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孤儿的幸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孤儿的幸运

瓜闻

  • 轻小说

    类型
  • 2020.12.08上架
  • 1.61

    完本(字)

17位书友共同开启《孤儿的幸运》的轻小说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女婴

孤儿的幸运 瓜闻 2599 2020.12.07 20:06

  江里远一个人走在黑黢黢的小道一上,他才刚刚参加了鬼使徒大会,无奈,被淘汰了。

  小道上,忽然传出一个女婴声。

  “呜呜呜……”

  江里远很小心翼翼的走到声音的源头处。

  看着这个眼睛已经哭红了的女婴,他不由得在收养,与不收养之间,反复横跳。

  江里远:天啊!这是个女婴吧,好可怜啊!哪个丧心病狂的人将这么小的孩子扔掉啊。我收不收养她啊!可是我根本也养不起啊,也不会养啊!算了,我也是孤儿,我明白孤儿的感受,更明白孤儿院的寂寞,可能她连孤儿院都住不上。不管了,我江里远,就算豁出命,也要收养她。

  江里远小心翼翼的将女婴抱起,仔细的观察她。

  她的眼睛圆圆的,眼睛上还挂着泪珠,看到了江里远将她抱起,奇怪的竟不哭了,转身就笑嘻嘻的。

  真是一个善变的娃啊……

  不管了,今后我就不再是随便的活了,必须为了你的奶粉钱而活了啊!

  江里远抱着她,回到了家。家里面只有三间房间。

  卧室,客厅,卫生间,非常的小。家里面堆满了行李箱。还有手办、漫画、一台电脑。

  江里远看了一眼自己怀中的女婴,思考着给她取一个什么样的嘛名字,要不就叫她:江乐阳。

  愿她天天开心,愿她快快乐乐,愿她像太阳一样温暖别人。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而不是像他一样的做一个没有用的人。

  江里远忽然想到现在是冬天,冷的要死,跟别说婴儿了。

  于是他抱着怀中的女婴,放在床上给她盖上被子。

  他想着应该怎样照顾家里面多出来的小生命。

  小家伙还没有睡着,口水流的,嘴巴一张一张的。眼睛大的跟葡萄似的。

  江里远忍不住去逗弄她,把她逗弄的动来动去的。像一只蛆一样。

  江里远摸了摸她的头,小家伙摆了摆腿。

  江里远抱着她,便上床睡觉了。

  晚上,小家伙并没有像其他婴儿一样不老实,而是睡的很安稳。安稳的,江里远晚上探了十次小家伙的鼻息。

  第二天,江里远早上8点就醒来了,向领导请了个假。

  江里远抱着怀中的家伙,去了医院,医院里要了亿点母乳。

  然后去了商场,买了点婴幼儿用品。

  回到了家,怀中的家伙正在哭闹可能是看到了外面的世界吧。

  江里远拍了拍小家伙的脊背,安抚这她。

  江里远拿着奶瓶,装了点母乳,便送到了她的嘴边。

  可能是饿了,她抱着奶瓶便开始喝奶。

  果然,小孩子终究是小孩子啊。

  喝了一会儿,小家伙儿就喝睡着了。

  江里远摇了摇怀中的小家伙,果然睡着了。江里远把她放在床上之后,便出去将卫生打扫干净。

  忽然,江里远的的手机响了。

  “喂?韩瑜。找我干什么?”

  “兄弟,再过几天就是鬼使徒大会的第二场,你去吗?听说这次好进决赛。”

  “不去。”

  “诶?进决赛不是你毕生的梦想吗?”

  “因为我现在不只是为自己而活了。”

  “兄弟别中二了,你我都是废柴。”

  “真的。”

  “是嘛?那你为谁而活?”

  “为了我的女儿而活。”

  “兄弟,别逗,昨天你还没结婚,今天就当爸了?”

  “昨天捡的。”

  “嗯?”

  “真的,名字都取好了。”

  “等等,带来给我看看,算了,小孩子应该少出门挺危险的,算了,还是我来找你。等我一下,我马上就来。”

  “哦。”

  江里远刚刚放下手机,便听到了小家伙在哭。

  江里远赶紧以再快的速度赶往现场。

  小家伙的眼圈红红的,眼睛一单一双,脸白白的,嘴巴红的跟樱桃似的,胖嘟嘟的小手,摆过来,摆过去。

  江里远小心翼翼的抱着她,缓缓的走向沙发,拿着垫子,将垫子铺在地上。然后将小家伙放在垫子上,给她换了块尿不湿。

  然后抱着小家伙到沙发上,重新将垫子收走。

  小家伙安安静静的一动不动的看着天花板发呆。

  江里远起了逗弄心理,用手在小家伙的视线内摆来摆去。小家伙嘴角的弧度呈15度左右。

  过来没多久,门外响起来了敲门声。

  江里远转身去开门,敲门的是韩瑜。

  “诶?你女儿在哪?”

  “正在沙发上观察天花板呢!”

  韩瑜直奔沙发,看到了好兄弟的女儿。

  “这就是你的女儿吗?”韩瑜指了指。

  “嗯。”

  “起了名字吗?这孩子总得有个名字吧。”

  “她的名字叫江乐阳。”

  “江乐阳。”韩瑜对着小家伙说道。

  小家伙像是知道自己的名字是什么似的,转身对着韩瑜笑嘻嘻的。

  “兄弟,这真的是你捡的吗?告诉我地点,我也去捡一个。”

  “呵,你捡不到。”

  “别打击我啊!兄弟。”

  “我捡到是SSR,你是捡不到的。”

  “你工作的时候,乐阳怎么办啊?”

  “我决定跳槽。”

  “哦。”

  “我还以为你会让我照顾乐阳呢!”

  “可能吗?”

  韩瑜才不管这些,走向沙发,捏了捏小家伙的脸。

  小家伙一下子就不高兴了,眼圈立马变红。

  “草!江里远你女儿好伤我的心。”

  “婴儿不都是挺怕人的吗?”

  “哦,原来是这样啊。”

  韩瑜继续乐观起来,他继续逗弄着小家伙。奇迹般的,没过一下午,小家伙便不怕韩瑜了。

  过了一会儿,原本应该是江里远让小家伙喝奶瓶里的母乳的,但是韩瑜着家伙说他要试一下,就轮到韩瑜了。

  结果韩瑜让小家伙的口水巾上全是奶。

  “江里远,要不还是你来吧。”

  江里远一脸看垃圾的眼神看着韩瑜,就差比个中指了。

  江里远一来,小家伙喝奶就乖乖的,抱着奶瓶的手一动不动,眼睛比平时睁的还要大。

  “草!江里远你孩子竟然搞双标!”

  “可是,她只对你双标。想想还是挺好的,因为她对你简直就是特殊关照对吧。”

  “我感觉不到啊!兄弟。”

  “没事,你感觉得到,感觉不到一点也不重要。”

  “兄弟,就连你也戳我的心。我的心都要死了好不好。”

  “关我什么事。”

  “不行,我要当孩子干爸。”

  “勉强答应你这个要求。”

  “不会吧,真的是你吗?你难道不会说:滚,孩子没你这么不正经的干爸吗?”

  “正准备说的。忽然间,觉得你还挺可怜的。”

  忽然,奶瓶掉在了地上,小家伙睡着了。。

  嘴角旁边是喝过母乳的残留物,旁边还有白色的口水。

  韩瑜准备向前看看,江里远做了个噤声的动作,韩瑜轻手轻脚的做到沙发边。

  “怎么办啊?兄弟。”

  “把小家伙放在床上不就行了吗?”

  “不会吧,兄弟,你到现在连婴儿床,婴儿车都没有买?”

  “买了,还没到,明天才到。”

  “哦,这样啊。”

  韩瑜过了一会儿,觉得实在挺无聊的便走了。

  江里远吃了饭之后,便坐在电脑前,看准备跳槽哪家公司。

  看了一家公司,基本上都是在家里面办公。十分的不错。

  江里远准备明天去面试,准备完了这些便开了局游戏,玩到了11点,没过多久,小家伙的哭声又像防空警报似的哭了。

  江里远一脸认命的走向小家伙的房间。

  电脑里不时的有队友的叫骂声。

  当江里远抱起自己的女儿时,小家伙又不哭了,笑的跟那冬日的花一样。

  没过多久便啃着自己的手,江里远一边把小家伙的手拿开,一边抱着她。

  过了没多久,这家伙又睡着了,口水还是照样在流。

  看得江里远想伸出手堵住这家伙的嘴巴,后来想想还是算了。

  把她放在了自己的床上后,江里远继续玩游戏。

  夜渐渐地深了,夜空给大地蒙了一层黑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