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军事 抗战烽火 梦回亮剑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江海酒楼

梦回亮剑 心要飞 3020 2019.12.29 20:58

  对于枪械,我虽然认识都是什么枪,但是细节方面我是一窍不通,哪怕是上子弹我也不会,我不敢托大,剿匪可是真刀真枪的干,丝毫马虎不得。

  在王财主走后,我对孙连长说了一下我的情况,让孙连长给我派来几个熟悉枪械的兄弟,来教我和这些新兵打枪。孙连长没有多问什么,点头同意了。

  过了没一会孙连长派来三个人,那三个人我都认识,是他手下的一排三个步兵班班长,都是经历过战火的人。

  见到他们过来,我连忙上前打招呼。“今天就麻烦哥三了,等事完了小弟请喝酒。”

  “哈哈,李连长客气了,就是不请喝酒,我们也得来啊,不过你今天发了一笔大财,非得要喝你一场酒啊。”一班长王启卫说道。

  “对对对,老王说的没错,等下李连长可不能省钱,我们得一醉方休。”三班长郑强说道。

  “行行,没有问题,酒绝对管够,我这一个排人马陪你三,大家不醉不归,训练了一个月,正好大家都去放松放松。”我豪爽的说道,如今咱也是有钱人,说话自然底气十足。

  这时二班长周东来到我身边,对我小声说道:“李连长,这钱可不能乱花,弟兄们要出去拼命,最好是散给弟兄们拿回家做安家费,这样大家才可以无后顾之忧,用心打仗。”

  “放心吧,二班长,我也有这种想法,打仗嘛,谁知道是生是死,活着就不说了,死了要钱也没有用,我准备就是带没有家的兄弟好好放松一下,剩下的钱都散给有家的兄弟,让他们带回家里去。”

  “嗯,好这样也行,我们这些没家的人,确实要钱没用,没想到你想的还挺周到。”

  “行啦行啦,李连长,你和老周偷偷说啥呢,是不是老周想去找个小妹妹,那我们可不眼红,老周确实该破身了,哈哈哈。。。”三班长郑强说笑道。

  “哈哈哈。。。”郑强的话,引着众人都笑了起来。

  我看向周东,周东脸涨得红红的,看来他还真是个老处男。

  “好了,好了,正事要紧,我们赶紧帮李连长训练部队,好早点去喝酒。”一班长王启文打圆场说道。

  我和大家坐在一起,听他们三个讲解枪械,我不懂也不敢多说话,跟着大家虚心请教。

  周东差不多三十岁左右了,和普通的农民大哥没什么区别,看着就比较老成,所以比较稳重。先是周东讲解。

  周东拿起汉阳造说道:“我们子弹不多,前面我只教大家练习安装子弹,上膛,怎么瞄准。步枪要练习的就这些,等你们每个人都熟练了以后,我们就可以练习实弹射击”。

  三班长郑强身材瘦小,但看着十分精壮有力,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拉黄包车的,不过因为从小是个孤儿,所以挣点钱之后今天就不干了,然后就花个精光,明天再挣,属于那种玩心较重的,虽然老大不小了,但他还是喜欢玩闹开玩笑。

  周东讲完汉阳造,郑强立马就跳了出来说道:“捷克式留给我,我可是很喜欢这把枪,火力猛。我的这个捷克式机枪可比汉阳造麻烦多了,因为他需要两个人配合才能发挥他的最大威力,要有一个主射手,一个副射手,而且还要换弹匣,换枪管,因为捷克式机枪属于火力压制,所以换弹匣换枪管的时候中间不能有过多的空隙,否则就起不到压制作用了,而且还有可能被敌人干掉。

  “咋样,李连长,我讲的不错吧。”郑强看着我笑嘻嘻的说道。

  我又不懂,问我也白问,可我也不能不说话,只好顺着郑强的话说道:“不错不错,三班长讲的很好,不过三班长你可得给我培养几个机枪射手出来。”

  “那没问题,包在我身上。”郑强豪爽的说道。说完郑强就从人群里拉去四个身材精壮的人,用他的话说是,关键时刻,还要端着捷克式冲锋,身体不壮怎么可以。

  倒是一班长王启文没事干了,他也是个闲不住的人,顺手抄了一把汉阳造,来到我身边说道:“他俩一人教一个就行了,我也不能闲着,白喝你李连长的酒,我单独教你。”

  “好啊,一班长。”我也没客气,正好枪都管够,人手都有一把。

  到了晚上,我带着这个刚组建的新兵排22个人,还有我和三个班长,总共27个人浩浩荡荡的朝麻城最大的酒楼走去。

  江海酒楼是麻城最大的酒楼,是一个三层高的古建筑,占地面积很大,这栋建筑存在了一百多年了,给人的感觉就是古朴大气,有种历史的沧桑感,别人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感觉,但对我这个现代人来说,在这个地方喝酒真是震撼人心。

  进了里面一楼除了门口和收银台是暴露的,其他的都是被隔开的包间,只不过包间比较小,但容纳个六七个人还是没问题,二楼就是比一楼更大的包间,三楼又比二楼大,简直就是我们现代的夜总会娱乐城的那种构造,不过我反倒喜欢这种设计,因为来喝酒吃饭的谁也接触不到谁,避免了例如打架,骂架,碰见仇人的很多麻烦,而且也没有穷富之间消费的那种立分高下的刺痛感。听说这个酒楼也是王老先生的产业,能在这个年代有这种经营理念,我对他真是佩服。

  门口的小二看见我们一群人过来,上来打招呼,不知道他是不是认识我,看见我眼睛一亮,说道:“请问你是李长官吧?”

  我点了点头。

  小二立马恭敬的说道:“那请李长官和各位三楼请,我们东家说了你们可能会来,也给我说了你的相貌,我们东家说了,李长官来喝酒吃饭都有他请客,请你们放心吃喝。”

  这个王老先生,为什么对我如此客气?心中真是纳闷,试问自己也没什么本事让他看重啊。不过免费的酒不喝白不喝,喝了再说,自己对麻城这个地方了解也不多,等下问问三个班长怎么回事。

  “行,那就代我向王老先生道谢。”

  “好嘞,李长官,各位楼上请。”小二说完便在前面带路。

  上了三楼,小二领我们进了一个很大的包间,包间里之前可能是放着一张很大的圆桌,现在换成了两张能坐十来个人的圆桌,因为这两张圆桌看着就和这屋里的摆设就格格不入,可能是为了迁就我们,而临时换的桌子。

  我们分两桌坐下后,让小二先上酒。不一会酒就上了桌,我起身和大家一连喝了三杯,然后让大家各玩各的,都不要拘束,酒喝了一会,菜也开始陆陆续续的上来了,摆满了整个桌子。

  酒喝的差不多,带着醉意我问郑强,为什么这个王老先生,对我如此客气。

  郑强因为爱玩,所以他这种人三教九流的朋友很多,出去喝酒玩乐能知道很多消息。

  郑强喝了一杯酒,笑着说道:“当然是你对他有用处了,不然他怎么会对你这么客气,商人那个不是无利不起早的。”

  “我当然知道我对他有用了,也知道他利用我,我就是不知道我有什么让他利用的,他要利用我做什么?”

  “别着急,听我慢慢给你道来,我先问你,在这个乱世做什么生意最赚钱?”

  “那当然是大烟和军火了。”就是在我们那个年代,大烟和军火也是最赚钱的了,尤其是美国,二战的时候通过卖军火,现在都还富的流油。

  “嘿,这两个,谁都知道。首先大烟土王财主是不会碰的,可这军火,在这乱世可是硬通货。”

  “那他倒卖军火,和我有什么关系,意思是要我给他护送军火?”

  “那当然不是了,我们怎么说也是正规军,给他一个商人运送军火算怎么回事。”

  “那你直接说,他要利用我干什么不就完了嘛。”

  “你着什么急啊,我不是再给你说,军火这东西,我们当兵的喜欢,土匪也喜欢啊,土匪没有枪,和没牙的老虎有什么区别。土匪哪来的钱?就是靠抢人勒索,抢来的钱又用来干什么?”

  “用来购买枪支弹药!”

  “对,还算你不笨,土匪去哪买?只能找我们这些当兵的买,我们肯定是把那些破铜烂铁卖给他们,而且还是高价,他们还不敢放个屁。”

  “奥奥,所以现在他碰见王财主这个倒卖军火的人,自然是不会放过了,抢他的军火,可比买军火方便多了。”

  “嗯就是这个情况,老话说,官匪一家,没了匪自然是没人尊重官了,没有官,匪又无法无天了,所以大家都心照不宣,剿匪自然也不会出力。”

  “我懂了,因为我是新来的,可能还不懂这个,而且我一心训练部队,就是希望为百姓干点实事,能剿了龟峰山上的土匪,王老先生的军火路也就打通了,送给我的这些东西,可能还不及他运一趟军火的十分之一吧。”

  “孺子可教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