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1章 侠客行篇(三十六)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387 2019.11.23 23:52

  “......”刚要动手的花君侯紧急收功,因此差点闪着腰:“你TM有完没完啦?”

  “那个...”蓝朱觉挠着下巴,徒然瞪大眼睛,指着花君侯身后惊恐大喊:“那...那是什么?”

  花君侯与众锦衣卫顺着他指的方向向后看去。

  他们身后就是舞台,上面除了已经呆若木鸡的金妈妈和风花雪月四姬外,什么也没有。

  “你在说什么啊,什么也没......”花君侯疑惑的皱起眉头,收回目光扭过头,话说到一半突然没词了。

  因为他看见那黑衣青年扭头跑了。

  没错,趁他们回头的功夫二话没说扭头跑了。

  见到他这么没节操,在场所有人都一怔,包括花君侯和锦衣卫们。

  “有没有搞错,那小子...居然跑了?”

  “我靠,太没节操了吧。”

  “切,这么熊包蛋刚才逞什么强,真是。”

  围观群众顿时向蓝朱觉的背影投去鄙夷的目光。

  “混蛋,敢耍我!”花君侯恨的牙根直痒痒,横刀便追:“兄弟们,给我追!”

  说罢,如同脱缰野马般飞奔出去。

  “得令!”

  众锦衣卫横刀跟在花君侯身后,一众人紧追出去。

  望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金妈妈顿时松了一口气,一屁股瘫坐在舞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金妈妈,你没事吧?”风花雪月四姬见状,急忙上前搀扶关心。

  “我没事,就是紧张过度而已,让我歇会就好。”金妈妈摆摆手,示意她们别扶自己,说着,她的目光瞥到雪姬身上。

  “哎呀,你这孩子啊,驴脾气太倔了!”金妈妈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咬牙切齿的指指点点:“看来我还是太疼你了,一会看我不把你送刑房去,好好给你上上刑,让你长长记性。”

  雪姬站在原地,一身戏服雪白,满脸无所谓的表情。

  但其他三名头牌一听这话顿时急了,连忙替好姐妹求情,晓之以情动之以理。

  与此同时,围观的看客们也纷纷散去,各自回到座位上各干各的去了。

  尘千雪一直覆盖全场的强化感知,也神不知鬼不觉地退去。

  距离中心很远的一张酒桌,闻臭三女等得逐渐焦躁起来。

  闻臭趴在桌子上滚着脑袋,透明桥玩着头发,顾清雅则一直揉太阳穴。

  由于她们这张桌距离事发地很远,因此才没察觉到这场闹剧,也没察觉到蓝朱觉的到来。

  “蓝朱觉他来了。”尘千雪突然开口,而后倏然起身:“但是他又走了,被一群持刀人追着逃跑了,我得去帮他。”

  “啊?蓝朱觉他来了又跑了?”还蒙在鼓里的三女闻言顿时目瞪口呆:“什么时候的事?”

  “就在刚刚。”

  “那我们也去支援他。”三女听罢,立即起身准备去帮助队友。

  尘千雪抬腿刚要走,步伐却突然僵住。

  “怎么了。”刚刚起身的闻臭见他突然停下,一脸茫然的问道。

  “看来,不需要我们的支援了。”尘千雪缓缓坐回座位:“蓝朱觉他自己能解决,继续坐着等他就好。”

  “啊?”三女闻言各自对视一眼,满脸疑惑:“真的吗?咱们就这么在这坐着不去帮忙?”

  “嗯。”尘千雪点点头。

  他的强化感官由半机械躯体向四方扩散而去。

  在尘千雪的感知中,赫见怡春院园林院内,男男女女满脸惊慌神色,将中间的曲桥让出空地,谁也不敢接近。

  而在桥上,蓝朱觉带领三名NPC和飞雪玉花,对峙着众锦衣卫。

  “我说你怎么有胆量与我叫板,原来是有同伙。”花君侯与众锦衣卫站在曲桥的一边,他那一身银色飞鱼服在夕阳下格外晃眼。

  “切,谁和你叫板了,我不过想替那妹子喝杯酒罢了,你就要死要活的,是不是心智不成熟啊?”蓝朱觉抱着膀矗立在曲桥的另一边,他的身后站着醉饮黄龙、柳清风、飞雪玉花以及翠萝寒。

  “少废话,一并诛杀!”花君侯银刀一晃,挥手下令。

  “是。”锦衣卫们纷纷与其擦肩而过,长靴踩着木制曲桥冲上前去。

  “我说小兄弟,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醉饮黄龙看着向这边飞奔而来的锦衣卫们,此刻一脸懵逼:“我们四个不过晚了一步进来,你怎么就惹了这么多人。”

  “哎嘿嘿。”蓝朱觉闻言扭过头,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

  “且慢,我等......”柳清风合上纸扇,上前一步想要亮明身份说清缘由。

  “受死!”

  奈何锦衣卫们根本不听他说话,一个个抡圆了长刀迎面砍来。

  “唉。”柳清风无奈地叹了口气,刚要准备出手,却见蓝朱觉有了动作。

  “雕虫小技,看我的!”蓝朱觉上前一步站在最前方,双臂高举大喝一声:“万鱼归宗!”

  话音刚落,【大无相功】的磅礴内力自丹田而出,流窜身体经络,同时以排山倒海之势自蓝朱觉体内喷薄而出!

  在场众人顿感一股强大压力,宛如身上背了千斤铁块一样沉。

  挥刀扑过来的众锦衣卫攻势顿时一滞。

  “那小子!”站在远处的花君侯感到这股庞然内力后,原本不屑的神情转而被震惊取代:“怎会有如此恐怖的内力?”

  而蓝朱觉身后,三名NPC和飞雪玉花皆露出讶异的神色,内心中也是充满疑惑。

  就在这时,曲桥下的池塘突然发出声响,平静的水面如同沸腾一样波涛汹涌,随后伴着“砰”地一声,曲桥左右两边掀起两道大浪!

  “啊!”院子内的人惊叫着跑进屋里。

  而巨响和池塘的异象惊动了屋里的人,穿着花花绿绿的男女互相拥挤着,来到门口向外张望。

  “怎么了,外面什么情况?”

  刚刚缓过气来,在四姬的搀扶中从舞台上站起的金妈妈,听见了外面的响动,又看见无数人挤在门口,不禁问道。

  “金妈妈,池塘里的鱼飞起来啦!”站在门口向外张望的荷花扭头喊道。

  “啥?”金妈妈闻言老眉一横,心生疑惑:“你在说什么鬼话,鱼能飞起来?”

  “真的,金妈妈你快过来看看,这景象一辈子都难得一见啊。”荷花激动的喊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