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烽火 梦回亮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黄麻暴动

梦回亮剑 心要飞 2554 2020.01.04 10:06

  共产党发动南昌起义后,八月八日,汪精卫的武汉政府下达命令,开始大肆逮捕处死共产党人,实行武力分共。

  一时间整个麻城到处都是人心惶惶的,我还是老样子,整天带着人晃来晃去的,现在是只要是共产党员就直接可以就地枪决处死,这就方便了,每天带部队出去随便开几枪,回来报告枪决了几个,也没人敢问。

  九月十一日,国民党内的蒋介石集团同汪精卫集团在反共的基础上实行反革命合流,史称宁汉合流。

  九月底的时候,我期待已久的黄麻起义爆发了,共产党在邱家畈、乘马岗、林家山、伍家庙等地发动农民举行了“九月暴动”,因缺乏武装起义的经验,再加上起义军缺少武器弹药,正好又赶上附近有追剿南昌起义军的国民党军第三十军的一个团,被残酷的镇压下,暴动不得不中途停止,第一次黄麻起义宣告失败。

  十一月十三日,第二次黄麻起义爆发。当天,黄安农民自卫军全部,麻城农民自卫军两个排,及七里、紫云等区千余精锐义勇队,组成攻城部队,向黄安县城发动攻击。

  十一月十四日凌晨四时,起义军一举攻入城内,全歼黄安县警备队,活捉县长等官吏。

  十一月十八日,农民起义军在黄安宣布成立黄安县农民政府,曹学楷为主席。

  起义军还不敢来打我们麻城,麻城的警备力量,可不是黄安城的那么脆弱,再加上我们接到的命令是严守麻城,不得出城寻战,没有命令我也不能出城去,我们对起义军占领黄安麻城视若无睹,他们也不来招惹我们,我感觉这样还挺好,大家都相安无事。

  十二月五日,赶来镇压农民起义军的十二军教导师,一到麻城,当天就对黄安城发起了突袭,因众寡悬殊,起义队伍撤出黄安城。

  过完春节后有一个月,也就是三月份底的时候,十二军突然全体撤军到了河南,十二军突然一撤军,导致黄安县城城防力量空虚,农民起义军又杀回了黄安县城,将黄安县公安局长曹“屠夫”就地枪决。四月初,农民起义军又在紫云区,一举消灭了“清乡团”,国民政府有点生气了,也对黄麻地区的农民起义军有点惊恐,以为他们只是小打小闹,没想到动静是越搞越大,所以要遏制他们的发展。上面命令我们严守麻城,增援黄麻地区的部队已经出发了。

  一九二八年四月七日,蒋介石联合冯玉祥、阎锡山和李宗仁发动对奉系军阀张作霖的战争,蒋介石在徐州誓师北伐。我这才知道十二军原来是去参加北伐了,所以才会突然撤军。

  四月中旬的时候,国民政府派来的援军终于到了,一个营的兵力,和一个营的武器装备,这个营划归到我们麻城警备团,一切军事行动有孙连长指挥。

  来到民国已经一年半时间了,除了一年前剿的那一回匪,我一直再没干过别的事,每天就是训练,和学习,忍了这么久,都快把我憋疯了,现在终于可以一展宏图了,而且我心中还有一个我的小算盘,这次增援一到,我们也就该和农民起义军兵戎相见了,这是我不愿意的,所以我就准备趁此出城,一去不复返了。

  休养了三天后,留下了一个连防守麻城,其余三个连一人一路,开始搜索农民起义军。

  出了城门,我带领部队朝东走了两个小时左右,在一个森林里,我将众人集合到了一起,我不想多说废话,我直接说道:“这次出来,我就没打算再回麻城去了,我想去投奔共产党。一直以来我都把大家当我的好兄弟,你们愿意跟着我的我很高兴,以后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不愿意跟着我的话,现在就可以回麻城报道去了,正好可以替我帮孙连长道个别。”

  可能是我说的太突然了吧,或者是他们在等我说参加共产党有什么好处。这让我怎么说呢,难道让我说以后天下是被共产党争去了,国民党会被打退到台湾,他们也不会信。

  我等了十来分钟都没有人说话,正好生米煮成熟饭,我说道:“既然都不说话,那我就当你们默认了,那我们就出发吧,争取早一点找到共产党。”说完,我便起身,朝前走去。

  除了郑强周东王启文他们三个有点迟疑,其他人都站起来跟着我走了。

  他们三个迟疑不是怀疑我,而是因为其中有孙连长的缘故,孙连长是他们的老长官了,可能是突然就这么要分开了,心里有点难过吧。

  沈泉就不用多说了,对于他去哪里都可以,投诚共产党可能对他更好点,虽然我们大家都闭口不提他们土匪的身份,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秘密,他们老是觉得自己低别人一点,这次到了新的地方,就没有人知道他的底细,他也能更放松自己了。

  大家一路默默无语的走着,我也不知道说啥,也就沉默着。

  快到一个村庄的时候,周东突然拉住我,小声的说道:“小心,有情况。”

  我赶紧让所有人隐蔽起来,我问周东道:“前面应该是什么人。”

  周东说道:“应该是农民起义军,我看到一个挑水的农夫,在看到我们的时候,迅速的扔下水桶,朝村里跑去了,应该是去报信了。”

  “农民起义军的话,那就正好。”我和石头将他腰间的白毛巾要了来,一边朝村口走,一边摇着白毛巾,喊道:“起义军的兄弟们,你们不要担心,我是来投诚的,请你们派个人过来。”

  喊了几遍后,终于从村口的小山坡上下来一个人,这个人年龄不大,二十来岁左右,身体瘦小,赤脚草鞋,穿一身土布,系一根粗布腰带,浑似一个朴实的农民。

  他上前来伸手说道:“中国工农红军第十一军三十一师,第三大队大队长徐其虚,阁下是?”

  我也上去握住他的手,说道:“国民革命军第十八军麻城警备团一营一连长上尉李云龙。”

  “李连长你好你好,不知道李连长这次是诚心投诚还是别的?”

  “当然是诚心的了,不然现在出现在你面前的就是炮弹和子弹了,我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哈哈,李连长说话真是风趣,却又带着一丝道理,不过你也知道现在你们国民政府正在围剿我们,我不得不小心啊。所以还请李连长见谅。”

  “那我要怎么做,你们才可以相信我呢?”

  “李连长最起码得给我一个理由吧,因为什么原因来投靠我的。”

  理由?我是真没有啊,难道我说我是来找李云龙的吗?不过我现在来投诚,确实有点让人疑心,我是别有用心。我在麻城既没有受委屈,也没有得罪人,而且还过得很舒服,甚至有孙连长罩着,我的前途也一片光明,就是副团长一职,也是只要我愿意,吭个声就能做。现在却跑来投靠刚被打败又被大批部队围剿的农民起义军,怎么说呢,就是放着王爷不当,跑来投靠丐帮一样。

  “怎么?李连长不会想说,没有什么理由吧,这话可连三岁的小朋友也不相信。”徐其虚见我不说话,接着又问道我。

  “我是带着特殊任务的,请属我不能对徐队长明说,我只能说请徐队长相信我。”我想到了马军,我感觉只有这样才好圆自己其说,而且还能堵他的嘴。因为一般部队都有保密条约,我既然说了是秘密任务,他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