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7章 孤岛求生篇(四)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115 2019.10.05 19:27

  “什么声音?”忘爱哥耳朵很灵,听到树林中传出的细微动静后,立刻从背包中取出了自己的武器——一把砍刀。

  忘爱哥的声音吸引了山洞内其他三人的注意,飞雪玉花缓缓睁眼,与好名和活罪姐一起看向他。

  “怎么了亲爱的?”活罪姐见他取出武器,神色有些慌张地站起身。

  “树林里有东西,都注意警惕!”忘爱哥握住刀柄的手掌微微攥紧:“亲爱的你往后面去去。”

  活罪姐闻言急忙起身,跑到山洞最里面,黛眉拧在一起,神色紧张地望向洞外。

  “有东西?”好名一个鲤鱼打挺翻身站起,手中出现几张镀金边的华丽扑克牌:“不要慌,让我来对付他,我的扑克已经饥渴难耐了!”

  “扑克牌?这是你的武器?”忘爱哥注意到好名手中的几张扑克牌,这个副本中禁止使用道具,那么这肯定是武器了,但是扑克牌能当武器用?忘爱哥有点不敢相信。

  “当然了,我可是魔术师。”好名微微一笑,手臂微举,将扑克牌放在眼眶旁,眼中闪过得意的神情。

  “魔术师都能用扑克牌当武器吗?真是可怕的职业......”忘爱哥心中不由得暗想,但目光依然紧盯树林。

  窸窸窣窣。

  这次的摩擦草丛声更大了,大的洞内四人都能听见。

  “要来了!”忘爱哥瞳孔一缩,砍刀高举。

  好名眉宇间闪过严肃之色,指尖夹紧扑克牌。

  越来越近的窸窸窣窣声让洞口的两个大老爷们有些慌张,身形缓缓倒退藏在山壁后,只露出半个脑袋往外看去,全程聚精会神不做声,只等着树林中的存在现身,好给他致命一击。

  夜晚的凉风刮过洞口,吹拂几人面庞,寒冷让几人身体一阵颤抖,激起一块块鸡皮疙瘩。暗淡的月光从云后洒下,打在几人身前,照亮了沙地。

  山洞内外顿时陷入一片寂静,此时此景,格外阴森。

  好名表面上看着硬气,其实还是有些胆小的,他喉结暗暗蠕动,咽了口唾液。

  几秒后。

  一道黑色身影突然从前方树林中窜出!

  “啊!!!”好名吓得差点蹦起来,尖叫着将扑克丢了出去。

  “啊!!!”活罪姐吓得跳了一下,捂着脸扑通一声卧倒。

  “啊!!!”忘爱哥手一抖,砍刀掉落,刀柄砸到了脚趾,一股钻心的疼痛由下而上。

  忘爱哥和活罪姐本来没什么太大反应,反倒是好名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将二人吓了个半死。

  不过飞雪玉花倒是很淡定,脸上依然没有半点表情,只是双目中的神情更加严肃冰冷,她默默地取出一把飞刀,藏在衣袖中。

  “啊!!!”从树林中窜出来的黑影同样尖叫一声,往旁边一个翻滚卧倒,双手抱头,一摞棍状物掉在沙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金边扑克牌破空飞出,与黑影擦肩而过,钉在树上。

  好名惊魂未定,手臂高举,指尖蓄力就要再次丢扑克。

  “等一下。”忘爱哥的眼神很好,似乎看出了那黑影是谁,赶紧伸出手,一把抓住好名的手腕。

  “干嘛,不打怪等死啊?”好名把黑影当成了怪。

  “那不是怪,是蓝朱觉。”忘爱哥松开好名手腕。

  “啊?”好名手臂悬停在半空,目瞪口呆。

  洞内几人听闻忘爱哥的话,齐刷刷望向黑影,定睛一看。

  只见蓝朱觉趴在地上,颤颤巍巍地双手抱头。

  那一身黑色长风衣将他裹的严严实实,在这种昏暗的夜晚,一打眼看上去还真认不出他来。

  “还真是。”好名缓缓放下手臂,指尖的扑克牌消失无踪,对着蓝朱觉怒喝:“喂,你在树林里躲着干嘛,难不成是想吓唬我们?”

  “嗯?”抱头卧倒的蓝朱觉听见好名和忘爱哥的对话,颤抖的身体一僵,好像意识到了什么,缓缓抬起头与洞口二人对视:“是你们?你们在这埋伏我,是何居心。”

  “谁埋伏你了。”好名眉头一皱。

  “那你们干嘛在这藏着,突然朝我丢东西,还大喊大叫,吓我一跳。”蓝朱觉不满地噘嘴,晃晃悠悠地从沙地上站起身,拍打着风衣上粘着的沙子。

  “你还吓我们一跳呢,谁知道你会藏在树林里。”好名眉头紧皱,倚靠着洞口石壁说道。

  忘爱哥张了张嘴,很想提醒好名并不是蓝朱觉吓到的他们,而是你,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我去砍了一些木头,又捡了点干草回来。”蓝朱觉弯腰捡起刚才掉落的一摞木棍和干草:“这大晚上的,天气这么冷,总要生火取暖吧,就算不冷也要照亮做饭啊。”

  说着,双臂夹着木棍和干草走进山洞,然后一把将其丢在地上。

  哗啦哗啦。

  木棍撞击声从地上传来。

  “哦对啊,钻木取火,我正想着要不要去砍点木头回来呢,蓝兄你真是想的太周到了。”忘爱哥见到这一摞木棍干柴,满脸喜色的拍了拍蓝朱觉肩膀。

  “哎嘿嘿。”蓝朱觉挠头傻笑。

  “切,夸两句就臭上美了。”好名哼了一声,翻着白眼。

  “嗯?”蓝朱觉眼皮一咪,黑眸转动:“你说什么?”

  “没什么。”好名心里一惊,他莫名的有点怕被蓝朱觉缠上,于是扭过头,重新找个地方躺下。

  “好名兄,来帮忙生一下火。”忘爱哥坐下,看了看躺下的好名,手指拨弄着木棍,似乎在挑选合适的木材。

  “你俩生火还不够啊,生火需要三个人吗?”好名枕着胳膊翘着二郎腿。

  “咱们毕竟都没钻木取火过,操作起来还是有难度的,两个人不一定能成功,多个人钻木的话,生火的概率更大一些。”忘爱哥一边挑选木棍,一边劝说好名。

  而蓝朱觉已经挑选好了一粗一细两个木棍,手拿细木棍正比量着。

  “切,好吧。”好名翻身站起,走了过来,一屁股坐下,溅起一阵灰尘的同时随意拿起两个木棍,用手掌夹住,用力搓起来。

  忘爱哥也挑选好了木棍,与好名同样搓了起来。

  蓝朱觉并没有用手掌夹着木棍搓,而是在粗木棍的凹陷上放上一些木屑和干草,然后直接拿着细木棍,如同用切菜板切菜一样,在粗木棍上疯狂摩擦。

  两名女士则坐在一旁,看着三个男生卖力第钻木取火。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