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 摆摊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悠闲小神 2066 2020.08.02 12:00

  牛车连师傅一共三人,一位外村的大爷,剩下便是王菀和她那一筐筐用布盖着的东西。

  林美依和大哥对视了一眼,见大哥轻轻摇了摇头,便冷淡应道:“不用。”

  按道理来说,他们跟王菀并不熟,不但不熟两家还有茅盾,王菀看到她们应该直接就走,这般突然的叫住自己二人,一看就知道目的不纯。

  王菀目光在林美依的头上扫过,那里插着一朵小小的紫色镂空绣花,低调而又精致。

  这种绣法,她看过,在二丫的簪花上,一只逼真的小蜜蜂起到了画龙点睛之笔。但这种绣法她不会,按理说,整个大周朝都没有人会。

  “真不坐车吗?从这走到县里还有很久呢。”王菀像是看不到林美依脸上的冷淡似的,自顾继续追问,目光隐晦的从林美依背上背篓扫过。

  大郎是男儿不好回她话,拉了拉妹妹的衣袖,让她不要跟王菀废话。

  林美依冲哥哥点了点头,只淡淡扫了眼王菀身旁捂得严严实实的筐子,抬步便走,根本不想搭话。

  王菀自讨没趣,神情略微有些愣怔,但很快她就反应过来,垂下眼帘,低声对师傅说:“走吧师傅。”

  赶车师傅就是靠山村人,前些日子林王两家的事情闹得全村皆知,他自然晓得这两家人关系不好。

  这些日子王菀时常进城,搭的都是他的牛车,偶尔还会给他一两把糖带回去给家里的孩子,这亲疏远近自然就来了。

  眼见王菀不弃前嫌好心询问却得到林家兄妹的爱答不理,他心中替王菀不平,抬眼看了眼自顾走在路边的兄妹俩,没好气道:

  “也就是王姑娘你心善好脾气了,这要是换另一个人,一准叫都不会叫那两人,没得浪费口舌!”

  赶车师傅声音不小,林大郎听了个真切,心知这是在说自己兄妹二人,眉头顿时皱起,偏头朝那赶车师傅看去。

  他那双眼黑白分明,瞪得又大,拳头握得咯咯作响,满面凶狠,似乎马上就要冲上来打人似的,赶车师傅一见,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忙驱车越过兄妹两,逃也似的走了。

  “怂货!”林大郎嘁了一句。

  林美依翘起了嘴角,“那么多筐子,看来王菀做了不少簪花。”

  “那又怎样?做得还没大妹你一半好。”林大郎满眼都是自豪。

  林美依见哥哥说得这么认真,无奈摇头失笑,“但愿今天一切顺利,咱们继续走吧。”

  大郎点头,兄妹二人继续往县城赶,为了不和牛车再次撞上,两人放慢了脚步,等到了泸县县城时,太阳都已经挂在天空正中间了。

  不过这会儿正是集市上最热闹的时候,林美依领着哥哥来到绣房门口,这里进出的女人最多,她要蹭一波流量。

  “大哥,你把桌子放在这吧。”林美依指着绣房左侧的空位,指挥大哥把桌子放下。

  从左边来的人流最多,所以这边已经有很多家小贩在,不过卖的都是些吃食和小玩意儿,没有遇到同行。

  大郎把桌子放好,感觉不稳,又垫了块石头,确定桌子不会晃动后,又把林美依递过来的长条黑布铺好。

  周围小贩都用的白布或者米白麻布,再不济也是红布,像是林美依这样一来就上黑布的,周围只此一家。

  旁边卖糖人的小哥好奇问道:“小兄弟,你们这是要卖啥啊?还整个黑布,怪不吉利的。”

  林大郎刚铺好桌布就听见这话,面色顿时一沉,“刷”的抬起头来,不悦的瞪了这卖糖人的小哥一眼。

  他也不说话,就这样瞅着人家,小哥身材瘦小,站起来刚过林大郎肩膀,他这般突然直起身子,小哥立马感受到了令人窒息的压力,到嘴的戏谑默默咽了回去,还赔了个笑脸。

  “我、我开玩笑的,就随便问问,小兄弟别往心里去。”卖糖小哥谄谄道。

  “大哥?”那边林美依叫了一声,卖糖小哥只觉得是天籁。

  林大郎放过了他,转头看向妹妹,脸上立马换了笑容。

  林美依把背上的背篓拿了下来,放在地上,从里面拿出一个布包递给林大郎,笑着道:“帮我把这些簪花都摆上吧,颜色我已经分好了,按照颜色来摆。”

  “好咧。”大郎爽快答应,接过布包,小心翼翼的捏起里面的精美簪花摆到了黑布上。

  卖糖小哥在旁看着,顿觉惊艳,还别说,这黑色的布和红色的就是不一样,立马把这些簪花的颜色全都衬托出来,叫人眼前一亮。

  这下卖糖小哥不说话了,站在一旁看得入神,还时不时发出一声惊叹。

  过往路人只觉得这灰扑扑的街道上突然多了一出散发七彩光芒的地方,纷纷扭头看去,就见到了那一簇簇的的花朵,颜色各异,还是不常见的新奇品种,全部叠在一处,想让人忽视都难。

  与此同时,绣房内,上次买了林美依云梦簪花的许夫人又来了,这可是大客户,秋掌柜亲自招呼。

  二人一起站在柜台前,身前全是各种颜色各种样式的簪花,但许夫人脸上却没有露出一丁点愉悦的表情。

  秋掌柜看着,心里顿时咯噔一下,笑着解释道:“这是王姑娘刚刚才拿来的新品,无论是配色还是工艺,都是绣房中的上品,许夫人还没有喜欢的吗?”

  许夫人摇头,她很不满意!

  秋掌柜见她摇头,顿觉疲倦,她这都把店里所有精品簪花都拿出来了,许夫人还不满意,非要和上次云梦簪花一样的,这让她上哪儿找去?

  况且,眼前这些簪花做工细致,配色绝美,不比那云梦簪花好看?

  秋掌柜实在是不解,眼见许夫人有要走的意思,没忍住追问道:

  “夫人,赎秋某冒昧,不知这些簪花哪里比不上那对云梦花簪?这批簪花无论是做工还是花样,那都是极好的,我不敢说大话,但我敢保证,整个泸县再也没有比这更好了。”

  许夫人今天没有遇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有些郁闷,但她也跟秋掌柜相识多年,自然也希望她能做到更好,见秋掌柜真诚求解,她也不吝啬跟她讲讲这其中的不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