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7章 侠客行篇(四十二)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068 2019.11.25 13:47

  锦绣愣住了,拿着擦脚布的手微微颤抖。

  “赶紧擦,然后找个拖布把地上的水拖掉。”花姬不耐烦地催促,声音也提高了几分。

  “是。”锦绣一狠心一闭眼,用擦脚布擦干了脸上的洗脚水。

  “呵呵,真是个贱人。”花姬露牙笑道:“赶紧去拿拖布来。”

  “是。”锦绣答应着,转身走出了房间。

  脚刚一迈出房门,委屈的泪水便忍不住滑落,垂头丧气的走了。

  鸳鸯和碧玉站在楼梯口,见到好姐妹被整成这个样子,眉头紧皱一脸无奈。

  不多时,锦绣便拿着拖布回来了。

  “小姐,我回来了。”锦绣叩着房门。

  过了好一会,屋内都一点声音没有。

  “小...小姐?”锦绣推门而出,赫见触目惊心的一幕。

  只见鲜血不断从床边淌下,而花姬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如花似玉的面容也因恐惧与惊慌扭曲,原本姣好的精致五官拧到一起,宛如地狱而来的恶鬼。

  “啊!!!!!”

  花姬房间中传出一声响彻楼层的尖叫。

  ......

  在此之前,雪姬专属房间中。

  雪姬坐在梳妆台前,目光注视着镜中的自己,缓缓将头上的鲜花和簪子抽出,一头青丝顿时如同瀑布般倾泻而下,披在肩膀。

  她的身后,柳清风坐在方桌旁,手中纸扇轻摇,端起茶杯品着热茶。

  “嗯,没想到这风月之地,竟还有如此好茶,真是让我吃惊。”柳清风吧唧吧唧嘴,回味无穷的说道。

  “哼,喜欢的话,你干脆留下来好喽,当个龟公也不错。”雪姬如碧玉般的眼眸,瞥了眼镜子中柳清风的倒影。

  “噗......”柳清风闻言一口茶水呛到,随即捂嘴一阵咳嗽:“咳咳咳,怎么你在这地方卧底几个月,还学来这么多噎人的词。”

  “你还好意思说,天底下哪有让自己妻子去青楼卧底的男人。”雪姬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

  “好啦好啦,翠萝暖,翠大公主,你也知道,我最信得过的也只有你了,其他人根本无法胜任这个位置。”柳清风知道这是她在以另一种方式向自己诉苦,于是露出一丝和煦的微笑,轻声安慰道。

  “今晚,就是收网之时,明天你就可以不用再卧底了。”

  原来,这怡春院四大头牌,风花雪月四姬中的雪姬,是安宁王大公主翠萝暖乔装打扮的。

  “哦?这么快?”翠萝暖意外的轻挑黛眉,从梳妆台上拿下一只木梳子梳理着头发:“我说你怎么敢亲自来此,还以真面目示人。”

  “嗯,既然鱼即将被收,那也没有再伪装的必要了。”

  “那雁留声和翠儿呢?你把他俩易容成你我的模样,真的仅仅是为了假装成亲,以引出黑刀帮四大长老吗?”翠萝暖将头发齐齐梳在脑后:“我有一点不解,如果真是这样,为什么还需要他俩易容,你我本尊上,不更加十拿九稳?”

  “若是你我本人上,那谁来与苍鹰大侠配合?谁又来怡春院卧底?”柳清风摇摇头解释道:“就是因为你我挪不开身,才让他们来了这么一出,请君入瓮,以四大长老为饵寻找黑刀帮总舵。”

  “你就不怕那四大长老会伤及翠儿?”

  “他们伤不到的,有雁留声出马,万无一失。”柳清风又抿了一口茶水,张了张嘴,想问问她最近在这里过得怎么样,有没有受什么委屈。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敲响了房门,让他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不好了,小姐!”门外的人影在走廊烛火照耀下,映在纸窗上:“出人命了,花姬小姐她被杀了!”

  “什么?”

  翠萝暖和柳清风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惊呼,而后齐齐对视一眼。

  ......

  与此同时,偏僻的甲品房间中。

  蓝朱觉躺在地上,四仰八叉,不老实的翻来覆去,最可恨的是他还打呼噜磨牙!

  “呼...呼...嘎吱嘎吱。”

  其他人都还好,但是透明桥受不了,听着这动静完全睡不着!

  “这个蓝朱觉!他是仓鼠吗,居然还在夜里磨牙!”透明桥眉头紧锁,抱着枕头将脸埋在里面。

  “蓝儿......蓝儿......”

  蓝朱觉突然梦呓般重复起一个名字。

  “蓝,蓝儿?”透明桥眼眸微咪,捕捉到了关键词,于是竖起耳朵想听听他到底在说些什么。

  梦话消失,再次变成了呼噜声和磨牙声。

  又听了半天,就在透明桥即将崩溃之时,黑暗的房间中突然亮起一道蓝色光芒。

  不对,那不是一道,是两道。

  那两道蓝光正是尘千雪的眼睛!

  “都醒一醒,任务事件触发了。”尘千雪冷淡的声音响起,他说着伸手射出一道火舌,将蜡烛点亮!

  烛光霎时刺破黑暗,将屋内照亮。

  顾清雅、飞雪玉花、闻臭识男人和翠萝寒相继醒来。

  “什么情况?”

  睡眼朦胧的众人打着哈欠从床上爬起。

  “任务事件触发了。”尘千雪抱着剑坐在椅子上,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就在刚才,有人死于非命了。”

  “那你有没有察觉到谁是凶手?”和尘千雪组队打了几局副本的闻臭,知道他有能大范围侦查的技能,所以没有问“你是怎么知道的”这种话。

  “没有。”尘千雪面具后的眉头微皱,毫无波动的眼中竟浮现出一丝疑惑:“很奇怪,刚才一段时间,有一处地点感知不到任何事物,就好像被屏蔽了一样。等能感知到时,我已经察觉到了尸体。”

  “看来凶手有可能有反侦察的能力。”透明桥坐起身,撵着头发思索道:“或者是系统为了保持难度,故意屏蔽了你的技能效果。”

  尘千雪点点头,没有告诉她,这感知能力不是技能,而是自身半机械躯体的强化感知。

  “不管如何,咱们都得赶快去事发地看看。”顾清雅说着用手随便梳理了几下头发,便跳下床。

  “说得对,尘千雪,就麻烦你带路了。”透明桥看向尘千雪,毕竟她们几个都没有那种大范围侦查技能,不知道事发地在哪。

  当然,他们也不知道飞雪玉花有这种技能。

  但是刚刚被灯光晃醒的飞雪玉花一言未发,从始至终都保持着最低的存在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