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HP永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粉色蛤蟆(已精修)

HP永夜 Miss白清 3386 2020.04.18 08:17

  我正坐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翻着《高级变形术》,安格斯突然一把握住了我的手腕,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的手背。

  “你手怎么了?”

  我想把手抽出来,谁知道安格斯握得更紧了。

  “是那只癞蛤蟆吗?”阿斯说,“她怎么能这样!你应该告诉校长。”

  “邓布利多需要操心的事已经够多了,我已经擦过药了。”我无所谓地说。

  “不去医疗室看看吗?”安格斯看起来很担心。

  我朝安格斯摇了摇头,“用不着,她迟早会知道厉害的。”

  完全用不着父亲,我也可以让乌姆里奇感到够呛。

  我给父亲写了信,他现在已经知道我和邓布利多立下牢不可破的誓言的事了,父亲没说什么,只是让我照顾好自己,尽可能的取得波特的信任和消除邓布利多的疑虑。

  毕竟牢不可破的誓言也影响不到我,虽然违背它会导致死亡,可死亡是一件伟大的事,对于头脑清醒的人来说。

  我的头脑一直清醒,可我不愿死亡,只是不愿意,而不是畏惧,畏惧死亡,就表示畏惧了一切能导致死亡的东西。

  我不希望我的博格特变成任何东西,我应该什么都无惧。

  直到不久前我才知道,蛋白石项链不仅仅能抵抗除不可饶恕咒外的所有物理攻击的咒语,不仅仅能免受诅咒,那颗蛋白石里还有母亲的保护,就像波特的母亲用生命来保护波特一样,母亲用她的生命来保护我。

  这就是为什么我毫不犹豫地立下牢不可破誓言的原因。

  有的人永远离我们而去,可她们却又永远在我们身边。

  最近天气越来越冷,冬天的脚步近了,霍格沃茨的很多树木都不过冬季,它们不会掉叶子,像春天一样。

  “嗨,艾丽卡。”波特跑到我旁边,他看起来风尘仆仆的,用手抓了抓本来就乱糟糟的头发。

  “怎么了吗?”

  “我要去海格的木屋,一起吗?”

  我点了点头。

  还没等波特敲响木屋的门,他就被远处飞进树林的夜骐吸引了目光。

  “你看到了吗,艾丽卡?”

  “是夜骐。”

  我和波特一起走进了树林,不少夜骐在这儿,它们不像鹰马一样暴躁,夜骐生性温和,可没多少人喜欢它们,因为它们与众不同。

  很多人认为光明是他们该向往和憧憬的东西,这个时候,有个人突然跳出来。

  他说:“我从不向往光明。”

  然后那些很多人便开始孤立他,只是因为他不合他们的心意,只是因为他有别的追求。

  我从来不觉得正义和光明是一件值得我去追求的好事,如果世界上有绝对的正义和光明,那就不会有那些不和谐的声音了。

  我不依附于任何人,我只做我愿意做的事,做我坚持的事,那跟对错没有关系,仅仅是我坚持的罢了。

  卢娜·洛夫古德正在抚摸一只夜骐,她光着脚站在地上。

  “你们好,哈利·波特和艾丽卡·史密斯。”

  她并没有转头看我们,却准确地说出了我们的名字,果然不错,疯姑娘卢娜·洛夫古德。

  “你的脚,不冷吗?”波特问。

  “有点儿。”卢娜·洛夫古德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自己的脚,“真是太不走运了,我的鞋都神秘失踪了,我怀疑罪魁祸首是蝻钩。”

  “只有看见过死亡才能看到它们吗?”波特问。

  “是的。”卢娜·洛夫古德说。

  “那么,你见过别人死,对吗?”

  “我妈妈。她是个非常了不起的巫师,可她太喜欢做实验,有一次她的咒语出了大错,我九岁那年。”

  洛夫古德说话的神情仿佛她母亲的意外去世只是一件平常事,她的声音空灵,就像在做诗朗诵。

  “很遗憾。”

  “是啊,这事很可怕。有时候我确实会觉得很伤心,可我还有爸爸。”洛夫古德笑了笑。

  可我还有爸爸。

  我又何尝不是呢,我一直都算不上无家可归的人。

  “我和他都相信你们。”洛夫古德的眼睛看了看波特又看了看我,“相信你说的神秘人回来了,你和他交手了,魔法部和预言家日报都在诽谤你和邓布利多。”

  “谢谢,看来只有你和艾丽卡相信我。”波特摸了摸脖子,看了看我。

  “那倒也未必。”洛夫古德将一个红苹果扔到地上,那是给夜骐吃的,“不过他就是要你有这种感觉。”

  “什么意思?”

  “如果我是那个神秘人,我就希望你感觉自己被孤立了。”

  原来这就是拉文克劳吗?是挺聪明的,不过只猜对了一半。

  “因为只有你被孤立起来,就构不成威胁了。”她说完,从包里掏出一块生肉,扔给了夜骐。

  礼堂里,显然格兰杰她们吃饭的时候并没有叫上波特。

  “要和我坐吗?”我问。

  波特有些惊讶,他的脸有些红,刚想回答,礼堂外传来了麦格教授和乌姆里奇的争吵声。

  “对不起教授,你到底在含沙射影些什么?”

  “我只是要求你在处罚我的学生时,要严格遵照规定的校规合情合理秉公办事。”

  二人在楼梯上停下来。

  “也许是我多虑,可听起来似乎我在课堂上的威信受到了你的质疑,米勒娃。”乌姆里奇上了一层台阶,好让自己比麦格教授高出一点。

  “没这回事,多洛雷斯。”麦格教授也上前一步,“我只是质疑你这过时的教学方法。”

  “对不起,亲爱的。”乌姆里奇说,“你质疑我就等同于质疑魔法部,再说开去,就是质疑部长本人。”

  她只会拿魔法部说事,还有福吉。

  “我这人宽容大度,可有一样东西我绝对无法容忍,就是不忠诚。”

  “不忠诚。”麦格教授重复了一遍。

  “霍格沃茨的事比我料想的糟糕得多,康利奈必然会立即采取行动。”

  第二天,费尔奇就在礼堂外的墙上订上了一项公告——多洛雷斯·乌姆里奇被任命为霍格沃茨高级调查官。

  接下来的日子里,乌姆里奇更加嚣张了,《预言家日报》上刊登的都是支持魔法部的做法等一系列的文章。

  福吉说:“乌姆里奇作为霍格沃茨的高级检察官,有权利处理霍格沃茨关于每况愈下的教育问题的任何事情。”

  她随意出现在课堂上,掐着嗓子问教授们一堆无聊至极的问题,然后用她的笔在本子上写下对于教授们的诽谤。

  在提问之前,她会加上“容我多问一句”“打扰一下”,其实她根本不用这么做来彰显自己的教养,我们都知道她是怎么样一个人。

  在我看来,她最不能容忍的不是不忠诚,而是没有权利在手上。

  她的手甚至伸到了学生们谈恋爱。

  可能是因为这位极富少女心的教授,没有那种体验。

  墙上的公告越来越多:学校里不许播放音乐、立即禁用所有韦斯莱产品、衣冠整齐彬彬有礼……

  这天的占卜课结束,我像往常一样来到特里劳尼教授的办公室,一个摆满了水晶球的房间。

  我正专注地看着水晶球,准备把我看到的告诉特里劳尼教授,门突然被推开了。

  “史密斯同学也在?”乌姆里奇阴阳怪气地说,“正好,你可以帮你的前占卜学教授提提行李箱。”

  她要赶特里劳尼教授走,离开霍格沃茨。

  庭院里,特里劳尼教授站在我身边,不知所措得看着费尔奇将箱子甩到她身边。

  四周几乎围满了学生。

  “十六,十六年,我在这儿生活、教书,霍格沃茨就是我的家,你不能这么做。”她哽咽着,声音颤抖。

  她做过那么多假预言,只有这次,说的是真心话。

  “我为什么不能?”乌姆里奇举起了手中来自魔法部的调令,得意洋洋的嘴脸让我感觉恶心。

  “教授,容我问一句,离开了魔法部您还能做些什么?贩卖嬉戏猫咪装饰盘吗?或者是帮别人购买粉色的服装?”我声音很轻,脸上带着只有我看好戏时才会有的笑容。

  “史密斯!”麦格教授大声喝止我。

  乌姆里奇的脸色好看极了,她的眼睛已经是灰绿色的了,我不会怕她,和她的羽毛笔。

  “抱歉啊教授。”我故作无辜地说,竖起了四根手指,“我发誓,教授,那不是我的本意,您知道,人在做预言的时候脑袋总是那么不清醒。我是特里劳尼教授最喜欢的学生了,她说我的占卜天赋很强,需要我为您占卜一下吗?”

  没等她说话,我走近了她两步,用我们两个才能听到的声音说:“教授,您有不祥,您可得小心着点儿,死亡离您很近。”

  “够了史密斯!”麦格教授喊道。

  安格斯把我往后拉了几步,来到波特他们站的地方。

  “酷!艾丽卡你可真敢说啊!”韦斯莱有些兴奋。

  我摇了摇头,“我只是说了一件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她大可把我开除,我在这儿学到的东西已经够多了。”

  “艾丽卡……”

  我打断波特,“别担心了,她不会开除我的,我可是年级第一。”

  “你有话要说吗?”乌姆里奇看起来是好不容易才使自己冷静下来。

  “噢,我倒真有那么几件事要说。”麦格教授抱着特里劳尼教授。

  随之大门打开的声音,邓布利多从同学们让开的路走了过来。

  “麦格教授,请你陪着西比尔先回屋里去。”邓布利多说。

  麦格教授扶着特里劳尼教授经过邓布利多时,特里劳尼教授激动地握住了邓布利多的手。

  他一向是学生们最喜欢的校长,霍格沃茨的历史有很多年了,没人像他一样受欢迎。

  我想这就是原因了。

  “邓布利多,我要提醒你的是,根据部长亲自颁布的第23号教育令的有关细则……”

  “你有权解雇我的教师,可你并没有权利罢他们从学校驱逐出去,只有校长才有这权利。”

  他本该是校长,虽然他算是我的敌人,但我得承认,他是个好校长。

  “暂时有。”乌姆里奇仰了仰头,像一只母鸡。

  “你们都不去学习吗?”邓布利多冲学生们喊道,说完他转身离开了。

  波特追了上去。

  乌姆里奇走到我身边,扬起她自认为甜美的微笑,“史密斯同学,来我的办公室喝杯茶吧。”

  我面无表情地经过她,“难道教授的办公室还需要我带路吗?”

  不过又是用她特质的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字,直到她看见我的手血肉模糊才肯罢休。

  皮肉之苦是最不用在意的,那几乎不会成为我会在很多年后记起的一件事,就像我在蜡烛燃烧完之后,举着魔杖念出“Lumos(荧光闪烁)”一样无足轻重。

  可我会想起乌姆里奇这个人,我从来没有这样讨厌过一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