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2章 侠客行篇(二十七)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247 2019.11.22 07:42

  某间客栈,二楼。

   吃饭喝酒的客人来来往往,好不热闹。

   十几张酒桌旁坐满了人,人们边吃肉边喝酒,好不痛快。

   这时,一张靠着窗户的酒桌旁,传来阵阵低声议论。

   “哎,你们看,那小子的吃相好难看啊。”

   “是啊,穿的还那么奇怪,真是个怪人。”

   “但是跟他一起的那个女孩可真不错,长得真水灵。”

   “省省吧你,你看她穿的衣服那么奢华,准是贵族子弟,收起你那小心思吧。”

   “如果是贵族子弟,怎会来这种小客栈吃饭?”

   “谁知道呢,也许是来体验平民生活呗。”

   “啊哈哈哈哈。”

   酒桌上的众人哈哈一笑,收回目光继续喝酒。

   翠萝寒被他们的笑声吸引去了目光,眨了眨水灵的大眼睛:“神仙哥哥,他们好像很开心的样子哦。”

   “木嘛木嘛木嘛。”一阵吧唧嘴的声音传来。

   蓝朱觉坐在翠萝寒对面,左手端着一大碗饭,右手拿着筷子疯狂往嘴里扒拉,饭在嘴里堵着连话都说不清了:“喔似嘛,雾噎痕铠细啊!(哦是吗,我也很开心啊!)”

   说完,又低头大口大口扒拉饭。

   翠萝寒显然没听清蓝朱觉说的是什么,但依然点点头,心中却在想:“王府外面的人都这样吗,吃饭都能笑成这样,真是好玩。”

   想到这,她突然意识到,整间客栈里,所有人都边吃边笑。唯独自己拄着下巴,一小口饭一小口饭的吃。

   “哇哈哈哈哈哈哈哈!”

   翠萝寒突然捧腹大笑,声音响亮程度是旁人笑声的几十倍,简直震耳欲聋。

   “唔!”蓝朱觉被她突如其来的一嗓门子吓了一跳,一口饭菜噎住。

   整间客栈顿时鸦雀无声,所有人都停下手中的酒杯碗筷,齐刷刷地扭头望向这边。

   “咳咳咳!”蓝朱觉捂着脖子,拼命的咳嗽,最后狠狠的敲了几下胸脯才把饭咽下去。

   翠萝寒哈哈大笑几声后停下,小脑袋左摇右晃,发现所有人都在盯着自己看,俏脸顿时一红,趴在桌上向蓝朱觉低声问道:“神仙哥哥,他们都在看我哎。”

   蓝朱觉差点没被这口饭噎过去,没好气的说道:“你还说,你好端端的突然笑什么,吓本仙人一大跳。”

   “我看他们都笑啊,就我不笑多不好。”翠萝寒神神秘秘的低声说着悄悄话:“不笑岂不是显得咱们很异类?”

   听罢此言,蓝朱觉徒然瞪大眼睛,当场愣住,心想:“对啊,我TM怎么没想到?”

   想到这,蓝朱觉放下碗筷,清了清嗓子,放声大笑:“哇咔咔咔!咩哈哈哈!”

   翠萝寒见神仙哥哥也笑了,自己也跟着大笑:“啊哈哈哈哈!”

   两人就这么突兀地笑了起来,旁边的人一脸异样和震惊的看着他俩。

   “吗的,两个疯子......”

   “看那女孩长得这么好看,白瞎了,唉......”

   客栈内的人摇头叹息,各自继续吃起酒菜。

  ......

   几分钟前,客栈二楼包间内。

   一白衣人与一灰衣人隔一木桌,相对而坐。

   伴着徐徐清风,窗外飘进几片桃花,缓缓落在沾满茶水的桌上。

   白衣人目光从未直视过灰衣人,只是专心一致的泡茶,用最正宗的茶道来招待他。

   半晌过后,茶泡好了,白衣人将无色无味好似白水清澈的茶递给酒中仙。

  灰衣人粗布烂衣,抹了抹满是补丁的袖子,接过他递来的茶,轻抿一口。

  茶刚入口无太多感觉,只感如白水一样,但马上苦涩味便袭来,待苦过舌尖,却觉苦中一股清淡花香,涌入喉咙,透入心神。

   “如何?酒中仙,醉饮黄龙......”白衣人低头注视着茶壶,用壶盖轻撵着茶叶问道:“这茶可合你口味?”

   “嗯~好茶!不愧是茶中仙啊,果然好品味!”醉饮黄龙不由赞叹道,自己号称酒中仙,尝遍酒中乾坤,但此茶之苦中带香,却是少见。

   “怎么个好法?”茶中仙紧接着问道。

   “入口之苦,过喉之香,透人心神,唇齿留芳。”说着,醉饮黄龙又抿了几口:“此苦名为百姓苦,此香乃是侠骨香。”

   “哦?”茶中仙颇为意外的挑了挑眉,目光从茶壶转移到面前这满身酒气的人身上:“何为百姓苦?何为侠骨香?”

  “茶刚入口,若水无味,好比刚降生之孩童纯真无邪,但待无味过后,苦涩便袭来,苦味非是刚入口茶之苦,而是齿间余茶之苦”说着,醉饮黄龙又抿了一口,回味般说道。

  “其苦驻于唇舌,绕口不绝,好比成年后,尝尽人世苦涩,喜怒哀乐,世态炎凉,又有生离死别之味,似断骨拔髓之痛,此为百姓苦。”

  “但苦涩过舌,流入喉中,却又传来一阵淡雅清香,如身处桃园,绿水流处,尽是花香,香之浓厚,更是盖过原先苦涩,唇齿留芳,透人心神”酒中仙说罢一饮而尽。

  “好比人生虽是苦短,却能在苦短中找出美感,虽是历尽世态炎凉,却能在炎凉中种下一株桃树,供后人乘凉传唱,此乃侠骨香。”

   “嗯。”茶中仙微微一笑,双眼中露出些许赞叹欣赏的目光:“吾原以为,你一市井野夫,四处乞讨只为钱财,尽喝些劣酒俗液,不值一哂,今天一见,却非是如此,你,与那些痴愚俗人不太一样。”

  “唉,别这么抬举我,我本就是市井野夫,粗俗乞丐,的确如此,师尊他老人家当初收留我,提拔我为蓬莱八仙之一,也是看我可怜而已。”酒中仙说着把挂在腰间的酒葫芦摘下来,倒了满满一茶杯的酒,笑咧咧的递给茶中仙。

  “来,你尝尝我这酒。”

  茶中仙本是滴酒不沾,但今日兴起,喝口也无妨。

  正当他伸出手要接过杯子时,门外却传来一阵清脆的女声大笑。

  “嗯?”茶中仙的手僵在半空,微微一皱眉。

  他这人喜好清净,若不是为了师尊派发的任务,他也不会来这市井客栈。因此他特意找了间靠窗的上好包房,为的就是能在嘈杂中寻个清净。

  门外的人虽然多话碎嘴,但也不至于如此大呼小叫,否则他早出去制止了。

  醉饮黄龙深知茶中仙性情,他吃饭做事时,最讨厌听见别人大呼小叫,如若听见了,便会兴致全无。

  想到这,醉饮黄龙粗犷一笑:“哎呀,别管他们了,喝酒喝酒,师尊不是要你在这看着情况吗,难道你想为了几个大呼小叫的人暴露自己?”

  “嗯,好吧。”茶中仙心想着任务,叹了口气微微摇头,再次伸出手要接过杯子。

  谁知此时,外面又突然响起大笑,而且还是一男一女两道声音。

  “哇咔咔咔!咩哈哈哈!”

   “啊哈哈哈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