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2章 侠客行篇(三十七)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054 2019.11.24 09:50

  “大惊小怪。”金妈妈快步走到门口,伸长了脖子向外看。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

  只见院子中,池塘的水竟然反重力地漂浮在空中!夕阳的光芒射入水中折射出来,宛如无数浮空的七彩水晶。

  各种金鱼在半空中来回浮游,一会从这片水中游出,穿过空气,又游入另一片水中。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愣住。

  此情此景,宛若仙境。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立于曲桥上的蓝朱觉。

  此刻他双臂高举,【大无相功】磅礴的内力如同一只无形的大手,将曲桥上所有锦衣卫压得喘不过气来。

  在这股内力的作用下,池塘里的水和鱼儿反重力的浮空,飘在蓝朱觉头顶。

  蓝朱觉双手成爪状,两臂交错反手一扣,同时大喝一声。

  “万鱼归宗!”

  如同接到命令一般,漂浮在半空的水以惊涛骇浪之势席卷而来,向曲桥上众锦衣卫轰然夹击。

  在【大无相功】内力的作用下,水浪中的无数金鱼如同一只只粗壮的手掌,拍在了众锦衣卫脸上。

  “唔!”

  被鱼拍中的锦衣卫们只发出一声痛呼,就被巨力从桥上拍飞,在空中三百六十度旋转过后落入池塘中。

  而后,漂浮在空中的水和鱼轰然下坠,落回干涸的池塘中,眨眼间复归平静。

  并且从始至终,没有一滴水落到蓝朱觉这边。

  “哇!神仙哥哥好厉害!”站在蓝朱觉屁股后的翠萝寒一边拍着小手,一边原地蹦跶。

  柳清风和醉饮黄龙惊讶的站在一旁,目光始终不离蓝朱觉。

  银章神捕花君侯见到这一幕,握刀的手微微颤抖:“你到底是什么人?这股恐怖的内力......难不成是传说中失传已久的大无相功?”

  蓝朱觉收回内力,双手背在后方,摆出了一个极为装哔的姿势,故作淡然道:“正是。”

  一句正是,惹得挤在门口旁观的人群一阵骚乱。

  “什么?那小子用的是大无相功?”

  “大无相功的秘籍,不是在二十年前少林大火中被烧成灰了吗?”

  “难不成是二十年前大无相功没被烧毁时,他所修炼的?”

  “不可能,你看他长得不过二十出头,难道他还能刚从娘胎里蹦出来就去练功?”

  “而且当初修炼大无相功的那些老妖怪们,都已经被殇天魔君,君义绝给杀光了,尸体都被丢在皇城门口了,哪来的漏网之鱼?”

  “嘘,可别乱说了,据说当初少林大火,就是因为当时的大主持帮助烟雨郎君白玉京,封藏了大无相功,招来了殇天魔君君义绝导致的。”

  围观人群议论不休,而站在曲桥上,孤军一人的花君侯现在也挂不住面了。

  “混账,既然他有如此实力,那刚才为何要跑?难道就是为了羞辱自己而已?”

  “可恶!”花君侯想到这,气的咬牙切齿,怒发冲冠间挥动银刀:“你身怀大无相功又如何,本神捕也不是吃软饭的!”

  就在他即将动手之际,上方突然传来一道男声。

  “且慢!”

  花君侯闻声抬头望去:“谁?”

  “醒时摘花折柳,梦中八表神游。此生明月寄孤舟,一醉何求。愁,愁,堪得几家风流。阅千秋。”

  随着清朗诗号,一名身披浴服的长发男子翩然从天而降,直落在曲桥中央。

  吧嗒。

  木屐落地,发出清脆的响声。

  花君侯定睛一看,只见这男子衣着甚是暴露,竟然只简单披了一件浴服就出来了。

  “你这个暴露狂是何人?”花君侯冷眉一挑,银刀直指浴服男子。

  话音刚落,他突然注意到这暴露狂的眼角下,有一颗粉色的桃花形泪痣,顿时一愣。

  “你...你是桃花仙人公子风流?”花君侯张大了嘴巴。

  “正是在下。”公子风流将散落的长发抛到脑后,微笑着点点头。

  “呃,非常抱歉,是我眼拙,刚才竟然没认出来您来。”花君侯竟一改目中无人的态度,微微欠身鞠躬。

  公子风流指了指身后的几人:“这几位是我的朋友,其中两人你仔细看看,也许认识。”

  说着,让开身形。

  花君侯一听那几人是公子风流的朋友,便将银刀收入刀鞘,定眼一瞧。

  因为刚才追出来的时候比较急躁,且外面夕阳光正好晃他的眼睛,所以刚才他根本没仔细看对手的脸长什么样。

  目光在醉饮黄龙和柳清风脸上停驻了几秒,花君侯徒然瞪大眼睛。

  “是......酒中仙醉饮黄龙,和清风公子柳清风?”花君侯看清了两人面孔,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抱拳鞠躬致歉:“是我眼拙,刚才竟没认出两位,还请海涵。”

  “无碍,日后莫要如此冲动急躁便好。”柳清风脸上看不出一丝不悦。

  “是。”花君侯点点头,口中支支吾吾说道:“那个...我记得今日是柳公子与安宁大公主大喜之日,不知您来怡春院是作何事?”

  “我来与公子风流碰面,商讨些重要之事。”柳清风打开纸扇。

  “比与大公主的婚礼还重要?”花君侯的问题接踵而至。

  “嘶,你的问题好多啊。”醉饮黄龙有些不耐烦的吼道。

  “黄龙兄,无碍。”柳清风伸手拦住醉饮黄龙,随后回答道:“同样重要。”

  “好吧。”花君侯缓缓直起腰。

  “喂,你还没向我道歉呢。”蓝朱觉叉着腰站在桥上,瞪着死鱼眼紧盯花君侯:“我不过是想替那妹子喝杯酒而已,你就拔刀砍人,这事咱俩还没说道说道呢。”

  “你......”花君侯刚想发作,目光瞥了眼在场的三名高手,又想起这黑衣青年身怀大无相功,只好挤出一丝笑脸:“朋友说的是,刚才我喝的有点多,酒意正盛,有些神志不清,还请朋友海涵。”

  “嗯。”蓝朱觉抱起膀,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就在这时,池塘水面突然一阵波澜。

  “呜哇!”

  几名身穿黑红飞鱼服的锦衣卫从水下浮了上来。

  “切,一群丢人的家伙,赶紧上来,别让人看笑话。”花君侯压低了声音对他们说道。

  锦衣卫们连声答应,双手扑腾着往岸边游。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