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未来世界 矩阵之主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矩阵之主

吾不笑

  • 科幻

    类型
  • 2018.04.04上架
  • 88.58

    连载(字)

1.57万位书友共同开启《矩阵之主》的科幻之旅

盟主孩子他父亲 舵主WinfredChen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1 开启的门扉(一)(修)

矩阵之主 吾不笑 2286 2018.04.07 19:00

  混沌,仿佛灰色的雾气一样笼罩着整个空间。

  体型瘦削的年轻男子眯着眼冷静地站在这一团灰暗中,身上的肌肉仿佛绷紧的钢绞线,并不粗壮却显得劲力十足。

  然而身上十几道触目惊心的长条形伤口却破坏了这流畅的美感。

  仿佛被某种锐器切割开、长度超过十厘米的伤口没有做任何处理,血肉就这么翻卷着,边缘甚至已经因为失血而发白。

  年轻人却像是没感觉到一样,丝毫不去关注,锐利的目光紧盯着周围这无边的混沌,全神贯注地警惕着。

  偶尔见到一点晶莹的橙色光点从他眼底闪过,快得仿佛篝火上升腾的火星,转瞬即逝。

  忽然混沌中一阵涌动,闪现出一个模糊的人影,刚出现就毫不停歇地向年轻人扑去,刀刃一样锋利的指甲在空中划出尖锐的厉啸声。

  年轻人几乎同时作出扭腰侧身的闪避动作、却没能避开指甲的最尖端。脸上的肌肤立即被整齐地划开一道深切的伤口,鲜红的血肉翻卷开来,露出下面白生生的骨骼。

  他却连眉毛都没有动一下,眼睛紧盯着灰影,抓住对方劲力松懈的时机,手臂骤然像鞭子一样狂暴地打出。

  肉眼无法捕捉的高速让拳头毫无阻滞地穿透袭击者的身躯,巨大的力量在袭击者体内轰然爆开。

  暗红与鲜红的血液混着淡黄脂肪与各种颜色的内脏碎块像是绽放一样肆意地开始在空中飞舞。

  下一秒,碎块突然化作无数晶亮的光点,在泼洒的过程中如同熄灭一样缓缓消失。

  年轻男子随意地抹了一下脸上的血迹,手臂刚刚放下,骤然又有三名袭击者从他身周的灰暗混沌中凭空出现,锋利的爪子笼罩了他能够避开的全部方向。

  略略判断了一下情势,他毫不犹豫地迎着利爪挺身而上。

  锋利的刀刃几乎将他的半个颈部剖成了三段,而他的双手也顺利抓住两名袭击者的颈部,猛然发力,两名敌人顿时无法反抗地撞在一起,伴随着沉闷的诡异破裂声,两具失去了头颅的尸体缓缓软到,随后同样闪烁着化作了光点。

  年轻人甩了一下满是红白碎块的手,因为缺血及缺氧而变得苍白青灰的脸转过来,平静地看着最后一名袭击者,扯动嘴角,笑了一下。

  5秒钟之后,他以半个胸膛被切开为代价,拧断了最后一名敌人的脖子。

  滴,滴,滴,滴答。

  颈部伤口涌出大量的鲜血,沿着他的手臂如线一般滴落,然后在地面上化作光点。

  年轻男子安静地站在那里,闭着眼睛艰难地呼吸,血肉翻卷的胸膛处心脏几乎袒露在外面,他的表情看似平静,甚至嘴角还带着那丝笑,然而颤抖的筋肉、不断涌出的冷汗都证明他正经历着巨大的痛苦。

  一分钟之后,心脏挣扎着又蹦跳了几下、终于颓然安静下来,周围的混沌骤然如同浓雾一样卷起,瞬间将他湮没。

  ……

  轻柔的音乐,温暖的色调,甜美的香气,下午的阳光悠然地从明亮洁净的窗户透射进来,让这间烘培厨房如同版画中的世界,温馨而宁静。

  身穿洁白工作服,坐在烤炉前低垂着头的年轻男子霍然睁开眼睛,微弱的橙色光点一闪而过,眼眸里似乎还残留着杀意,而微微颤抖的身躯,也仿佛依然在承受那恐怖的疼痛。

  映入视野的明亮阳光让他有些失神,一时间想不起自己在哪里,过了几秒之后眸子里才终于回复了神采,低喃一句:

  “16个……干得不错。”

  他轻轻地舒了口气,表情变得放松了一些,活动了下因为疼痛而紧握发白的手指,从烤炉前的座椅上起身来到不锈钢案板前,十指交叉正反几次活动开之后,娴熟地开始了揉制面团的流程。

  他的表情是如此专注而认真,仿佛在对待世界上最娇贵易碎的珍宝,每一揉、每一揣,都全神贯注一丝不苟。

  随着面团的逐渐变得光滑成型,那张还带着一点点稚气的脸线条也越来越变得柔和,直到最终化成了嘴角安宁平静、若有似无的一丝微笑。

  这间小小的店面,坐落在一条小巷与繁华街道的连接处,店门附近打扫得非常整洁,狭窄的铺面被安排得整齐而又紧凑。

  明亮的橱窗玻璃下面,一排排色泽诱人、外形精致、香气扑鼻的各式点心静静地等待在那里,什么都不用做已经足够吸引人们的眼光;

  在店门的上方,一块明显手工制作的木质招牌朴实地悬挂在那里,上面是工整而略显陈旧的几个阴刻黑字:春夏烘培屋。

  秋日夕阳的光芒同样温暖地散播在寂静的小巷中,偶尔的几个行人仿佛受了这懒散的阳光影响,脚步也十分地悠闲。

  单车轮轴转动的声音从外面的街道上传来,夹杂着一群女生叽叽喳喳的笑闹,打破了小巷中画面的安静。

  随后这群放学女生中的一个离开了队伍,在和好友死党嬉闹着告别之后,熟练地将单车停在烘培屋门旁,一边匆忙地向着店内跑去,一边拉扯着身上的衣服。

  等她气喘吁吁地跑进店内之后,身上的学生服已经提在手中,露出一身早就穿在里面的店员服饰。

  “小薇,店长呢?新作品成功了吗?”

  女孩一边整理身上的衣服,一边小声问店里原来的那名店员。

  “在后面烤炉那里。”

  那名看起来也是打工学生模样的少女同样小声回答。

  这间店子虽然门脸较窄,但是由于位于拐角,屋子里的空间倒是蛮大的,所以在里面隔出了一个比较宽敞的工作间,加工什么的都在里面。

  “小芹你今天怎么这么晚呀?再过一会儿附近的学生们就要过来了,我自己可应付不过来!让顾客等太久可不好。”

  “今天我是值日生嘛。”

  被称为小芹的女生不好意思地笑笑,赶紧套上围裙,正好此时一名客人前来购买,她马上绽开一个大大的笑容,和小薇大声地一起喊“欢迎光临!”

  ……

  叮~

  一墙之隔的工作间内,随着烤炉悦耳的提示铃声响起,闭着眼睛静静坐在炉前的凌夏树轻轻睁开双眼。

  一丝鲜亮的红色在他的瞳孔中闪过,快得仿佛幻觉,随即目光转到烤炉那边,开始起身打理刚刚烤制好的面点。

  香甜芬芳的气息弥漫在空气中,让他的眉头舒展,脸上露出一丝喜悦的微笑。

  他今年刚好十九岁,算不得成熟的年纪,却也已经不能再被称作少年,一张年轻的脸庞线条瘦削刚硬,长相只能说平均线以上,不算英俊,但给人的感觉却十分‘干净’——

  眉毛鬓角都如同精心修剪过一样整齐,发型也是利落方正的短寸发、年轻而不张扬,平时看起来温和平静,当嘴唇轻轻地抿着的时候,就会透出一种坚韧的意味。

  “好了,上柜。”

  关上炉门,凌夏树戴着厚厚的隔热手套,端着数层沉重的烤盘从工作间走了出去,声音没有通常年轻人的清朗,而是略有些沙哑低沉。

  “是,店长!”

  两名店员整齐地回答,戴上手套接过烤盘,开始将新出炉的点心摆进橱窗中;

  凌夏树站在她们身后,仔细地从各个角度观察着新作品在柜台中的形象,认真得如同在进行术前准备的外科医生。

  直到对橱窗中的打光和摆位都感到满意了,这才微笑起来,啪地拍了下手,随后轻哼着不知名的歌曲,又转身进到里间继续工作去了。

  “真是有够受不了店长了啊。”

  小芹一边忙碌地准备外带纸盒,一边朝里间瞄了一眼,随后小声和小薇悄悄话:“光是这个多味果酱的颜色他就调配了三十多次,现在终于上架了,居然转身又回去研究面团!!”

  “这才到哪……你刚来所以不知道,”

  小薇的速度明显快过小芹,手法也更加娴熟:“我告诉你,我可是开店元老哦,从我来到这里到现在,店长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

  说完这句话,她神秘兮兮地往里间瞄了一眼,靠近小芹的耳朵:

  “有一次我搬东西的时候不小心把健身手环滑进了店长那辆电动车的置物箱里,结果好几天之后才找到……你猜我把表拿回来之后发现什么?”

  “什么?什么?”

  小芹眼中立即燃起了熊熊的八卦之火,身子几乎要贴到小薇的身上。

  “我的健身app有开着卫星定位路线哦,所以我就不小心知道了店长每天的行动轨迹——你根本想象不到,店长每天只去五个地方——”

  小薇从手套中抽出手,竖起手指头晃动,重重地强调了‘五’这个数字:“店里、市场、店长家、医院、图书馆!”

  “啊?”

  小芹露出白茫茫的错愕表情:“你的意思是说……”

  “对哦,店长每天只去这几个地方!”

  小薇点点头,“很不可思议吧?每天从家里到市场订购、从市场到店里工作、从店里去医院、从医院去图书馆、从图书馆回家——然后再重头开始!每一天都是一样的路径!”

  “……”

  小芹已经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虽然知道店长这个人差不多整天待在后厨,工作和娱乐都是做西点,但年纪轻轻就生活乏味、呃,规律成这样……这也太夸张了吧?

  “你们俩把招牌奶油小方摆出来,今天就差不多了……我去医院一趟。”

  凌夏树换了一身出行外套,戴着一个陈旧的头盔,手里拎着打包好的刚出炉的西点,匆匆从两名店员身边掠过,出门转到屋后扶起靠在墙上的小摩托,眨眼就绝尘而去。

  “店长似乎经常去医院啊,做什么呀?”

  目送他离开后,小芹好奇地询问。

  “店长的姐姐似乎出了车祸,脑部受伤,好多年一直在昏迷着呢,这家店好像也是用赔偿金才开起来的。”

  小薇脸上露出一丝同情,

  “店长是单亲家庭,但是母亲已经失踪很久了,基本上是姐姐一手带大的,已经是他唯一的亲人,所以他每天都去给她读书、做理疗……每天哦!”

  “呀!”

  小芹轻轻地低呼一声,无数在影视剧中看过的凄美动人的情节从她的脑海中浮起,大眼睛里开始冒光,双手绞缠在胸前:

  “难怪店长只比我们大两三岁却显得这么‘成熟’……原来是生活的苦难让他过早地成为了一个男人……真令人感动!”

  “你应该说,过早地成为了一个‘无趣的男人’才对。”

  旁边的小薇稍微撇了撇嘴,对同伴的表现很不以为然,擦擦手掏出自己的手机:

  “你还不如把目标放在那边的山地自行车店里的那位帅哥身上——看,这是那天他们卸货的时候我拍下来的,嘻嘻……你看这人鱼线——”

举报

作者感言

吾不笑

吾不笑

在推荐的时候推倒重来,应该会被问,你脑子进水了吗,你对得起编辑吗,等等等等……   我只能说,我也很绝望。这么做的后果,我非常清楚,堪称自己砍了自己一刀……当然不是身体中部。   写作是很私人的事,网文却是很群体的事,很多朋友从一开始就支持我(点推比说明一切)~但这个故事,不够好,写歪了,我也是考虑了很多次,终究一咬牙,干了。   毕竟,我不能对不起这些朋友。   这本书会坚持以我最大的努力写得好看,至于成绩……嗯,请大家一起帮忙宣传,以及祈祷奇迹把!   吾不笑,2018.07.04 00:14

2018-04-07 19:0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