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萌系变身 孤儿的幸运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孤儿的幸运 瓜闻 3036 2020.12.08 22:40

  早上,江里远把窗帘拉开了以后,然后将在电脑上,开了视频,在电脑视频上应聘。

  “额……你年龄多少?”这位地中海的面试官说道。

  “23岁。”

  “出国留学过吗?”

  “没有。”

  “以前有没有去过别的公司上过班吗?”

  “上过班的。”

  “请问结婚了吗?”

  “没有。”

  “哦,那么你来到我们公司是为什么呢?”

  江里远把提前背好了的面试答案说了出来:“贵公司很优秀,再加上贵公司的环境、风气、还有人员都是属于最优秀的。不妨说,贵公司是我们这些年轻人梦寐以求挤破头都要进的公司。”

  “很好,那么你为什么会从上个公司辞职呢?”

  “因为,发现以前的公司虽好,但是后面的发展动向不太适合我,所以才转身来贵公司这里面试。”

  “嗯,很好,等通知吧。”

  “嗯。”

  面试完了之后,江里远跑向床边,看向熟睡了的小家伙。

  粉色的唇,留着口水,睫毛很长。那张脸就像白色的起泡胶一样软软的。白如牛奶的肌肤下是沉睡的灵魂。

  江里远忍不住用手戳了戳小家伙的脸。

  小家伙的最吧唧了一下,然后翻个身继续睡,还用自己的脚蹭来蹭去,一下子就蹭到了江里远的黑色袖子。

  江里远后退了一下,过了没一会儿门铃响了,江里远开了门,然后拿了几个大大的快递后便开了门。

  江里远拿着美工刀快速的将快递拆开,他拿着里面的工具和几个螺丝便开始了自己的工人活。忙到一半,好家伙,小家伙的哭声又传了出来。

  “呜呜~啊!呜呜哇哇!”孩子的哭声又传了出来。

  江里远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如逃命一般的走向自己的卧室。

  果不其然,这小姑娘饿了,江里远抱着小家伙,然后将奶瓶里的奶热了热,便开始喂她了。

  “啊~这样一日如十年的生活什么时候结束。”江里远脑袋倚在沙发上,十分烦恼的眯着眼,但是他的手却还正在喂着自己怀中的小家伙。

  小家伙像是听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一样,奶都没有喝,直接咯咯咯的笑了起来。

  江里远一看到这,立马就更不高兴:“笑什么笑啊,就是因为你啊。”

  小家伙一听就不高兴了,转头就哭了,才不管江里远。

  “啊呜呜呜。”转头就哭,不愧是四脚吞金兽。真厉害!

  “哎呀!你怎么又哭了!不要哭了,我给你道歉好不好,是爸爸说错话了好不好,我错了!我错了!对不起,我家的小公主生气了,对不起对不起啊!”

  这一听,小家伙立马便没有在哭了,仿佛刚才哭的那个婴儿是假的一样。立马止住了,继续咬着奶瓶。

  江里远任命似的看着她,口水巾上的奶渍一下子又更多了,刚才哭的时候,吐出来的奶全都掉在奶渍上了。

  如果不是看在小家伙是婴儿的份上,江里远想让她干脆舔口水巾算了。实在不是因为江里远抠,而是因为奶贵啊!!

  江里远十分的心疼的看向自己的钱包。

  过了没一会儿,小家伙儿也不喝奶了,转身玩着江里远的袖子上的纽扣。

  江里远把她的奶瓶洗干净后,然后转身将小家伙的口水巾取下,换成了一个小黄鸭的口水巾。

  刚才小家伙使用过的口水巾,已经脏的成样子,原先的口水巾的图案是一个红色的草莓,结果现在已经看不出那是一个草莓图案。

  小家伙现在正在沙发上啃着自己白白嫩嫩的脚。

  江里远认命的洗着口水巾,洗完了口水巾之后,又将买的婴儿床组装好。

  过了没一会儿,江里远十分小心翼翼的将小家伙抱在婴儿床上。

  江里远想着,要是这个婴儿床小家伙刚刚坐上去就塌了的话,他要去跟那个商家来一场生死大对决。

  结果,小家伙坐上去,安安稳稳,完全没有一点晃动,这让江里远松了一口气。

  小家伙总是一副什么都不关她的事一样,总是漫不经心的干着自己的事,例如她现在正在啃自己的jiojio老专注了。

  江里远看着她,小家伙看都不看他一眼,把江里远晾在一旁,管都不管他。

  过了没一会儿,门外的敲门声又响起来了。

  江里远穿着人字拖去开门,果然是韩喻。

  “哈罗!兄弟。”

  “说吧,找我干什么?”

  “没什么啦!就是来看看你的女儿啦!!”

  “带东西没?”

  “什么东西啊?”

  “上别人家你竟然什么都不带!”

  “哦!你是说礼物啊!带了带了,不过你如今竟然穷到了向自己的好兄弟要礼物的穷度。”

  “你不知道啊!小家伙的奶钱可不便宜啊!又得吃最好的,不能委屈她,住吧,也要住最好的。穿嘛,自然也是要穿最好的,不能输在起跑线嘛。但是啊,我本来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这样以开销,她是吃好了,但是我没有啊。”

  “兄弟,原来你这么惨,太惨了,明天我来帮你一起照顾她。”

  “真的吗?感谢感谢,实在是我的好兄弟,谢谢啊。”

  江里远就这样套到了一个二傻子。

  江里远:好了,现在小家伙的开销,终于有人分担一半啦!我这好兄弟,傻的有点可以啊。

  现在的韩喻十分的高兴,非常的高兴,高兴的已经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韩喻:太好了!我终于能够天天见到我干闺女了!!干闺女实在是太可爱啦!不过,江里远这样的人终于肯放心把我干闺女给我看看,给我照顾了?不太像他的作风啊,不管了,照顾我干闺女的事情最重要。

  这两个人真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韩喻这家伙一生仿佛和孩子有仇似的,自己家的侄子是熊孩子,外甥女也是,家里面就没有一个是乖孩子。

  偶然遇到了一个乖的、年龄小的,便喜欢伸出手来逗弄这群小孩。但是,这样未免显得有些变态。所以韩喻经常被当做变态来对待。

  妇女们给他的称呼叫做“爱哭鬼的源头”意思就是,假如离韩喻家不远的小孩子哭了,那么绝逼是韩喻干的。

  孩子们给他的称呼就是“手贱略微贱的大哥哥”当每一个孩子哭泣时,韩喻的手从来不是无辜的。

  韩喻现在有了干闺女十分的骄傲,就像自己有了闺女一样。

  走在街上或许会到处炫耀,当然这是奠定在江里远死了的情况下。不然,江里远会打死他的。

  此时的韩喻,十分高兴的逗弄着婴儿床的小家伙,当然小家伙可能也渐渐习惯了这家伙的骚扰。便自己一个人躺在婴儿床上睡觉。

  江里远看韩喻吵到了自家女儿睡觉了,顿时把韩喻的手甩开。

  韩喻顿时不爽,然后就跟个变态一样,趴下在小家伙的婴儿床旁边窥探,像个傻子似的。

  江里远懵了,这家伙看不出来自己是在坑他的吗?关键是那一脸高兴的表情是怎么回事?该不会脑子进水了吧。

  江里远试探的问:“你很高兴吗?”

  韩喻十分理所当然的样子灰常高兴的说:“废话!伺候自己的干闺女谁不开心啊!这么一个软软白白的干闺女,谁不喜欢啊!”

  嗯,看来他脑子确实是进水了。江里远十分肯定。

  这家伙观察自家闺女的样子真的简直十分的变态,关键是,还会傻傻的笑。

  小家伙翻了一个身,转身便看到了韩喻蹲在婴儿床旁边对着自己傻傻的笑,奇怪的是可能是因为睡觉时心情好,也对着韩喻嘿嘿的笑。

  韩喻顿时感觉自己快死了,平时不招孩子待见的他,他的干闺女竟然不讨厌他,韩喻简直高兴到飞起。

  江里远十分的疑惑,这还是自己心情脾气都很差的闺女吗?谁来告诉他,刚刚那一切的情景都是幻觉。因为这不像自家闺女会做出来的事情。自家的闺女应该哭一声才对。

  韩喻顿时一脸得意的看向江里远,江里远才不管他,反正毕竟是自己的女儿,还是跟自己姓的,这样一自我安慰,顿时感觉自己的血有又回来。刚刚的心脏病,顿时被治好了。

  江里远抱着小家伙,给小家伙换了一个尿不湿。

  韩喻顿时开始怀疑这个给小家伙换尿不湿的还是不是他的兄弟,不,绝对不是,自己的兄弟,从来不会这么有责任心。

  但是,转头一想,还是挺想他的作风,表面上看起来没有责任心,实则才是最有责任心的那个人啊。毕竟这种收养孩子的事情,可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干出了。

  顿时感觉自己兄弟的身上发出了母性的光芒。

  顿时感觉自己的兄弟好伟大怎么破!

  江里远才不管自己旁边的傻子想什么,专心的给小家伙换着尿布。

  小家伙一动不动,十分安静,才不管什么。

  果然婴儿是个里面,九个都喜欢睡觉。当然,长大了这种习惯十分的容易流传。

  江里远给小家伙换了尿不湿,抱着她。

  “嘿!兄弟,把我干闺女给我抱抱!”

  江里远十分不正常的将手中的团子报给了韩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