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天道破绽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结拜

天道破绽 找个名字难啊 2789 2022.01.15 10:53

  斯是陋室,惟吾德馨,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咳咳,思路跑题了,没法,这也不能怪徐卜林。毕竟,用刘禹锡的《陋室铭》来描述此处,再恰当不过了。而此处,就是申鹤和二子的“家”。

  徐卜林收回思绪,不在留意破屋,对着旁边的申鹤问道:“二子什么时候回来啊?”

  “快了,快了,马上就回来了。”,申鹤回道。

  二人为何在此处?二子又去干什么了?

  原来之前,当徐卜林表示愿意加入后,申鹤立刻欢迎。他安排二子去弄些吃的,自己则带着徐卜林先回‘家’。

  当然,也没等多少时间,就在徐卜林问话后不久,二子就回来了,他掀开衣服,露出了藏着的东西,而东西也不简单,其中甚至包括一只烧鸡,一壶酒。

  徐卜林是蛮震惊的,毕竟自己在山村十年,也没吃过几次鸡肉。而且还有酒,不仅稀有,还因为年龄所致,大人不让他喝酒。

  总之,考虑到这些,徐卜林不由心想:这两个人还是蛮有本事的,这么一小会,二子一个人都能弄到吃的喝的,神仙能不能找到另说,自己接下来的日子也会好过点。

  就这样,三人吃着喝着。半途,申鹤率先开口: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大家今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来干杯!”

  “好,干杯!”

  二子率先响应,徐卜林也举起杯子,三人碰了一杯。

  “嗯,很好,小兄弟,你也介绍下自己吧。”

  “嗯?好,我叫徐卜林,双人徐,卜卦的卜,树林的林,老家是冯磨村的,村子不久前遭遇灾祸,所有人都死了,就剩我一个。我,我来东石城,就是想找仙人”,徐卜林略显结巴的介绍。

  本来前边还好,可听到到仙人,二子绷不住笑了,这让徐卜林很是恼怒,开口道:“笑什么笑,不是说好的,以后要帮我留意仙人的么?”

  看着徐卜林有些上头,申鹤开口回护:“二子,别笑了,我们是要好好帮助三弟。”

  看着二子满不在乎的神情,徐卜林为了让他上心,决定说出自己的秘密,开口道:“我可告诉你,仙人真的是存在的,我亲眼见过!”

  “亲眼见过?”,二子有些怀疑。

  “是真的,就在我们村,有一个仙人,‘嗖嗖’的飞快移动,甚至后来,还有一把硕大的飞剑...”,徐卜林兴高采烈地描述自己那天的见闻。

  可就算这样,二子还是嗤之以鼻,认为徐卜林把梦境当做了现实,没等他出言讥讽,申鹤率先开口:“三弟,你放心,我和二子一定会帮你找到神仙的。”

  这话说完后,徐卜林很是满意,可突然意识到问题,开口问:“不对,谁是三弟?”

  “嗯?卜林你不喜欢这么叫你吗?”

  “不是,这不是关键,你为什么叫我三弟?”,徐卜林又指着二子说:“那他岂不是成了我二哥?”

  “那你多少岁?”,二子问道。

  “我,我二,唉?我介绍过自己了,你们不也应该介绍介绍自己?”,徐卜林差点脱口,说出自己的真实年龄,粗略来算,他也有二十好几了,不过他及时刹车,反问道。

  “我们不是告诉过你我们是谁了么?”,申鹤说道。

  “那算什么,就个名字,必须详细点,嗯,就像我那样,出身,还有抱负。”

  “那好吧,那我先说。我叫申鹤,申辩的申,仙鹤的鹤,家里以前是做生意的,家父生意失败,自杀了,我就成孤儿了。抱负吗,找到一群兄弟,以后向家父一样。好了,二子,你也说说”

  “嗯,我叫毛二龙,排行老二,家里是种地的。荒年,我爹,我娘还有我大哥都饿死了,地也被地主收回了,还好遇到了申大哥,我才活了下来。我的抱负,我的抱负就是帮助申大哥,实现抱负。”

  三人都叙述了悲惨的身世,虽然谁也没有表露伤感,还在大口吃鸡,大碗喝酒,可气氛明显降了下来。

  还是申鹤再次开口:“都忘了,还要说年龄,我今年十四了,你们呢?”

  二子紧接着道:“我今年十三”

  徐卜林也回答:“好吧,我前几天刚刚过完十一岁生日”

  “什么,我还以为你起码已经十二了呢。”,申鹤诧异的问道。

  “这有什么,我也以为你十六呢,至于他,他竟然十三了!”,徐卜林回道。

  “什么意思?”,二子不悦道。

  为了避免再次纷争,徐卜林也回道:“你看,我和申大哥都显老,你显年轻多好。”

  “呃,哈哈哈”,申鹤率先笑了起来,二人也都跟着笑了起来。

  三人的关系经过吃喝,嬉戏打闹,关系亲近了不少,徐卜林笑着笑着,突发奇想,开口道:“不如这样,我们结拜吧!”

  “结拜?”,申鹤问道。

  “结拜,就是结为异性兄弟,大家反正之后要一起闯。还有,你叫我三弟,也能明证言顺不是?”,徐卜林说道。

  “嗯。也好,那我们结拜吧,怎么做?”,申鹤问。

  然后。在徐卜林的指挥下,三人收拾出一张破桌作为香案,将还没吃完的鸡肉,没喝完的酒,放在上面,充作贡品,然后一起跪在桌子前边。

  徐卜林率先开口:“关二爷在上,我兄弟三人,今日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嗯,没有但求。”

  徐卜林一口气说完,发现旁边的二人都看着自己,解释道:“同年同月死,那我也太亏了,你们都比我大。”

  可这并不是二人疑惑的地方,二人互望一眼,同时开口问道:“关二爷是谁?”

  “关二爷,关二爷,就是,就是我的一位恩人。”,徐卜林霎时也有点蒙,这异世界没有关二爷也很合理,只能含糊解释道。

  “恩人?”,申鹤疑惑。

  “嗯,以后再说了,还是结拜要紧,你们一般喜欢拜谁?”,徐卜林没有解释,将话题拉回来。

  “不拜谁,就拜天道”,二子说道

  嗯?这到是神奇,不去深想,徐卜林立马说道:“那就拜天道,天道在上,我兄弟三人,今日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唉。你们也说啊!”

  申鹤和二子也不再耽搁,同时开口:“天道在上,我兄弟三人,今日结为异性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生死相依,不离不弃。”

  “好了好了,我们继续吃喝。”

  结拜完成后,三人拿下烧鸡,酒壶,继续吃喝,期间嬉戏打闹,乱吹一气,直至劳累睡去。

  第二天,徐卜林还在昏睡,就被拍醒,耳边传来了二子的声音:“起来了,三弟,我们该去干活了。”

  “干活,干什么活?”,徐卜林带着迷糊问道。

  “就是赚钱啊,不赚钱我们那什么吃喝?”

  “嗯,你昨天不是轻轻松松就弄到了烧鸡和酒么?”,徐卜林拍了拍迷糊的脑袋。

  “哪里轻松了?花了不少钱呢”,二子不经意的回答

  这回答让徐卜林清醒过来,“嗯?用钱买的?你们不是没钱了么?”

  “这个...”,二子吞吞吐吐。

  可是,徐卜林明白了,问道:“那是是我的钱?你们,你们骗我!”

  “哈,三弟,什么你们你们的,现在都结拜了,该是我们了”,刚从屋后走回来的申鹤接话道。

  “我的钱啊,我”,徐卜林大怒。

  “钱现在是真没有了,昨天全都花完了,东西你也吃了不少,今天要是还想吃,那快起来,我们去赚钱了”,二子回过神来,破罐子破摔道。

  “我去”,徐卜林恼怒归恼怒,不过还是认清了现实,叹道:“好吧,怎么赚钱?”

  嗯,我们赚钱有四种,“偷蒙拐骗,。你想选哪个?”,申鹤问道。

  “嗯?虽然我没报太大希望,可是靠偷蒙拐骗赚钱,也太缺德了吧”,徐卜林迟疑。

  “我们针对的都是富人,他们钱多的是!”,二子抢先回答。

  “嗯,那我,我算富人吗?”,徐卜林问道。

  这问题看着尴尬,但申鹤照样面不改色,说道:

  “算,你吃阳春面,还有钱加鸡蛋,一加就是俩。怎么看都是那家偷跑出来的富小孩。不过后来,证明你不是了么。”

  “我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