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我在古代搞科技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成功了

我在古代搞科技 佛系人家 2044 2021.01.08 20:12

  在京中百姓茶余饭后都有谈资趣闻的时候,城外岭山工坊内,却是一片欢天喜地。

  经过数日不停生产总结研究,工坊内终于产出了第一块全透明的玻璃。

  看着透明如无物的玻璃,众人惊呆了,他们竟然造出了此等巧夺天工之物。

  而宁兮却没急着高兴,她看了看玻璃的清晰度,又利用光的干涉与衍射,检查了一下玻璃的厚薄均匀程序。

  可想而知,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但大伙儿好不容易制造出了,这种从未有之物,正是高兴的时候去,宁兮也不会扰人好心情。

  “能在短短七日之内,将玻璃制造出来难能可贵。但我们不能满足于此,应该追求更高的目标。

  玻璃再美,也只是一个死物。你们要多想想,怎么才能让玻璃用到实处?怎么才能让玻璃更平整,更美观,更廉价?

  造这个东西不是为了让少数权贵使用,而是为了惠及百姓,为了全天下的老百姓都能用上它。”

  宁兮的一番话,赋予工匠全新的意义,这是一种他们平日里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郡主,我们只是工匠,如何能惠及天下?”

  “是啊!我们只是贱籍,怎么可能做出惠及天下之事。”

  众人都很卑微,即使是那些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们依然很卑微,贱籍这是深深烙进他们生命的符号。

  宁兮微笑着,柔和道:“不,你们能造出玻璃,已经惠及天下且青史留名了,后世史书必定会记录一笔:

  大兴谦和三年桃月,岭山百味河工坊制世间首块无色玻璃,为此世制琉工艺巅峰,亦为天下制琉工艺开启新篇章。”

  宁兮的声音柔和却充满力量,坊内每一个人,上至管事、老师傅,下至学徒帮工,皆面露惊喜又难以置信。

  他们在史书留笔了?

  见众人的反应,宁兮趁热打铁,激励道:“不管是更好的方法,还是更便捷的工具,只要能创造出,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东西。

  那么你们就有机会,在史书上留下名字,独属于你自己的名字。”

  众人呆住了,他们还有机会留下自己的名字?而不是以百味工坊这个大称谓。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宁兮继续道:“剩下半日都回去休息吧!这是你们做出玻璃的赏赐,月底工钱照发,但明日上工,我会提出更高的要求。”

  这几天宁兮学到了。

  她只要以赏赐的名义,工人们接受了便不会有任何问题。赔偿和补偿就不行,这意味着做为郡主上位者的她错了。

  但这个时代,她和工匠之间地位之悬殊,大到她不管做什么,都是对的。即使是错的,他们也必须接受。

  但赏赐是上位者对下位者的施舍和恩惠,这就是可以的。

  只是换了一个词语,其中的意义便完全不一样。

  宁兮弄懂这其中的含义时,连带着赏赐这个词语,都讨厌起来哦。

  以前看电视剧的时候,她总觉得古代真好,没有买房买车的压力。来到这里她才知道,古代真的没有想象中那么好。

  这里是没有房车压力,但这里是更为残酷的生存压力,在这里能活下去便十分之不容易。

  譬如这些匠籍工人他们世世代代都必须从事和祖辈一样的职业。这对习惯了自由,可以肆意选择职业的现代人来说,是绝对无法忍受的禁锢和折磨。

  因为没有田地,他们的收入比农户更低更微薄,这导致他们几乎没有机会读书,更不用说考举。

  而要想脱籍也是千难万难,只两种途径:一是考举做官,二是通过技术升迁做官。

  这两条路,不论那一条都千难万难。

  这样的时代,每一个人活着,都不容易。

  “行了,都散了,回家吧!”说完,宁兮转身回了自己的房间。

  坊内众人有些不知所措,他们没有休假这个概念。

  这个时代连官员都只有十日一休的旬假,更不要说社会底层的他们,一年四季全年无休。只有特别寒冷的冬天,会休息一个月或两个月。

  但那不是休假,是因为天气太寒冷,没有办法上工。

  “行了,既然郡主恩赐,你们就回家去吧!不管是回家找媳妇儿睡觉,还是干什么,都随你们。”

  管事的站出来说道,他也很意外,但既然郡主给了恩赐,他们下位者就必须接受。

  很快众人便散了,相互间你问我我问你。

  “狗蛋,你打算干嘛去?”

  “我不知道。”

  “我娘说要给我相看媳妇,我想跟着一起去,以后可就没机会了。”

  “那我去帮我姥爷干活儿,我老爷在地主家做长工,今天让他老人家早点休息。”

  在一言我一语的聊天中,工人们找到了自己想干的事情。

  坊内,宁兮换了身深色衣服,还穿了一件围裙。

  这是她让斐玉给做的,她有时候会去各环节查看制作过程,查看的过程中,难免会脏了衣服。

  她一件衣服也挺贵的,要是损坏了,不知道又浪费了多少百姓的血汗。所以宁兮让斐玉给她用那种,便宜又耐用的粗布,做了几件围裙。

  斐玉跟在宁兮身后,也穿着一样大大的围裙。

  看着宁兮身上,自己亲手做的围裙,斐玉眼里带着光,那是一种崇敬和难以言说的信仰。

  郡主自遇刺以来,变了好多,越来越让人移不开眼睛。

  明明一个很无心的小举动,却让人感动得落泪。

  斐玉想起了那天晚上,本来她打算连夜将围裙赶出来,但郡主却说“白日再做吧!伤了眼睛就不好了,也不用绣花什么的,能穿就行,在这里没那么多讲究。”

  围裙也是怕坊内的工匠,不小心弄脏衣服遭罚,而穿上了平民百姓穿的布料。

  这事要是传出去,小姐又要被世家大族的小姐们笑话自甘堕落了。

  宁兮不知道身后的斐玉,竟然这么多愁善感。

  她正从整个工艺的第一道工序开始,检查不符合要求,或需要改进的地方。

  虽然她不是天才,但每天一有时候,她就会重复看系统资料,生怕有什么地方自己遗漏了。

  毛团也从系统空间飞了出来,帮着宁兮一起检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