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在古代搞科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2章 纤毫毕现

我在古代搞科技 佛系人家 2081 2021.01.09 00:05

  “兮兮,你的侍女要哭了。”毛团飞来飞去,看到斐玉自我感动,要哭不哭的样子。

  宁兮正蹲着,伸手查看浇筑模型的平整度程度。听到毛团的话,赶紧站起身,看向身后的斐玉。

  见宁兮关心的样子,斐玉一下子就哭了出来。

  宁兮也有些无措,想伸手给斐玉擦擦眼泪,又发现自己手摸了模具,不太干净。

  只能温柔地哄着,“好了好了,不哭了。有人欺负你了?”

  斐玉也知道自己失态了。

  她只是觉得这样好的小姐,怎么会被别人说成是刁蛮霸道,手段残忍的人。甚至还有人传小姐水性杨花,反正什么屎盆子都往小姐头上扣。

  越想越伤心,宁兮关心的话语直接刺激了斐玉的泪腺,眼泪不要钱似的流了出来。

  宁兮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手,摸出手帕给斐玉擦了擦眼泪,安慰道:“好了好了,没事儿。他们爱说就让他们说去,我又不会因为他们说的话,就怎么样了。要真这么在意,我早死八百回了。”

  这一幕正好被返回的黄为民等几个老师傅看见,几人怔愣在原地。

  这一幕给他们的感官刺激,不可谓不震撼。

  堂堂郡主竟然亲自到那么脏污的地方检查工序,还能如此心细温柔地对待侍女。

  在现代很平常的事情,在这里却是奇闻,天大的奇闻。

  从来到这里,宁兮就告诫自己不要做那些“人人平等的傻事”,这个时代就是等级森严,规矩繁重。

  但她自小在和平年代长大,人权平等的观念深入灵魂,已经成为她的习惯。

  有时候,她会不自觉就将对方同等看待。

  斐玉伤心了,她习惯性地安慰,就像曾经安慰自己的小姐妹一样。在宁兮看来这没什么,很正常。

  但对生长在这个时代的斐玉和黄为民等人来说却不一样,这是一种尊重和重视,还是来自一个自己很尊敬,需要仰望的人。

  宁兮安慰了好一会儿,斐玉才慢慢止住了哭泣。

  “别再哭了啊!你这一哭耽误我好长时间,我得赶紧检查完,晚上还得研究优化方案呢!”

  听着宁兮陈述性,不带任何责备的话语,斐玉不自觉撒娇起来,“是,奴婢知道了。”

  宁兮围着面前几人高,已经冷却的熔炉走了一圈,看了看各设备的具体细节,听着小白的检测结果

  宁兮走到一旁的公棚里,在纸上用炭笔写下问题和改进方向。

  接着又去到下一个流程。

  远处看着的黄为民几人,有些犹豫该不该出去。

  “咱们不出去吗?”

  “可若是咱们出去了,郡主又要被传谣言了。”

  一直沉默的黄为民忽然出声道:“回家,就当什么都没发生过。”

  “好,我没来过这里。”

  “我家小孙孙还在等我呢!”

  众人一致赞同,将今天看到的全忘记,他们也能维护郡主的名声。

  一下午宁兮都呆在味道不太好闻的工棚里,不过总算是将问题都梳理了一遍。

  晚上她先研究一下对策,等明天老师傅们来了,再询问他们的意见。

  返回自己的屋子时,宁兮看到了一身骑装的宁商酉,站在桌案旁,翻看她的设计稿。

  还好之前,她花时间练习了一下原主的笔记,借助身体的机械记忆,练习几天就学了个八九成。

  现在她一点不怕书稿之类的会露馅,只是她还不太习惯毛笔书写。

  “哥,你怎么来了?”宁兮脱下围裙递给斐玉,走向宁商酉。

  听到宁兮的声音,宁商酉转身看着她,有些生气,“你说我怎么来了?你自己说说几天没回家了?娘让我来看看你。”

  宁兮来工坊之后,只是派人传了几句话,还真一次没回过。她心虚得很,撒娇道:“这不是有事情嘛!”

  “就这个?”宁商酉扬了扬手里的一叠稿纸。

  “哥,你小心点儿,别给我弄丢了,那几张纸价值连城。”

  宁兮赶紧走过去,因为身高不够,只能伸手虚捧着,生怕宁商酉给她搞掉了几张。

  “什么纸这么珍贵?还价值连城。”见妹妹这么紧张,宁商酉没继续逗她,故意将纸拿低了些,看了看纸上的内容。

  宁兮趁机夺过宁商酉手里的纸张,宁商酉不着痕迹宠溺地笑了笑,妹妹,你这是在造新琉璃?”

  宁兮走到桌案后,用镇纸重新将稿纸压平整,“这不是新琉璃,我叫它玻璃,这是一种无色透明的玻璃,可以有好多用途呢!”

  见妹妹宝贝得不行,宁商酉好笑道:“能有什么用途?”

  他没觉得琉璃有多珍贵,还价值连城。

  “可以做镜子,可以做窗户,还……”

  宁兮正准备说,磨好了可以做望远镜和矫正视力的眼镜。好在她瞬间反应过来,这些东西都还没发明呢!

  在宁商酉看来,妹妹就是瞬间卡壳了,估计她自己也就能想到这么两种用途。

  “这玻璃不是透明的吗?怎么做镜子?”宁商酉知道的镜子只有铜镜,铜镜可不是透明的。

  宁兮得意一笑,“这你就不懂了吧!铜镜确实不是透明的,可水是透明的呀!既然水都能当镜子用,我这透明的玻璃为何不可?”

  宁兮的话,让人无法反驳,清澈的水确实可以映照人影。平日里除了铜镜,很多人也会选择打一盆清水检查仪容。

  “妹妹,你这玻璃做出来的镜子比铜镜如何?”宁商酉嗅到了金钱的味道。

  叶心兰就是一个捞钱好手,不然宁元辰也没钱补贴军队。作为两人的儿子,宁商酉的赚钱天赋也不低。

  只是比起赚钱,他更想做一个权臣,那样才能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

  宁兮没有长篇大论,解释玻璃的镜子有多好,只“纤毫毕现”一词,便惊呆了宁商酉,

  发财了!发大财了。

  这是宁商酉听到这个词的第一反应。

  “妹妹,你说的是真的吗?”

  宁商酉想到,天下各大世家女子疯抢玻璃镜的场面,就觉得满满都是金钱的味道。

  有了钱,他一定要打造一支来无影去无踪的轻骑兵。

  “当然是真的,我们已经都造出透明玻璃了。”宁兮肯定道,又补充了一句,“就是铸模出了问题,厚薄不均匀,透明度也还不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