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在古代搞科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9章 小可爱

我在古代搞科技 佛系人家 2043 2021.01.16 16:59

  永和帝看懂宁兮的提示,嘴角一咧,“也罢!既然你喜欢,岷山就给你吧!”

  “谢皇帝舅舅恩赏,谢皇祖母恩赏。”宁兮欢喜地谢恩。

  席上世家贵女们,心头那个酸啊!

  太后的恩赏竟然还可以换?

  不过,宁凰兮也蠢,要一座山干什么?先帝御赐的花钗不是更珍贵。

  有了宁兮打头阵,皇室宗亲、朝中重臣、世家贵族开始送礼物。

  大多数人的礼物,都没有什么新意,不过是做到礼数罢了。但因为人数众多,还得介绍一下,所以宴会进程就慢了。

  舞台上表演也变成了舒缓动听的乐曲。

  宁兮对这些没兴趣,抱着毛团揉揉捏捏起来,身旁还多了一个小家伙儿。

  叶梁宇偷偷瞟了一眼对面上方,盯着他看的大哥叶飞云。害怕地往宁兮身后挪了挪,避开大哥的死亡视线。

  宁兮自然发现了他的小动作,点了点他圆溜溜的鼻子。

  “这么大大咧咧的跑过来,一点规矩都没有。”

  叶梁宇嘿嘿一笑,抱着宁兮的胳膊,撒娇道:“姐姐,你最近怎么都不进宫了?”

  “我最近有正事要忙,以后有空闲了,再陪你玩儿。”

  说着宁兮从台下摸出两个精致的荷包,低着头,小声嘱咐道:

  “这个是送你们的礼物,一个是你的,一个是哥哥的。等没人的时候,再给哥哥。飞云是太子,在人前要注意仪表,知道吗?”

  小家伙儿梳着可爱儿童发髻的小脑袋,认真点头。

  宁兮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小脑袋,“但是私下没人的时候,你可以和哥哥一起玩。”

  小家伙儿接过两个荷包,偷偷藏在袖子里,就跟做贼似的,还装模作样理了理衣袖。

  看得宁兮母爱心泛滥,忍不住捏了捏肉肉的小胖脸。

  他们家的叶梁宇实在是太可爱了!

  叶飞云皱了皱眉头,嘴角微微嘟起,背挺得笔直,俨然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只是眼角余光一直瞄着宁兮和叶梁宇。

  叶梁宇的性格比哥哥叶飞云活泼一些,但和宁商酉又不一样,他更纯粹。

  一双黑亮亮的眼睛,不停在席上乱扫。

  反正他是皇子,又是孩童,没人会责怪他。况且还有护身大符宁兮在,他啥都不怕。

  刚才宁兮霸气回怼当朝大臣,让他崇拜得不行。

  忽然,叶梁宇扒着宁兮的胳膊,小声道:“姐姐,对面那个穿蓝纹锦袍的男人一直看着你呢!”

  那个人一看就不好惹,跟表哥沉着脸的时候一样。不过,表哥不会对他生气,这个人可不一定。

  齐昭一直关注着宁兮,叶梁宇的动作自然知道,见宁兮看过来也不躲闪,反而迎上她的目光。

  宁兮循着叶梁宇的视线,正好和齐昭对上,两人对视了几秒。但齐昭习惯了隐藏情绪,面无表情的他,让人看不出想法。

  宁兮心里却是各种猜测。

  这人上次来府里为左相调和,大概率已经站在他们的对立面了。

  他这么盯着自己,难道是憋着什么坏水?

  宁兮可不会认为,齐昭被她的美色迷住了。

  他是个完全不逊色于宁商酉的人,宁商酉会被美色迷心?显然不可能,而齐昭同样也不可能。

  话说,大兴朝敢刺杀自己的人,他也要占一个吧!其次还有左相和右相

  可还有一方是谁呢?

  齐昭看到了宁兮眼里的疑惑,他也在疑惑着,宁兮到底在疑惑什么?

  这时,叶梁宇童稚嫩的声音再次传来。

  “姐姐,那个温垣也在看你。”

  齐昭常年不在京都,叶梁宇不认识他,但京都和宁商酉一样大名鼎鼎的温垣,他还是认识的。

  见宁兮望过来,温垣和齐昭的反应完全不同。

  他温文尔雅地灿烂一笑。

  正如应了那句话,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但是不是真的如玉公子,这就无从知晓了。

  宁兮也落落大方,回了温垣一个微笑。

  温垣深深看了宁兮一眼,有些欣赏。

  还真是够隐忍!

  若不是刺杀,怕是谁都不知道,安平郡主也是个狠角色。以自身为诱饵,成功帮陛下拿回兵部,掌控兵权。

  本该享受胜利,却又远避京都,不声不响搞了个酒楼,现在又要了岷山。

  似乎那座工坊就在岷山吧!

  让人琢磨不透,无法以常理揣度。

  见宁兮对温垣是微笑,对自己就是打量猜测和疑惑,齐昭皱了皱眉,又看了看前方的永和帝和左右二相,眼眸越发深邃。

  和温垣简单打个招呼,宁兮收回视线。

  但像聚光灯一样,被全场聚焦的宁兮,不知道自己成了贵女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而她自己也是如坐针毡。

  这段时间,通过旁敲侧击,各种小道消息,她基本弄清了朝中的局势。这两人分别代表着身后的两股势力,这两股势力在朝中可是和永和帝三足鼎立。

  而齐昭和温垣就是两派的典型代表人物,其人绝对不容小觑。

  难道是右相和左相又要搞她了?

  但看永和帝和左右二相,似乎并没有剑拔弩张的样子,都在尽力维持表面的君臣友好。

  宁兮暗暗在心里提醒自己,不要闷头搞研究,朝中的事情也要多打听。

  便宜老爹和哥哥就是最好的信息来源,得找机会和两人聊一聊。

  “姐姐,那个温垣不是好人,你可不要被他骗了。”叶梁宇见宁兮对温垣笑,以为她被温垣迷住了。

  宁兮伸手搓了搓叶梁宇的小嫩脸,“这些话,你都是从哪儿听来的?”

  “表哥说的,他说温垣是一个笑面虎。”叶梁宇闷闷道。

  宁商酉在宫里当值,叶飞云和叶梁宇经常去找他。对这两个弟弟,宁商酉也有悉心教导。

  “姐姐,真的。”叶梁宇怕宁兮不相信自己,又提醒了一句。

  宁兮宠溺地笑了笑,“我知道了!你赶紧回你的位子去,待会儿舅母又该收拾你了。”

  叶梁宇看了看皇后,正好看到皇后飞来的严厉眼神。

  他赶紧搂着袖子,跑回自己的位子。

  但没一会儿,他又挪到哥哥叶飞云身边,将宁兮送的礼物,摸了出来。

  一人一袋分好,将宁兮没人时候拿出来的嘱咐全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