。”

  “我可以在玩一下会儿吗?趴趴!”

  “不行。”

  “全世界最好的趴趴!”

  “别用这招。”

  “趴趴!”

  “那就再玩十分钟吧。”江里远下了狠心。

  “耶!”小家伙十分的满足。

  十分钟过后,小家伙便睡了,江里远一个人把她抱紧卧室,放下,给她盖好被子。

  早晨,江里远做好了早餐,自家的小棉袄便抱住了江里远的腰。

  “趴趴!早上好。”

  “早上好。”

  “今天吃什么呢?”

  “煎荷包蛋。”

  “哦。”

  “你今天去要去幼儿园了。”

  “可是我真的非常不想去。”

  “一定是要去的,幼儿园有许多小朋友的。”

  小家伙一脸认命的摇了摇头,最后一个人坐在椅子上,等着自己的早餐啊不,最后的早餐。

  吃完了早餐,江里远收拾好了小家伙的书包,最好送她去幼儿园。

  江里远也背着个包里面有着一架摄像机。

  “爸爸,送我去幼儿园。”

  “好。”

  江里远牵着小家伙的手,打开门,关上了门,便去了幼儿园。

  “爸爸,幼儿园的小朋友会不会不喜欢我啊?”

  “不会,要是真的不喜欢我们就换一个幼儿园。”

  “哦。”

  “要不要我背你?”

  “嗯,要!”

  江里远蹲着,小家伙飞快地爬在江里远的背上,江里远背着小家伙。

  小家伙心情美滋滋的,刚刚到了幼儿园。

  小家伙看了那么多同龄人,顿时感觉害怕。

  “乐阳。”

  小家伙闻声看到,看到了自己的爸爸。

  “趴趴!”

  “拜拜了。”

  “你真的要和乐阳告别吗?”

  “嗯,但是我下午还是回来接乐阳的。”

  “我不要,我害怕!”

  小家伙开始觉得害怕,小家伙哭了。

  “别哭了,小朋友。”幼儿园的老师温柔的说道。

  “乐阳哭的样子不好看哦~”江里远拿着摄像机给小家伙拍了一张照片。

  小家伙顿时就不哭了,“爸爸!你好讨厌啊。”

  江里远笑了笑,“不要哭嘛。”

  “幼儿园真的很好的,没过多久爸爸就会来接你的。给你买好多好多的好吃的。”

  “真的吗?”

  “爸爸说话算数。”

  “那拉钩。”小家伙半信半疑。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了爸爸就是大笨蛋。”

  “嗯。好的,拉钩了哦。”

  “嗯,那爸爸拜拜!”

  “拜拜。”

  “您真的是一位好父亲啊。”幼儿园的老师说道。

  “哪有。”江里远惭愧的笑道。

  “那就承蒙老师您的关照了。”江里远说道。

  “嗯。哪有。”

  江里远送走了小家伙后,将刚才小家伙哭的照片定名为:第一次进幼儿园的小家伙。

  照片上的小孩哭唧唧的,眼睛上蒙了一层雾,眼圈红红的,嘴角向下扯。

  江里远一个人盯着照片看了好久,好久。

  转眼韩喻家的孩子也要出生了,韩喻也找到了自己的老婆,那么韩喻出生的孩子是一个有妈妈的孩子。

  那么自己的孩子,又没有妈妈,小家伙问起来定也是一个难题。

  江里远将照片放在电脑柜的一个抽屉里,里面放满了照片。

  

举报

作者感言

瓜闻

瓜闻

谢谢大家的推荐票,当然大家要是多多评论就更好了。谢谢寄生蜂自我写作,就几乎每天给我21推荐票,因为我在起点换不了号,所以只能用作家助手来谢谢你。谢谢!谢谢!大家的推荐票!

2020-12-11 20:2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