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在古代搞科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有仇不隔夜

我在古代搞科技 佛系人家 2038 2021.01.07 00:05

  “忍不了了,敢欺负我妹妹,我非得让他们知道,马王爷有几只眼不可。”宁商酉被气得不行。除了自己,谁都不能欺负妹妹。

  顾跃武赶紧走到门边,利用高大的身材将大门死死堵住,大声喊道:“宁商酉,你冷静一点。现在要是冲出去,就正好顺了他们的心意,你想让仇者笑吗?”

  宁商酉知道,这都是对方的手段。他们对兵部尚书请辞之事,心有不甘,借题发挥想激怒他们。

  但眼睁睁看着妹妹被污蔑,他忍不下去。

  妹妹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女子,却被他们如此肆意抹黑。

  舅舅和父亲忍辱负重,在朝堂之上一再退让,就是不想再生事端,让百姓能有修养生息的时间。

  可他们却因一些莫须有的谣传,肆意伤害自己的亲人。

  从小到大,宁商酉经历了太多的失望和寒心。每当他看到一次妹妹在被窝里偷偷哭泣,便对妹妹心疼一分,也对这天下心寒一分。

  从第一次看到妹妹偷偷哭泣开始,宁商酉便下定决心,纵是与天下人为敌,也要护着妹妹。

  见宁商酉冷静下来,顾跃武劝道:“宁兄,收拾他们的办法很多,没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动手。”

  宁商酉走到窗边,看着楼下士子得意洋洋,肆意评论妹妹,实则恶劣的话语。

  他双手指节泛白,深呼吸平复快爆炸的情绪。

  良久,宁商酉和自己的随侍小厮耳语一番,吩咐道:“简言,你去……”

  简言眼露精光,“少爷放心,一定给您办得妥妥的。”

  宁商酉嘴角扬起一抹狠厉的笑容,看着楼下那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士子,就像看死人一样。

  “这么义正言辞,我倒要看看你们有多高风亮节。”

  此时的宁商酉,和宁兮认识的宁商酉完全是两个人。

  现在的他,更像一头发狂的野兽,谁来咬谁。而且还是那种不动声色,从后面扑袭,猎物到死都不知道,杀自己的是谁。

  顾跃武一直知道宁商酉是一个外表乐观积极,实则心硬如铁的人。除了在乎的人,便是天下人都死光了,他也不会眨一下眼。

  庆幸的是,小时候他和宁商酉因意外偶然结识,这么多年相处,也勉强算他愿意护在羽翼下的人。

  “宁兄,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顾跃武有些好奇。

  “当然是一竿子打死,我从来不给人翻身的机会。”宁商酉灿烂一笑。

  这一笑和宁兮笑起来有些相似,但其中的意味却完全不同。

  对面的齐昭也听见了楼下的议论,皱了皱眉。

  每一次见面,她都带着那样明媚真诚、温暖人心的笑容,这样的女子不应该成为权利争斗的牺牲品。

  齐昭正准备吩咐身边的黑脸侍卫,给下面的人一点教训,便看到宁商酉的随侍,走出酒楼,脸上还带着隐约的狠意。

  “看来一家子都是护短的,但终究还是让她受了苦。”

  齐昭不是一个会轻易听信谣言的人,他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两次遇见宁兮,不敢说她是多好的人,但绝对不是传言中那般。

  他以为安平郡主名声这么差,是朝廷权利斗争的余波影响。

  永和帝和宁家如此毫无底线地宠溺安平郡主,最大的可能是让安平郡主成为一个众所周知的弱点,必要时候转移某些人的注意力。

  说白了就是吸引炮火的,而她也确实做到了。某些人一直认为永和帝和宁家是为了女儿可以发狂的人。

  但这其中的真真假假,又有谁说的清呢?

  没一会儿,简言回到了二楼雅间,立于宁商酉身后。

  “少爷,都办妥了。”

  宁商酉端起手边新换上的酒杯,看着楼下。

  酒楼外一个风姿绰约的女子,迈着扭胯摇臀的步子走进酒楼,在大门处望了一下,随即一脸欣喜,走向那边正高谈阔论,自我膨胀的青衣士子。

  这个人刚才议论宁兮最积极,也最狠,生怕别人不知道他对国朝的忠心。

  “李公子,奴家终于找到你了。”

  女子声音不大,但矫揉造作的声音让宁商酉十分厌恶。不过,楼下的一众酒客和士子们却很喜欢。

  一双眼睛在女子身上来回扫描,生怕漏了一个白嫩嫩的地方没看到。

  女子也不在意身旁男人的扫视,明显已经习惯了,只是用力抓着青衣士子。

  “几日不见,公子已将奴家忘却了吗?”女子掩面而泣,哭得那是一个温柔似水,就是有些假。

  青衣士子呆愣当场,他在怡春院的相好,怎么跑这儿来了?

  青衣男子还没反应过来,女子的话又来了。

  “公子,您曾说只爱奴家一人。家里的糟糠妻没有奴家温柔体贴,要休了她,娶奴家为妻,可还当真?

  自你走后奴家一直洁身自好,不论妈妈怎么说劝你是在骗我,奴家从未怀疑公子的真心。

  奴家也一直在等您,但今日妈妈逼奴家接客。奴家逼得没有办法,这才逃了出来,公子您可不能不管奴家啊!”

  女子哭哭啼啼,将事情叙述了个清楚。

  楼上的齐昭和顾跃武也明白了宁商酉的用意,还真是杀人不见血。

  私生活不检点,还要休糟糠之妻,娶一青楼女子为妻。实在是有伤风雅,更让一贯自诩清贵的读书人的遮羞布都没了。

  虽然男子不像女子那样注重名声,但今年可是大考之年。国朝规定,声名有损、私德不良之人,不能参加秋闱。

  虽然这条律令,对大多数士子都没什么影响,花钱摆平就是。

  但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是在他肆意谣传安平郡主之后,他这辈子别想考举了。

  青衣士子显然也反应过来,急忙撇清关系,恶语相向。

  “哪里来的贱妇,乱认相好。娘子温柔贤惠,宜室宜家,我怎么可能放着如此美好的娘子不要,娶你这么一个千人枕的贱妇为妻。

  我娘子可是户部主事陈庆直大人七姑婶的侄女,你这贱妇怎可乱认,坏我名声。”

  青衣士子大力一推,将女子推倒在地。

  女子也气得不行,都是负心汉,在床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