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HP永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矛盾

HP永夜 Miss白清 3247 2020.03.24 08:15

  自从博格特过后,黑魔法防御术成了我们最期待的课程,许多学生都觉得卢平是我们最好的一位黑魔法防御术老师。

  而今天,推开教室门的不是卢平教授,而是斯内普教授。

  他猛地将门推开,门“哐嘡”一声关上,他风风火火地走进教室,手握着魔杖挥了挥,教室里所有的窗户都关上了,他走到讲桌前,手一拉,一块白色的幕布落了下来。

  “把书翻到第三百九十八页。”

  同学们都傻眼了,但还是纷纷翻开书,斯内普教授扣分很不讲道理,没有谁愿意给自己的学院扣分。

  “对不起,老师,卢平教授在哪儿?”波特问。

  “这不是你该操心的,对吗,波特?”

  斯内普教授对待波特一直是这样,应该说他对待所有人都是这样。

  “你们的教授,目前身体欠佳,无法前来授课。”斯内普教授又重复了一遍,“把书翻到第三百九十八页。”

  没错,他的讲桌在教室后面。

  “是狼人?”韦斯莱惊讶出声。

  可我们才学到红帽子和哼即称,这也没什么。

  可格兰杰总是喜欢问问题,“教授,可我们刚学红帽子和哼即称,几个星期后才学夜间的野兽。”

  “安静。”

  “她什么时候进来的?”

  斯内普教授走到过道上,“你们当中有谁能告诉我阿尼马格斯和狼人的区别?”

  “没有人吗?”

  他是故意的,格兰杰的手举的很高,不会没有看见。

  “真令人失望呢。”

  “我来说,阿尼马格斯可以选择变成动物,而狼人却没有选择,每当月圆之夜,他们就会忘记自己是谁,连最好的朋友他也会杀,狼人只会回应他的同类发出的喊叫。”

  “嗷呜~”马尔福叫了起来。

  “谢谢,马尔福先生。”斯内普教授看了眼马尔福,“这是你第二次抢着发言,格兰杰小姐,你是缺乏自制还是乐于做个令人厌恶的万事通?”

  “格兰芬多扣五分。”

  趁斯内普教授转过身去的时候,马尔福将纸鹤放到手中,轻轻一吹,纸鹤飞到了波特的桌子上。

  “为了惩罚你们的无知,星期一早上每人交一篇论文两张羊皮纸,关于狼人,重点来阐述如何识别狼人。”

  教室里一阵叹息,两张羊皮纸的论文,这可不是一个容易的活。

  “明天有魁地奇。”波特说。

  斯内普教授走到波特身边,双手撑着桌子,两只眼睛直直地盯着波特,“那我建议你格外保重,波特先生,断胳膊断腿照样得写文章,把书翻到第三百九十四页。”

  “狼人叫沃尔夫,由盎格鲁-萨克逊语的两个单词‘沃’和‘乌尔夫’组成。前者的意思是男人,后者的意思是狼,有好几种方法可以变成狼人。被赋予变形的能力,被一个狼人咬……”

  第二天的魁地奇比赛很扫兴,不是因为斯莱特林因为找球手受伤了而上不了场,而是天气差极了。

  乌云密布,雨下个不停,淅淅沥沥地打在草地上,很难看清楚场上的状况。时不时一阵雷鸣,伞都被掀翻了。

  早知道我就不来了。

  加油声此起彼伏,旗帜被雨水打湿依然屹立不倒。

  赫奇帕奇的找球手是塞德里克·迪戈里,听安格斯说他也是个不错的找球手,同时也是赫奇帕奇球队的队长。

  比赛在大雨中进行了半个小时,金色飞贼被抓住的消息没有传来。格兰芬多看台突然高声呼喊,口中的名字是“哈利”。

  这时才得以看清,波特从高空中迅速坠落,袍子被风卷起,和他一起坠落的没有飞天扫帚,他遇到了意外。

  邓布利多教授总是救场的最佳人选,他对波特施了“缓降”咒,让波特摔得没有那么严重。

  许多人围在医疗室,都是来看望波特的朋友,成群的红袍子让我想离开这儿,可格兰杰和韦斯莱态度坚决,说什么也不让我离开。

  “哈利醒来见到你会很开心的。”

  别开玩笑了,他的光轮两千撞到了打人柳上,只剩一堆残骸,塞德里克·迪戈里抓住了金色飞贼,格兰芬多输掉了比赛。

  波特醒来会开心才怪。

  “他脸色惨白,是吗?”

  “惨白吗?”

  “他摔下来了,还能怎样?”

  “你从天文塔上摔下来,看你会成什么样?”

  “也许会比他平时要好看。”

  韦斯莱、韦斯莱的两个哥哥、隆巴顿……他们倚在床边,脑袋凑得离波特很近。

  而我,则坐在一旁的床上。

  “感觉怎么样?”格兰杰问。

  “好极了。”波特坐起来。

  “你把我们吓坏了。”

  “怎么样了?”

  “你摔下了扫帚。”

  “是吗?我问比赛,谁赢了?”

  大家都沉默了。

  我打赌,他不会想要知道。

  “嗯……”格兰杰站了起来,“没人怪你哈利,摄魂怪不应该进入学校,邓布利多教授大发雷霆,他一救下你就赶走了它们。”

  “还有一件事你应该知道哈利,”韦斯莱抱着一堆东西,里面是光轮两千的残骸,被布裹了起来,“你摔下来时,你的扫帚被风吹到打人柳那儿,结果……”

  韦斯莱掀开了步,拿出一块木头。

  结果很明显了。

  “你的扫帚坏了,可惜……”

  我就说波特不会愿意听到这些的,他的脸色已经很差了。

  “嗯……艾丽卡在这里等了你很久。”格兰杰把我从床上拉起来,推到了波特床前,“你们先聊。”

  然后他们就都走了,韦斯莱双胞胎临走时,我看到他俩戏谑地朝波特笑了笑。

  “呃……”

  我退后坐回了刚才的位置。

  “艾丽卡,你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波特推了推眼镜。

  梅林知道啊,并没有。

  “……”憋了半天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最后我说,“虽然摄魂怪害你从扫帚上摔了下来,可比赛并没有什么不公平存在,赫奇帕奇的找球手抓到金色飞贼的时候,他并不知道你出现意外了,连霍琦夫人都说这场比赛是公平公正的。”

  波特垂着脑袋。

  拜托,我留在这里到底是为了什么?

  “所以呢?你还想说些什么?”波特的声音很冷漠。

  医疗室里的其他人都对我们侧目而视,我并不觉得自己说错了什么,并且留在这里也不是我愿意。

  “我什么也不想说,”我站了起来,“祝你早日康复。”

  我离开了医疗室,真的是太难受了,好像来到了高空中,连呼吸都不容易。

  回到休息室,马尔福他们正在好不掩饰地嘲笑波特。

  我的心情更烦躁了。

  将自己摔在床上,舒适感让我不想再起来。

  我很想阿曼达,它消失的事情已经是二年级的事了。

  理性让我知道它不是在生我的气,可感性又让我希望它正在回来的路上。

  因为它是阿曼达,所以,无论路途多么遥远,它一定会回到我的身边,我坚信。

  我将头埋得更深了,所以呢,我沉沉地睡了过去,错过了晚餐。

  “丽卡,醒醒。”

  一阵推搡,我醒过来。

  阿斯半个身子趴在床上,眨着眼睛看着我。

  “丽卡,你怎么不去吃晚餐?”

  我坐了起来。

  “如你所见。”我揉了揉脑袋。

  “我们去厨房吧!”

  我疑惑地看着她,不由分说,阿斯便带着我来到霍格沃茨的厨房,它的入口在胖夫人画像前,沿着走廊往回走,下六层楼,顺着大理石楼梯进入门厅,左拐,是一条宽阔的石廊,找到一幅画着盛满水果的银碗的画,挠一挠那只梨子,梨子就会吃吃发笑,然后变成一个很大的绿把手,抓住它把门拉开。

  没错,里面就是霍格沃茨的厨房,几百只家养小精灵在忙碌着,几乎没有人注意到我们这两个不速之客。

  阿斯招呼了一只名叫妮可的小精灵帮我们准备食物。

  妮可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把食物拿到我们面前,没办法,桌上摆着需要清洗的一系列东西,我们只能站着吃。

  “你怎么知道这里的?”我问。

  “我看到有人进来过,丽卡,我可试了很多次才把门打开的。”阿斯扬起了脑袋,像个等待夸奖的幼稚园小朋友。

  我点了点头,继续吃碗里的麦片粥,这是我唯一能说出名字,并且不像糖浆饼那样甜腻的食物。

  家养小精灵是一种被巫师当作奴隶的神奇生物。

  大部分家养小精灵把这当作是天经地义的,从没想过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和地位。

  它们无偿为巫师服务却不收取任何费用,没有自由。它们一辈子为自己的主人服务,不会想要逃离,尽管自己的主人对它们又打又骂。

  除非它们被主人赐予衣服,那样才算结束永远被奴役的一生,噢,还有一种办法,那就是死亡,但应该没有小精灵愿意这样做。

  ……

  从医疗室之后,我几乎有半个月没有跟波特说话,甚至在走廊上遇到他我也当做没看见,更别提跟他讨论呼神守卫这件事了。

  格兰杰告诉我,波特在和卢平教授学习呼神守卫,卢平教授提到过我,他说我天分很高。

  这跟我要不要和波特一起去学习没有丝毫关系,格兰杰和韦斯莱都来当说客,并不是让我和波特一起学习呼神守卫,而是因为我和波特已经很久没有说过话了。

  事实上,这只是我单方面的,波特曾在斯莱特林休息室外面等过我。

  结果可想而知。

  我们都应该知道,这不单单只是一句话那么简单,至少我是这么认为。

  转眼,霍格沃茨又下起了雪,小天狼星·布莱克已经很久没有消息了,那次在霍格莫德看到大黑狗之后,我又在黑湖边上遇见了它。

  不管小天狼星·布莱克有没有消息,我想我都不应该坐以待毙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