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24 满载而归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悠闲小神 2056 2020.07.25 12:00

  “五十文,这俩担我都拿走!”林美依指着地上那两捆葛麻说道。

  摊主苦笑,“姑娘,不带您这样砍价的,一来就砍了我一半,您这般我不如直接拿到纺织坊去卖给坊主?”

  他家并非种植葛麻的人家,这些葛麻都是他在山间偶然寻得,要不是觉得纺织坊压价压得厉害,想着自己拿来卖掉多赚几文,他怎愿在此受冷风折磨?

  “九十文,您全拿走,或者您家近我还可以给您挑过去,如何?”摊主无奈道。

  林美依摇头,面上笑得从容,“最多五十五文,天这么冷,您赶紧卖给我拿钱买些糖果回家去烤火不好吗?”

  “而且这两捆葛麻最多就能做出一套麻衣,店铺里一套麻衣算上工费也不过二百文,除了我这种喜欢自己纺织的人要,您觉得还有谁会来买?”

  “您与其倒时候低价贱卖出去,不如现在五十五文卖给我,钱有了,还能早些归家,这不痛快些?”

  肖氏在一旁看着摊主被林美依讲得一步步退让,忽然有点同情这位摊主。

  一个未出阁的姑娘,第一次到县城便能有这般巧舌如簧,讲得摊主无力反驳,不愧为刘招娣的女儿,深得她真传。

  肖氏无奈的摇了摇头,眼见摊主都快给林美依哭出来,忙拉了拉她的手臂,“就六十文吧,这位大哥也不容易。”

  林美依想了想,点了点头,笑着问摊主:“六十文,您再不卖,我可走了。”

  摊主哭笑不得,他是真的服了这姑娘,忙摆手催促:“快快快,你快拿走,我真是说不过你!”

  “谢啦!”林美依数出六十文钱递给摊主,麻烦肖氏帮自己拿着小包袱,便蹲下身来,一手一捆,将两捆葛麻拿到手。

  生葛麻可有些重量,摊主还想着要不要帮忙送一送,但见林美依用手提起来毫不吃力的模样,一时间惊讶得都忘了问她要不要帮忙。

  最后,摊主只能目瞪口呆的看着她拿着两捆都快有她人高的葛麻越走越远。

  肖氏也很吃惊,忍不住低声叹道:“依依,你这是把你爹爹的大力也继承过来了吗?”

  “说不准哦。”林美依眨眼戏谑道。

  原主本来力气就比一般人大,家里人都清楚,只是外人不知晓罢了。

  现在她又在修行当中,两捆不到百斤的葛麻完全是小意思。

  肖氏见她如此,只能无奈的斜了她一眼,好心提醒,“既然你不累那就快些走,为师可不想让人当猴看。”

  林美依听见这话,抬眼往四周看去,好家伙,回头率百分百,凡是从她们身旁经过的路人,都要朝她这边看一眼。

  不过......

  “师父您等我一下,这里有糕点铺,我买点糕点。”

  匆匆将葛麻放在路边,林美依如风般飞了过去,买了三十文的糕点,这才心满意足回来,将糕点递给师父帮忙拿着,继续提起两捆葛麻往城外走。

  这次加快了步伐,二人很快便出城。

  林美依主动付了车钱,一人二文,共四文,车钱一付,手里就只剩下八文钱。

  其中两文还是过年时奶奶张氏给的压岁钱。

  肖氏倒也没说她什么,欣然给自己二人寻了个好位置坐下,目光温柔的看着林美依,心中感慨万千,颇有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动。

  不过感动归感动,想起绣坊里那对云梦花簪,肖氏面上柔和的表情渐渐恢复冷硬。

  “依依,你可知那对簪花绣坊能卖多少?”她小声问。

  正在苦中作乐数铜板的少女闻言,笑着转过头来,回答得毫不迟疑,“我猜不会低于三两,但顶多也就五两。”

  “你知道?”那为什么只拿三百文?

  肖氏有疑惑,但没直接问出来,她想先听听这丫头怎么说。

  “师父,饰品之流,颜值好的确能够增加价格,但原材料却决定了价格的天花板,也就是最高价。”

  林美依说道:“那对云梦簪花的用料终究还是普通了些,能卖到三两以上高价也不过是因为是新鲜东西,但实际上,它的价值只有五六百文,我能拿走三百文已经可以了,这很合理。”

  “你就不觉得心里不舒服吗?”肖氏没忍住好奇追问。

  林美依摇头,“为什么要不舒服?买卖不就是这样吗?我卖掉了,那就与我无关了,实际上,我还多赚了二百文呢。”

  看她乐呵呵的模样,肖氏都不知道自己的目光有多宠溺,她就喜欢这丫头的谦逊大方。

  罢了罢了,原来是她自己心难平,丫头自己心里有数着呢,不用她操心。

  牛车到村口停下,林美依同师父告别,先下了车。

  林二丫和狗蛋知道大姐一早就去了县城,下午放学后便一直在村口候着,现在瞧见大姐拿着一大堆东西下车,忙迎了上去。

  一个给她拿布包,一个给她提糕点,见她还有两捆葛麻,忙叫她在原地候着不要动,飞快跑回家中把林大郎给拉了过来。

  “大妹,你买这么多葛麻做什么?”林大郎一边好奇问,一边帮妹妹把两捆看起来就不轻的葛麻扛了起来,兄妹四人快步往家走去。

  林美依解释说自己要跟师父学纺织,所以才买的葛麻,兄妹三人顿时了然的点了点头,问都没问一下林美依到底从哪里得的钱。

  直到到了家里,听到母亲刘氏追问银钱来路,兄妹三人这才反应过来。

  “是我用师父给的边角料做的簪花换的银钱,一共三百文,但现在只剩下八文钱了。”林美依半真半假的说完,忐忑等待刘氏的咆哮。

  意料之外,全家人没有一个人指责她乱花钱的,只在那一脸自豪的说,自家女儿出息了,都能自己赚钱给自己花了,还给家里人带了糕点,简直太贴心太懂事云云。

  这一波一波的彩虹皮飘来,林美依听得都心虚,忙让大哥帮自己把葛麻拿到自己房间去,又把糕点分了,堵住他们的嘴。

  女儿出息了,刘氏很高兴,等林有才从地里回来,就让他把家里的熏肉拿出来做了一碗肉菜,吃得林二丫林狗蛋姐弟两满嘴流油,只觉得自己今天又在过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