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81章 侠客行篇(六)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051 2019.11.04 20:37

  “华山大侠?”三名禁军面面相觑,随后不约而同摇摇头:“没听过。”

  “你们马上就会听过了!”蓝朱觉怪叫一声,趁他们来不及反应迅速出手,眨眼之间飞起三脚踹在他们胸腹,将三人踢飞。

  “你...哎哟!”

  三名禁军痛呼一声跌倒在地。

  这一幕正好被追出后花园的禁军大部队撞见。

  “怎么回事?”刚刚出园的众人眼见三个大活人飞了过来,都是微微一怔。

  但随即他们就看清了,这三人都是同位王府禁军的战友。

  禁军首领见状急忙冲上去,蹲下身子探出内力查看这三人的伤势,见众人杵在一旁大眼瞪小眼,不由得没好气得扭头向身后众人下令:“愣在这着干什么?快过去围住他。”

  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蓝朱觉。

  “是。”禁军们得令后齐齐大喊一声,接着如同蚂蚁出巢般一股脑涌出后花园。

  “切,真是穷追不舍啊,我是吃你家大米了怎么的。”蓝朱觉见到不远处挥舞着长刀的人群,黑眸微咪,转身就要跑。

  “别跑,站住!”

  远处传来喊声。

  “你说站住我就站住,我傻啊?略略略。”蓝朱觉向狂奔而来的禁军吐舌,而后双脚猛地一踏地面,整个人凌空飞起,如同武侠小说中的轻功一样,飞檐走壁攀上屋顶。

  翠萝寒自幼就非常怕高,所以在蓝朱觉高高跳起时,下意识轻轻惊呼了一声,环抱蓝朱觉肩膀的双臂也不由得锁紧。

  这一锁紧,弄得蓝朱觉呼吸顿时一滞,身形登时紊乱,一只脚刚刚踩在瓦片上,另一只脚却半踩屋檐。

  “妈耶。”蓝朱觉瞪大眼睛拼命挥舞着双臂寻找平衡,脚下一滑差点没翻过去,不过还好双臂挥动间稳住了身形。

  “啊啊啊啊!”二公主被蓝朱觉这么一弄,吓得都快哭出来:“神仙哥哥,你不要吓我好不好。”

  天真单纯的翠萝寒已经完完全全的将蓝朱觉当成了“天外飞仙”。

  “哎嘿嘿,失误,失误。”蓝朱觉站在屋檐边,傻笑着挠头。

  “二公主莫怕,我等来也。”一声又一声高喊从脚下传来。

  蓝朱觉闻声伸头往下瞅,几十名禁军陆陆续续追到楼下,抬头瞪大眼睛怒视自己。

  “嘿嘿嘿,你们上来呀。”蓝朱觉双手掐腰,得意的贱笑。

  “狗贼你休要嚣张。”

  “敢小瞧我们,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些禁军都是些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被蓝朱觉这么一挑衅,一个个怒发冲冠,大喊着要威胁的话。

  同时浑身内力流窜,使足了吃奶的劲,浑身上下青筋暴起,黑压压一片人来到屋檐下,手脚并用从红柱子上窜到屋顶。

  “哎哟我去,感情都会轻功啊。”蓝朱觉眉毛一挑,见势不妙急忙转身撒开丫子就跑。

  “狗贼哪里走。”窜上屋顶的禁军们见他要跑,大喊一声抽刀便追。

  蓝朱觉跑到另一边屋檐处,脚尖轻点瓦片凌空一跃数丈高,灰色的瓦片仅仅微微颤动一下。

  身形偏转间,蓝朱觉已落到对面的屋顶。

  禁军们追到屋檐,望着对面的蓝朱觉,一个个也都施展出轻功,双脚踏碎瓦片,飞一般跳到半空,直追蓝朱觉。

  一场屋顶追逐战就此拉开序幕。

  另一边,花园门口。

  禁军首领盘腿而坐,内力从体内汹涌而出,为这些被蓝朱觉踹飞的禁军疗伤。

  “奇怪,他们看上去满面痛苦,连胸腹的盔甲都凹下去了,可实际上却并没受到什么大伤,五脏六腑完好无损,只有腹部有一点皮外伤而已,这......”

  禁军首领以内力探视几名禁军体内,看到这景象眉头微微一皱,双眼中充斥着疑惑:“难道是他手下留情了?一个闯入王府抢走二公主的人,会对守卫手下留情?还是说他另有目的......”

  自言自语间,他看了看手下盔甲上的的凹陷。

  “只是一脚,就能将大铸师亲手铸出来的精铁盔甲踹凹进去,这种功力,当世屈指可数,那家伙究竟是谁?”想到这,禁军首领的头盔缝隙中躺下几串冷汗。

  “难不成......是王爷的敌人?”想到这,禁军首领暗自摇摇头,抬头望向蓝朱觉逃跑的方向。

  不可能,如果真是王爷的敌人,怎么可能会对安宁王府的人手下留情。

  “李...李将军,不...不必再为我们疗伤了,我们没...没事。”

  就在这时,一名禁军的声音换回了首领的意识。

  视野从蓝朱觉跑远的方向收回,只见这几名禁军咬牙切齿,摇摇晃晃硬挺着站起身来。

  “没事就好,归队准备战斗。”禁军首领收回内力缓缓起身。

  “是!”

  “是...是。”

  几声有气无力的回应响起。

  “......唉,算了,你们先去医馆疗伤吧。”见他们的样子,禁军叹了口气,挥挥手让他们回去疗伤。

  “是,多谢李将军。”几人捂着胸口,有气无力地顺着小路离开了。

  不再看他们,李将军扭过头望向蓝朱觉离开的方向,眼中闪过一丝坚毅神情。

  内力自丹田而出,流进经络,窜入五脏六腑。接着双腿一迈,速度猛然提升,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追了上去。

  ......

  另一边,蓝朱觉在离地几米乃至十几米高的屋顶上狂奔,一路如同蜻蜓点水一样,只是脚尖点了下瓦片,便迅速落到下一片瓦片上,如此反复,已跑出好远。

  相反,他身后的一众禁军看上去就没这么轻柔了,只听他们脚下的瓦片发出“扑棱扑棱”的声音。

  一路过来,十几间房顶的瓦片都被他们踩得稀碎,石渣和灰尘四处飞溅,不知有多少碎瓦自房檐掉下摔在路面,惊得家仆和侍女们阵阵惊呼。

  “可恶,这狗贼跑的好快,我等竟追不上他。”

  禁军们怒视着蓝朱觉,使足吃奶的劲紧追不舍,所有人的眼神都好像要将他撕碎一般。

  “哈!”只见蓝朱觉高喝一声,脚尖轻点屋檐,双臂展开如飞燕一般跃过近十米远的空隙,落到另一处屋顶。

  禁军们追到屋檐处,不由得停下脚步,望着不远处飞快跑走的蓝朱觉咬牙切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