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游戏 虚拟网游 深渊乐园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0章 侠客行篇(三十五)

深渊乐园 烟雨郎君 2066 2019.11.23 23:48

  “嗯?”

  银章神捕花君侯听罢此言,原本高兴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皱着眉头,声音逐渐不悦:“你说什么?”

  其他几名锦衣卫也是脸色不快,目光齐齐注视着舞台上的雪姬。

  二十几名红牌花容失色,手心里捏了一把汗。

  就连其他旁观的人也没想到,居然还有这么不识趣的女人,就连银章神捕花君侯要她敬酒,她都不敬。

  “我说,小女子只卖艺,不陪酒。”雪姬用温柔又温婉的语气,说出了最坚定的回绝。

  “哼!”银章神捕花君侯冷哼一声,猛地一拍桌子。

  “哎呀我说你这孩子,脾气怎么这么倔呢?”在帷幕后观察的金妈妈此刻忍不住了,火急火燎地跑了出来,一路径直来到雪姬身边数落她。

  “你说你,平时仗着自己是头牌,耍耍小脾气也就算了,今天在银章大捕爷面前,你耍什么驴脾气啊?”

  说着,金妈妈伸出手抓住雪姬手腕,想要把她强行拽下舞台。

  谁知这雪姬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只是个单薄的软弱女子,力气却是很大,金妈妈几次使劲拽都拽不动她。

  “你,你可别再耍驴脾气了,那可是银章神捕,当今圣上的红人喂,容不得你倔!”金妈妈见拽不动她,趴在她耳边一脸焦急的说道:“今天是他的庆功宴,要是把他哄高兴了,今天一天赚的钱够咱们平时一年赚的,要是哄不高兴,他能让咱们怡春院的牌匾砸了呀。”

  金妈妈虽是老鸨,但对雪姬这当红大头牌却也得给八分的面子,再加上也拽不动她,好说歹说,希望她能识趣。

  “不必再说了金妈妈。”雪姬的语气虽然柔和,但态度却很坚决:“我说过,小女子只卖艺,不陪酒。”

  “哎呀,你,你!”金妈妈气的指着雪姬鼻子颤抖,直跳脚。

  “呵呵,我看在某人是女子的份上,不愿动粗。”银章神捕花君侯语气中的怒气愈加强烈:“但是,可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再说一次,小女子只卖艺,不陪酒。”雪姬一身白衣腰板挺直,立于台上,虽是风月女子,却有着如同雪中傲梅般的气质。

  “混账,这酒你今天喝也要喝,不喝也要喝!”

  银章神捕花君侯勃然大怒,正准备抽刀动武时,却闻门外传来一声大喊。

  “慢着!这酒我替她喝了!”

  整个怡春院顿时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而后又陷入嘈杂的议论。

  “嚯,这哪来的毛头小子,敢拆银章神捕的台?”

  “估计是哪个不认识银章神捕的二愣子。”

  “看来这小子今天死定了,银章神捕可不是好惹得。”

  “有好戏看喽。”

  就在众人议论开来的同时。

  “嗯?”银章神捕花君侯扭过头,眼珠缓慢转动,冰冷而愤怒的目光望向门外。

  只见一名着装极其古怪的黑衣青年,眼睛上戴着一只奇怪的镜子,此刻正从门外迈步进屋。

  “你是何人?”银章神捕花君侯的语气中充斥着冰冷。

  居然有人敢打断他的话,拆他的场子?

  找死!

  “我?”蓝朱觉一边走一边伸手指了指自己:“你说我啊?我是华山大侠!”

  “华山大侠?”银章神捕花君侯微微一皱眉,脑海中飞速思考搜寻着各路名单,随后摇摇头:“没听过。”

  “呃......”蓝朱觉停下脚步,一脸尴尬地挠挠头:“哦,是吗,那当我没说......”

  说罢,转头就走。

  “且慢!”花君侯缓缓站起身,开口叫住了蓝朱觉:“小子,你刚才说你要替这女人喝酒,是吧?”

  “嘶,那个......”蓝朱觉缓缓转过身子,露出僵硬的微笑:“嗯,是我说的,怎么了?”

  “很好,敢拆我的场子,想必你已经做好死的觉悟了吧?”花君侯怒火中烧,倏然抽刀,亮银色的长刀在灯光下极为晃眼。

  与此同时,其他几名锦衣卫也纷纷站起,抽出长刀。

  “啊!”陪酒女子们惊叫着掩面逃走。

  旁边围观的人群见状,急忙退后让出地方,免得伤到自己。

  花君侯和锦衣卫们翻过桌椅,横刀缓步走来。

  “呃......等一下!”蓝朱觉突然伸手大喊。

  “怎么了,事到如今求饶也没用了。”花君侯和锦衣卫们闻声停下脚步。

  “啊,不是,我是想说,刚才说要替她喝酒的不是我。”蓝朱觉板起脸,一脸认真严肃的说道。

  “哦?可你刚才还说是你来着。”花君侯听罢,眉头皱的更紧了。

  “现在的我不是我,我已经死了,我是我哥哥。”蓝朱觉与花君侯对视,玩了一遍第一章就已经玩过的烂梗。

  “......”

  嘈杂的议论声逐渐消失,现场再次陷入死一般的寂静。

  锦衣卫们互相对视一眼,目光中尽是迷惑。

  “什......什么意思?”花君侯用疑惑的目光与蓝朱觉对视,想从后者眼中看出点什么来。

  “简单来说,就是刚才的话不是我说的,你们就当听见个屁。”蓝朱觉毫不畏惧的与花君侯对视,说道。

  “......我看你才是在放屁,受死!”花君侯反应过来,这小子就是在耍自己,顿时气不打一处来,挥刀便要冲上前去。

  “呃......等一下!”蓝朱觉突然再次伸手大喊。

  “又怎么了?”花君侯大声质问。

  “我提一下裤子。”蓝朱觉说着,将滑到臀部的裤子提起,扎紧裤腰带。

  “......提好了吗?”花君侯不耐烦的催促。

  “等一下,系错扣了。”蓝朱觉将系错的扣子解开,又重新系好。

  从始至终,除了花君侯与蓝朱觉一直在说话以外,现场没有一个人敢说一个字,甚至连大气都不敢喘。

  “那...那小子究竟是何来路,竟然能跟银章神捕对峙而不占下风?”

  “不知道,他刚才说自己是华山大侠,难道是哪个隐世高人?”

  有几个人低声讨论起来。

  “......还没系好吗?”花君侯瞪大眼睛盯着蓝朱觉的裆部,看他把每一个扣子解开然后又重新系上。

  “系好了。”蓝朱觉直起腰抬起头,瞪着死鱼眼。

  “受死!”忍了半天的花君侯倏然抬起银刀,就要冲上前去。

  “呃......等一下!”蓝朱觉突然再次伸手大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