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8章 侠客行篇(四十三)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051 2019.11.25 15:12

  玩家们正准备动身时,一脸茫然睡眼朦胧的翠萝寒揉了揉眼睛。

  “神仙哥哥?”

  “呼......”

  回答翠萝寒的是呼噜声。

  此时,透明桥几人也注意到了躺在地上毫无形象可言的蓝朱觉。

  他居然还没醒?

  透明桥无奈扶额,蹲下去一边推搡一边说:“蓝朱觉,醒一醒。”

  “哎呀别闹。”蓝朱觉挥手将透明桥的胳膊打走。

  “谁跟你闹了啊。”透明桥一脸黑线。

  “让我来。”闻臭笑嘻嘻地走到蓝朱觉旁边,蹲下身趴在他耳边大喊:“哎呀妈呀!!!”

  “哎呀妈呀!!!”蓝朱觉徒然睁开双眼,四肢胡乱的扑腾。

  扑腾了几秒,蓝朱觉坐起身,左瞧瞧右看看,一脸茫然的挠挠头:“咋啦?”

  “任务事件触发了,还咋了。”闻臭掐着腰站在旁边:“你说咋啦,亏你能睡得跟头死猪一样。”

  “嘻嘻。”翠萝寒见到这一幕,不禁捂嘴偷笑:“神仙哥哥真好玩。”

  ......

  几分钟后,花姬专属房间门口。

  银章神捕花君侯跨过门槛,从屋里走出。

  金妈妈和几名婢女站在门外,见到他出来了,急忙围上去追问。

  “银章大捕爷啊,花姬到底是怎么死的,您查出来没?”金妈妈洗去了胭脂的脸上尽显肥肉。

  “她是被人用利器割喉而死。”花君侯背着手,如实说道。

  “她是在床上休息时被人从正面杀害的,看她的死相,充满了惊慌、疑惑与不敢置信,因此我推断,凶手必定是她熟悉的人。”

  花君侯话说到一半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而依据脖子上的伤口,凶手刀法定然很快,这怡春院内,有没有什么刀法不错的人?”

  “她熟悉的人?刀法不错?”金妈妈皱着眉头想了半天,扭头将目光落到一旁哭哭啼啼的锦绣身上。

  “嗯?”花君侯注意到金妈妈的神色,也将目光落到锦绣身上。

  只见她蓬头垢面,一边哭一边用袖口擦着眼泪,旁边的鸳鸯和碧玉一直在安慰她。

  “那个婢女,你叫什么名字?”花君侯盯着锦绣问道。

  “回捕爷,奴婢名唤锦绣。”锦绣微微欠身行礼。

  “嗯,锦绣,你老实说,花姬是不是你杀得?”花君侯故意凶巴巴地呵斥,以此来试探她的反应。

  “啊?捕爷难不成是怀疑我?”锦绣闻言露出委屈的神色,泪水从眼眶中滚滚而下:“锦绣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我刚才拿着拖布回来,准备拖地,谁知道一进门就看到了小姐的尸体,呜呜呜......”

  说罢,她哭得更伤心了。

  “是啊,银章大捕爷,锦绣她人很好的,不可能做出这种事。”鸳鸯和碧玉急忙替好姐妹辩护。

  “嗯...看她的反应,和下意识的动作,不像是心中有鬼的样子。”花君侯眸光微深,心中暗自想道。

  “哦?是吗?我怎么听说,花姬最近脾气不好总虐待你啊?你是不是心中生了怨气,想要报复她吧。”金妈妈眼中充斥着怒火,狠狠的瞪着锦绣:“而且符合熟人和刀法好这两点的,也就只有你了,你不是曾经在酒馆后厨学过做菜吗?”

  “金妈妈,你可不能错怪我啊,我是冤枉的!”锦绣闻言扑通一声跪下,拽着金妈妈的裤脚哭喊:“虽然花姬小姐最近脾气不好,的确总虐待我,但是我和她以前一直形同姐妹,我是不可能下此毒手的!”

  擦掉脸颊上的眼泪,锦绣继续说道:“而且我学做菜是很早以前,小时候的事了,那时候练的刀功连切菜都切不好,怎么可能像捕爷说的那样,刀法很好。”

  “还狡辩,我看你就是心怀怨恨报复花姬,你这小丫头怎么这么狠毒,四大头牌少了一个你怎么赔我?把你的命赔给我都不够!”金妈妈显然是被愤怒和悲伤冲昏了头脑,不由分说就要按住锦绣。

  “住手!”花君侯见状大声怒喝:“本神捕在此,自有办法破案,轮得到你妄下定论?”

  金妈妈闻言急忙收手,挤出笑脸点点头:“是,是我冲动了,对不起,银章大捕爷。”

  “不过,话说回来。”花君侯向锦绣迈了几步,从袖中掏出镣铐:“你依然是案发现场第一人,也是目前最有嫌疑的人,不管怎么说,先把你押回去,其他的再做定论。”

  见好说歹说,到最后还是要抓自己,锦绣不由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哭起来,嘴里反复喊着自己不是凶手。

  鸳鸯和碧玉想要替锦绣说话,被花君侯一个眼神瞪了回去。

  “哭什么哭,又不是直接定罪判刑,只是将你作为嫌犯关押起来罢了,有什么好哭得。”花君侯被她哭喊的不耐烦了。

  “什么只是关押起来,我知道,进去之后无非是严刑拷打。”锦绣一边哭一边说道。

  “你在说什么鬼话?”花君侯闻言勃然大怒:“那种事,自从安宁王扶持当今圣上登基后,就已经根除了,现在进牢房,没有人会打你!”

  说着,花君侯一把抓住锦绣手腕,强行将镣铐扣到她手上。

  看到这一幕,站在一旁的金妈妈露出一丝无法察觉的微笑。

  “且慢!”

  一道男声突然从旁边传来。

  “嗯?什么人?”花君侯闻言眉头一皱,扭头望向旁边。

  “我是名侦探,福尔摩觉!”蓝朱觉叉着腰走了过来,透明桥尘千雪几人跟在他身后,距离他十米开外。

  “你跑那么快干嘛?等等我们。”闻臭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小跑。

  “怎么又是你?你来干什么?”花君侯见是蓝朱觉,脸色顿时一变,如临大敌:“你身后那几个人是谁?”

  “他们是我朋友。”蓝朱觉快步走到花君侯身旁:“我是来破案的!”

  “破案?”花君侯目光瞥了眼他身后那几个人,确认他们手上没有武器后,缓缓站起身:“你以为你是谁,本神捕在这里轮得到你来破案?”

  “切,就你?”蓝朱觉发出不屑的声音,眼神轻蔑的上下打量花君侯:“你不行,还是交给本神探吧。”

  此言一出,花君侯顿时怒火中烧,额头上青筋跳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