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71章 孤岛求生篇(八)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042 2019.10.08 14:46

  正当忘爱哥三人一脸迷茫,以为弄丢了蓝朱觉时。

  另一边,森林内。

  鸟叫声在树林中此起彼伏。

  虫子们从花蕊中飞出落在树干。

  无数高耸的树木矗立着,巨大的树冠挡住阳光,只有些许阳光透过树叶和枝干的缝隙钻下,零碎的落在地面。

  地面上,无数落叶和野草交纵错杂,将土地和岩石掩盖半分。

  咩,咩。

  一大一小两只山羊一边叫着,一边踏过树叶,走到一颗大树下低头啃食着野草。

  大山羊的白毛已经有些许暗淡,而小山羊一身白毛净白无暇,一点尘埃没有。那小山羊很听话,大山羊去哪里,它就跟着去哪里。看样子,那大山羊应该是它的母亲,或父亲。

  两只山羊兴奋地嚼着嘴里的草,丝毫没察觉到草丛中躲藏的白色身影。

  那白色身影就是飞雪玉花,此刻她蹲下身子藏在离山羊不到十米的草丛中,冰冷的双眼透过草的缝隙紧盯山羊,手中握着一把匕首。

  她的饥饿值也和其他人一样,眼看着就要见底了。如果饥饿值归零,就会开始扣除生命值,直至死亡。

  饥饿感随着空腹的蠕动愈加强烈,飞雪玉花悄悄伸出脚,在草丛中行进,向两只山羊逐渐靠拢。

  这一丝饥饿值,还允许她发动一次攻击,如果失手,剩下的饥饿值就要尽量保留,用来维持生命值。

  绝不能失手!

  想到这,飞雪玉花眼中的杀意更浓。

  正要迈出另一只脚时,突然旁边草丛一阵剧烈蠕动。

  窸窸窣窣。

  声响惊动了山羊,两只山羊一前一后狂奔逃走。

  飞雪玉花愣愣地看着山羊逃走,而自己已经没有足够的饥饿值去追赶了。

  躲在旁边草丛中的家伙似乎知道自己干了错事,急忙停止动作,草丛也不在蠕动,响声消失。

  可惜太晚了,山羊已经逃走了。

  飞雪玉花黛眉微皱,缓缓站起身,从草丛中冒出上半身,用冰冷毫无感情的声音说道:“别藏了,出来吧,猎物已经跑了。”

  一股风吹过树林,树叶和草丛为之摆动,现场一片寂静。

  飞雪玉花的眼神逐渐冰冷。

  就在这时,只听那草丛中传出青蛙叫声:“呱,呱。”

  飞雪玉花眼眸微深,直盯着草丛,一言不发。

  似乎是察觉到气氛愈加尴尬,一道黑色身影从草丛中飞扑而出,摔在地面,溅起一阵灰尘和落叶。

  那人正是蓝朱觉。

  “嘿嘿,小青蛙,这次看你往哪跑。”蓝朱觉装模作样地趴在地上,双手扣住地面,缓缓挪开,戏精上身般摆出目瞪口呆的样子:“啊?青蛙呢,我刚才明明抓到了,可恶,让它给跑了吗,哼,别让我再看见你。”

  说着,双手拄地站起身,拍掉黑风衣上粘的灰尘和落叶,然后假装不自觉地往飞雪玉花这边一转。

  “嗯?飞雪小妹,你也在这,这么巧?”蓝朱觉故作惊讶地瞪大眼睛:“我在这抓青蛙呢,哈哈,可惜没抓到,你在这干吗呢?”

  “根本没有青蛙。”飞雪玉花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拙劣的演技,毫不留情戳穿他的谎言直奔主题:“你在跟踪我,为什么?”

  蓝朱觉一愣,身体顿时一僵,一滴汗从额头浮现:“哪,哪有,飞雪小妹你在说神马,我怎么听不懂。”

  他心里暗自怨恨自己:混蛋,学什么不好学青蛙,明明学青蛙叫是你的弱项,下次学个别的动物叫,比如屎壳郎!

  飞雪玉花哪里知道蓝朱觉在想什么,她冷冷地注视着后者不断躲闪的眼睛,一言不发,眸光更深。

  意识到不妙,蓝朱觉急忙僵硬地转移话题,抬头望向天空:“哎呀,今天的天气真好啊。”

  飞雪玉花冷冷地看着蓝朱觉,一言不发,现场气氛尴尬到极点。

  正在蓝朱觉挠头想其他话题时,飞雪玉花突然扭过头,转身离开。

  “哎,等一下,你去哪。”蓝朱觉见她要走,急忙张口。

  “回去,我已经没有多余的饥饿值了,在这也是浪费时间。”飞雪玉花收回匕首,顺着来时的路折回,看也不看蓝朱觉:“还有,别再跟着我。”

  说着,自己一个人缓缓走入树林,身影消失。

  “切,真是个冰块。”蓝朱觉望着飞雪玉花的背影,眼眸微咪手托下巴,手指在脸颊上轻轻敲打,脑海中不断思索:“这个妹子,为什么和我个人空间里的管家那么像呢?”

  蓝朱觉的确跟踪了飞雪玉花,但不要误会,他并不是变态,跟踪她并不是出于什么猥琐下流的想法,而是因为她的长相实在是和蓝朱觉个人空间中的系统管家太像了。而且看到她后,蓝朱觉就有种莫名的既视感,总感觉勾起了脑海中的什么记忆一样。

  这种感觉让蓝朱觉坐立不安。、

  就好像她身上有什么魔力一样。

  无奈这才出此下策,想偷偷跟着飞雪玉花,看看她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

  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一个不小心就被发现了。

  蓝朱觉伸着脖子望了望,飞雪玉花似乎走远了。

  耳朵微动,接收到了远处的声音。

  咩。

  身后远处传来羊叫声。

  蓝朱觉眼眸一动,转身望向身后。

  目光穿过层层叠叠的树枝,一大一小两只山羊在百米开外啃食着青草。

  蓝朱觉双眼一咪,一种名为怨念的情绪逐渐扩散,喃喃自语道:“好哇,都怪你俩暴露了我的行踪,就先拿你俩开涮。”

  说着迈开脚步,向山羊的方向走去。

  视角回到沙滩这边。

  忘爱哥三人在沙滩上找了个遍,也没找到蓝朱觉的踪迹。

  三人重新围在椰子树下,苦苦思索摘椰子的方法。

  “混蛋,没事闲的长这么高干嘛?”好名的饥饿值眼看就要见底了,冲动之下抱住椰子树疯狂摇晃。

  椰子树的树干虽然不太粗,被好名摇晃的东倒西歪,树冠上的椰子都没成熟,梗都是青的,因此怎么摇都掉不下来。

  不过,凡事都有意外。

  树冠上,一颗椰子的梗貌似被什么鸟咬了一口,本来就有个缺口摇摇欲坠,被好名这么一摇晃当场断裂。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