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古典仙侠 拍飞那个傻白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出手救人(中)

拍飞那个傻白甜 妙月公子 1951 2021.09.21 00:22

  少女一脸玩味的把弄着手上的元丹,很是随意的开口道:“我就只是过路之人,碰巧见到如此一幕,看不惯你们以多欺少,所以忍不住才出手。”

  老道闻此,眉头一横:“……姑娘,此人为恶诸多,断不值得你为他抱不平!”

  玄衣男子一直望着眼前少女的背影,眼神看起来有些微微出神的样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少女眼角一提,轻笑一声:“是吗?可我并没有看到他为恶,只看到你们在这里以多欺少,逼人自毁修行。”

  斛浮闻此,便指了指地上那些尸首:“姑娘看到的这些人,可都是亡命于他手上的。”

  “哦?那这些人是好端端站在那里被他杀,还是说对他出手围攻,才被他自保反杀的?”少女身子稍稍前倾,不紧不慢的挑眉问道。

  “这……”斛浮身子不由一顿,一时语塞,老道表情也僵了僵。那个布衣女子看到这忽然出现的蒙面少女,不知怎的,心里觉得颇有些怪异……

  少女见对方一时间被噎住,也不理他们,转身看向玄衣男子问道:“你当真甘愿自毁元丹?”

  玄衣男子敛眸,半晌才启唇道:“成王败寇……”

  “呵……这般选择,就显得你有些愚蠢了……”少女面纱下的表情应该是变得有些古怪,似乎带有些生气的意味。

  这时,斛浮又开口说道:“姑娘,世间并非所有事情都能够路见不平,他伤人害命是事实,你还是快快躲开些吧,免得我们误伤于你。”

  少女眼神微眯,又转过身看向斛浮,抬了抬下巴:“哼,夸口,就凭你们两个,还没有那个本事伤到我。”

  老道士见她如此,语气更是强硬起来:“劝告不听,姑娘便是非要助纣为虐了?那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

  蓝衣少女轻哼一声,背过手,看似要抬步往后走,岂料刚一眨眼的功夫,老道就感觉到面前一道凌厉掌气袭来,未及反应,身旁斛浮已经抬手帮他挡去了少女这一击,双掌交汇,只是试探,二人各自后退半步,倒是都没下狠手。

  老道举剑欲刺,少女左手猛然朝前一挥,一阵蓝烟瞬间自掌心腾升而起,阻隔了双方视线,道士与斛浮脚步登时受阻!

  此刻蒙面少女迅速跑到玄衣男子身边,将人胳膊拉起一拽:“走!”

  斛浮与道士二人一手捂住口鼻,一手迅速挥剑驱烟,几道剑气过后,蓝烟散去,对面却已经是人去楼空。

  后面的布衣女子赶快跑过来,拉住斛浮袖口关切道:“夫君,你没事吧?”

  “放心,我没事。”斛浮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表示宽慰,但是眉头深锁,看向二人消失的方向。道士向他问道:“……追的到么?”

  他摇了摇头:“这便难了。此女……也不知是何来历……”

  道士有些不甘:“这次让这魔头跑了,现在又多了个不知来历的帮手,真是会愈发棘手……”

  女子想说什么,张口却咳嗽起来:“咳咳……”

  斛浮赶紧伸手扶她,慢慢替她顺背,说道:“我夫人身子未愈,此事往后再说,我先带她回去服药。”

  女子从袖口掏出手帕,捂着口咳了几下,然后轻轻倚靠在他身上,二人抬步便往回走。道士目送他们离开,然后又看着一地狼藉,深深叹了一口气:“哎……”

  蓝衣少女将那名玄衣男子带到一处隐蔽的山坡阴面,进到了一个有些潮湿的山洞之中,二人盘腿而坐,少女运功替他疗伤。

  此地并非处处封闭,周遭的裂缝透出光线,所以山洞之内也不算幽暗,石壁上滴水的声音明显,过了挺久之后,少女收功吐息,并将那颗元丹交还给他,让他自行运功吸收。

  看着他费力将元丹炼化,她忍不住开口:“……你的修为,不该是如此。”

  他闭着眼睛,表情随着身体的恢复慢慢松了下来,反问道:“那该是如何?”

  她站起身走开了几步,端起手臂:“……推功过脉时,我感受到,你受过很重的内伤,应该是损失了不少修为。”

  男子沉默一瞬,解释道:“……我曾强开天眼,窥得一人的来世今生。”

  少女闻言,有些震惊的睁大眼睛:“……如此逆天之行,必遭反噬!你居然为……”她停顿了一下,他睁开眼,微转过头,带着些许探究的意味看向她。察觉自己表现的有些不妥,于是她敛了敛情绪,才又说道:“……可即便如此,倒也不至于连那么两个凡夫俗子都打不过,是你不忍心下手,才会被他们重伤至此么?”

  男子也没有对她的话表现出什么疑惑,只是移开目光,转回头,有些萎靡的说道:“……原本是不可能打不过的,只是……她对我下了药。”

  她眼眸微闪:“……是方才那个女子?”

  他轻轻点点头,又闭上眼睛开始运功。

  少女放下胳膊,眉峰一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所以你对她……毫无防备?”

  他抱圆收功,吐了口气,缓缓站起身,转向她,低声说道:“……对她,我防备不起来。”

  见人答的认真,语气明显还带着伤感,她不由沉下脸来冷哼:“哼,痴情之人,亦是痴傻之人。”

  “……”他微愣,随即嘴角动了动,笑了一声,透着些无奈。

  她见人如此,抿唇,后退半步,肩膀靠在石壁上,又问道:“即便自毁元丹,他们也未必放过你,拼一把就有机会能够活命,你却甘愿引颈就戮……尽量活下去不好么?”

  “功体可以再修炼,损了元丹,不至于丧命,他们,尚且也不是非要置我于死地的,毕竟对那个人,我还是有几分了解的。”男子说道。他所谓的那个人,指的应该就是斛浮。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