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0 家人的礼物

我们全家都是极品 悠闲小神 2028 2020.07.31 12:00

  果不然,立马看到一对小簪花,正静静躺在针线框里。

  只一眼,二丫就被花朵上栩栩如生的金色小蜜蜂吸引住全部目光。

  黄白相间三朵小雏菊挨在一起,旁边是绿色的叶子,中间那朵雏菊上静静停着一只小蜜蜂,黑金色的斑斓身躯,翅膀透明如蝉翼,上面还有黑色的脉络,逼真极了。

  二丫伸出手轻轻弹了弹那双小翅膀,只觉得这只蜜蜂像是活了一般,轻轻颤动翅膀,耳边隐约还有蜜蜂震翅的嗡嗡声,这种就、就很特别!

  “喜欢吗?”林美依笑问。

  二丫连连点头,屏住呼吸,生怕自己动静大些就把这两只小蜜蜂给吓跑。

  好一会儿,她这才小心翼翼的将这对雏菊蜜蜂簪花拿到掌中,大眼看着小蜜蜂的翅膀上的黑色脉络,实在是想不出来这是怎么做到的。

  扭头看向林美依,眼神询问。

  其实二丫五官标准,长得很漂亮,先前因为长期劳动而晒黑的皮肤经过这两个月的沉淀已经褪去。

  现在少女留下来的皮肤虽不算白里透红,但也是干干净净的,只在鼻尖上留下几颗小雀斑,但正是因为这几颗小雀斑,让她看起来更加俏皮可爱。

  林美依招手让她靠近些,让她坐在自己身前,而后拿起梳子给她梳了个双丫髻,又将她掌中捧着的雏菊蜜蜂簪花给她带着发髻两端,整个发型瞬间变得灵动起来。

  二丫歪了歪头,激动的喊着要看看自己想在的模样。

  屋里还有一面旧铜镜,林美依帮她拿了过来,小姑娘自己照着镜子,瞪大了眼,似乎不敢相信镜子里那个娇俏灵动的小姑娘是自己。

  “这两只小蜜蜂可是花了我不少功夫才做好的,这是镂空的绣法,你看到的翅膀其实是用黑色的线勾勒出来的,并不是在纱布上刺绣而后又剪下来,这么小的翅膀,绣在布料上根本剪不下来。”

  林美依耐心解释道。

  二丫听完,对大姐的崇拜又高了一层。

  “大姐,肖婶子原来这么厉害的吗?这都是她教你的吗?”二丫好奇追问。

  林美依摇头,“这是我自己摸索出来的。”

  “真的?”二丫惊讶的看着自家姐姐,见她点头,心里的佩服已经如滔滔江水延绵不绝。

  可惜她现在书读得还不多,没办法找到合适的形容,只能说出一句大姐真厉害!

  夜晚,姐妹两躺在一个被窝里,二丫想到明日自己带着新簪花去学堂,就激动得怎么也睡不着。

  小丫头侧头看了看姐姐,见姐姐也睁着眼睛并没有睡,立马露出了一个大大笑容,低声试探道:

  “大姐,这个镂空绣法,你可以教我吗?”

  要是她也能绣出这种精致的东西,那她就是学堂里最厉害的姑娘了!

  小姑娘的心思几乎没有掩饰,赤裸裸的摆在脸上,林美依看得好笑,“可以是可以,但你现在还不能学,太伤眼了,等你大几岁再说吧。”

  不然培养出个近视眼妹妹,那就不妙了。

  镂空绣法算是微观绣法,非常细致,对眼力和手准有极大要求,如果她不是修习了五感素法,眼和手得到提高,想要做出这么精小的绣品也很难。

  “那好吧。”二丫有些失落的应道。

  林美依放在被子里的手轻轻捏了捏小姑娘的手,“别着急,你可以跟着我学做簪花啊,簪花简单,做工不难,只是对配色有些讲究,但有我在,你一定可以成为优秀的配色师。”

  没想到自己还能做簪花,二丫顿时就把刚刚的失落抛到九霄云外,乐呵呵的连连点头。

  兴奋半宿,到了下半夜终于撑不住,这才抱着姐姐的手臂睡过去。

  林美依嘴角微弯,闭目看似睡着,实际是在修行五感素法。

  在前世,她早已经可以做到无时无刻都在运转功法,只是现在这具身体还没养成这样的习惯,她现在还得多多练习。

  按照现在的进度,再过两个月,她应该就可以达到不管自己在做什么,身体都会下意识按照习惯运行功法。

  一夜好梦,第二天一起床,二丫就让姐姐帮自己把簪花带上,兴冲冲出了房门,在爹娘哥哥弟弟面前,把自己的新簪花炫耀了一番。

  刘氏一开始没注意那两只小蜜蜂,还以为是两个黑点,但等她看出端倪之后,顿时就酸了。

  “依依啊,做出这样一对簪花,幸苦了吧?”刘氏拿着大勺站在厨房外笑吟吟问。

  她正在给小猪煮猪食,但现在她并不想搭理那两头小猪。

  林美依一听老娘的语气就觉得阴阳怪气的,再看狗蛋那哀怨的目光,以及老爹和大哥酸溜溜但因为是老爷们不能表现出来的隐忍表情,没忍住轻笑出声。

  怕这一家子要酸死自己,林美依忙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狗蛋眼尖,立马就看到了三根男子的发带,“嗷”的叫了一声,立马朝林美依这边扑了过来。

  “给我给我,我要这个红色的!”

  林美依高举着手,他身高不够,只能在她身前蹦跶,又急又喜,表丰富得很。

  “好啦,别蹦了,给你。”林美依将红色绣吉祥纹的发带递给他,这小子立马拿到大哥面前,让他帮自己缠上,他也要戴着去学堂。

  林美依又把老爹和哥哥的给了他们,老爹的是青色的,大哥的是蓝色的,都绣了代表吉祥寓意的花纹,两个大老爷们拿到手里简直不知该怎么办好,颇有些受宠若惊。

  要知道,这可是女儿(妹妹)第一次给他们送发带,还是她自己亲手做的。

  刘氏见还没有自己的,酸得不行,“依依,你是不是忘了你娘的?”

  林美依笑着走了过来,打开手掌,一只蝴蝶簪出现在刘氏眼中,两只蝴蝶,一只白色,一只浅紫色,都是用的镂空刺绣法,看起来逼真精致,两只蝴蝶角对角停在竹簪上,清丽雅致。

  “这、这也太好看了吧。”刘氏拿起发簪,欢喜得像个姑娘,不停问林美依,自己合适吗?这能带着下地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