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6 拜师学艺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悠闲小神 2029 2020.07.19 12:00

  说着,抬眼暗中打量了一下身旁这位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少女,她的五官只能算是清秀,但皮肤很白,穿着红衣,平添了几分鲜活俏皮,是个爽朗大方的女子。

  不过这模样看起来可没有半点刘氏口中“我那被后娘磋磨的可怜侄女儿”的样子。

  不由得,林美依对这位肖娘子升起了几分好奇。

  “依依,我看你爹还带了好多东西来,这是要干啥呀?”

  两个丫头走在最后,潘娴自然瞧见了林有才父子俩手里提着的礼品,隐约猜到这次林美依三人登门应该不止是为了拜年这么简单。

  拜师这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况且人都到师傅家里了,早晚得知道。

  林美依便压低声音对潘娴说了自己三人的来意,小姑娘一听居然是来拜师学艺的,顿时觉得不可思议。

  “你这得了一次病都病糊涂了吗?那年我后娘说你有天分想让你试一试针线,当时你怎么拒绝她的你都忘了吗?现在你怎么又想学了?你不是最讨厌做针线了吗?”

  看着潘娴那副你是不是鬼上身了的怀疑表情,林美依面上没有显露出来,心里却是咯噔了一下。

  她想起来了,肖娘子刚进潘家门那一年,九岁的她总跟着刘氏一起来潘家看潘娴,有一次她正好碰到了正在绣花的肖娘子,好奇的上手拿起针线试了一下。

  肖娘子刚夸她有天分问她要不要跟着她学,她就因为不小心把手指扎了个洞,加上刘氏总在耳边洗脑说肖娘子不是个好人什么的,恼羞成怒掀翻了肖娘子的绣花架子,并放了话,说自己最讨厌绣花什么的了。

  想到这段记忆,林美依只想给原主跪下。

  抬眼看看潘娴那副你自求多福的表情,又看看已经和潘叔通了气,正在堂屋里冲自己招手的林有才,林美依忙问潘娴:

  “肖娘子脾气好吗?”

  潘娴很认真的回想了一下和刘氏对骂时肖氏那狰狞的表情,果断摇头,“不怎么好。”

  “不过我后娘平时对我还挺好的,虽然看起来凶了点,但她不打人。”潘娴忙补充安慰道。

  可惜,并没有起到什么效果。

  林美依忐忑的进了屋,紧接着就见到一个穿着绿面绣花夹袄的年轻妇人抱着一个小奶娃走了进来。

  林有才忙给女儿使眼色,林美依心知这就是正主,忙乖巧的唤了声:“婶娘。”

  “嗯。”肖氏微微勾了勾唇,轻轻点了点头。

  潘娴跟着进了屋,主动伸手把肖娘子怀里的小奶娃抱了过去,那小娃娃便是肖娘子同潘叔生的儿子,小名叫虎子,刚满一岁,话都说不清楚,但可以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潘娴这个姐姐,两只小手挥舞着,时不时“啊啊”发出点声音表达自己的欢喜。

  潘娴也很喜欢弟弟,看她那心甘情愿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刘氏口中所说的“被迫帮着带孩子”的感觉。

  这一刻,林美依渐渐意识到自家老娘看人其实是不准的。

  这么说来,真实的肖氏或许并没有那么坏,不然潘娴也不会有这么鲜亮的衣服穿,更不会露出那种天真灿烂的笑容。

  但有一点刘氏说得是没错的,肖氏真的不面善,二十五六的年纪,板着脸,看起来有点大户人家里掌事姑姑的架势。

  林美依见过的人很多,肖氏行动间那种刻板的动作,应该是常年训练出来的。

  村里有个关于肖氏的传言,说她是大户人家里发卖出来的丫鬟,因为在府里犯了事所以被主人放了卖身契,潘家便出钱将她买了过来。

  现在看来,这个传言不说百分百真实,但也中了一半。

  林有才和留着美髯的潘叔坐在左侧,肖氏坐在右侧,身子微微倾斜,正在打量站在堂屋中间的林美依。

  似乎是担心妹妹会紧张,站在林有才身后的林大郎不停冲林美依笑,企图用这样的方式让她放松下来。

  感觉肖氏那边打量得差不多了,林有才忙给潘叔使眼色,潘叔微微颔首表示已接收到信息,“咳咳”低咳了两声,开始直入正题。

  听到林美依想要拜自己为师,肖氏非常诧异。

  “你可想清楚了?”她严肃问道,显然,她并没有忘记林美依掀翻她绣花架子的事。

  林美依重重点头,“嗯,我想清楚了,我就想学女红。”

  “你知道什么是女红吗?”肖氏问。

  她也没想过会得到什么满意的答案,只不过是想考究一下这个女孩是否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但令在场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少女她不卑不亢的往前走了两步,来到肖氏身前,微微欠身表示尊敬,而后开口道:

  “女红又称女工,从养蚕栽棉到纺纱织布,从穿针引线到缝衣置服,描花刺绣,纺纱织布,浆染编结,裁衣缝纫,是为女工。”

  这是她三辈子都在做的事,她怎么会不清楚?

  林美依嘴角挂起了笑容,整个人像是在发光,自信夺目。

  不可否认,肖氏有点激动,冥冥之中,她有一种预感,这孩子跟她命中注定要有一场缘分。

  “你们且稍等片刻,我去准备些事务。”

  匆匆留下这句话,肖氏便出了堂屋,去了房间,看得堂屋里林有才父子一头雾水。

  “潘叔,婶娘这是什么意思?”心急于妹妹的前程,林大郎疑惑问道。

  潘叔抬手示意他别急,“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来我家拜师的人多了去了,但这还是她第一次这么满意。”

  这话暗示得已经非常明显,林大郎一听,提着的心顿时就落了下来,父子俩对视一眼,心道:成了!

  果然,没一会儿肖氏便拿着一些针线剪子,还有香炉等物走了进来,在堂屋里摆弄了一会儿,弄了一张非常有仪式感的桌面。

  桌上放着香炉,还有针线剪刀木梭等女工工具,而后肖氏招手让林美依过去,亲自点了香递给她,让她三上香、祈神、拜嫘祖如此种种,完成了拜师礼。

  直到回到家中,林家父子二人都还觉得事情太过顺利,有点不真实。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