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与你共永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怜惜

与你共永生 香泽 2221 2021.08.23 23:21

  回到自己的屋里,初夏打量着那杯有毒的茶水,叶玲玉这是第二次下毒!!只是现在叶玲玉还动不得,因为娘和哥哥还在叶府,初夏将渗了断肠草的茶收入黑碗中,等以后有机会再还给叶玲玉,来而不往非礼也。

  至今,大长老、二长老、四长老的话犹在耳边轰鸣。若不是娘苦苦挽留,若不是叶青山坚持在门外守着,初夏现在就离开叶府,不需等到明日。

  天大地大,总有我叶初夏呆的地方。

  哦,叶府要收回姓氏,我姓穆,往后叫穆初夏。

  天还未完全放亮,穆初夏打开屋门,在门口守了一夜的叶青山猛地站起:“妹妹,母亲刚刚睡着,等她醒来你再道别,你这一走,不知何时才能与母亲见上一面。”

  “哥,是我连累了你们,害得你去挖矿。”

  “不要这么说,你永远是我妹妹,我们是一家人。”叶青山的真诚,发自肺腑。

  “我去娘的屋外磕头,就走。”穆初夏不想对上几位长老。

  其实,叶府的子弟今日起得特别早,早早地打扫院子,张灯结彩,红毯铺路,准备叶玲玉代嫁。

  穆初夏来到素梅的屋外,对着素梅住的屋子恭恭敬敬磕头,门吱呀一声打开,一头白发的素梅站在门口。

  “娘,不孝女儿来辞别,虽然我不再姓叶,但我永远是您的女儿。”

  “我的初夏啊!”素梅一把抱住初夏,哭得昏天黑地。

  叶青山愁的手足无措,娘这么哭下去,会晕过去,“娘,让妹妹走。”

  “我送送她。”素梅坚持着,三人走的是叶府的侧门,大门口红灯笼高挂,红毯铺地。

  叶青山拉开侧门,却愣住,门外有一堆人,准确的说是迎亲队伍,新郎官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小七?你果真是杜子辰!”

  只见门口穿着一身大红吉服杜子辰堵在门口,身后还跟着五十多位迎亲的队伍。

  “大哥,早上好。我是杜子辰,也是小七,是师尊的第七个弟子。”杜子辰弯腰一礼。

  穿着大红吉服的杜子辰英俊潇洒、阳刚帅气,促狭的眼眸斜睨初夏,诧异惊呼:“娘子,你这是要逃婚?”

  这厮!恐怕早就堵在这里,瞧那些迎亲的人睡眼惺忪的样子。初夏一阵无语。

  素梅惊喜交加,语无伦次:“这是?杜公子?”

  叶府的议事堂,今日是女儿代嫁的日子,大长老叶智宇一大早来到议事堂布置诸多事宜,一族中子弟突然来报:“杜公子一大早来迎亲了,在侧门。”

  叶智宇纳闷,问:“迎亲?整整早了三个时辰!为啥去了侧门?”

  族中弟子道:“在侧门堵住叶初夏。大长老再不去,只怕叶初夏要被杜公子接走了。”

  呼!灵力护体,叶智宇眨眼间来到侧门。

  叶智宇的修为是观音镇最高的,当他见到杜子辰,“呼'一股筑基期无形的境界威压笼罩着他,让他举手抬足间倍感吃力!

  “这是杜公子吧,还请走大门。”

  “我不堵在这里,娘子跑了,我一个人怎么成婚?”杜子辰无辜地看向叶智宇。

  叶智宇尴尬一笑,解释道:“杜公子,事情经过是这样,此女并不是叶家之女,来历不明,我们已安排叶家最优秀的长女代嫁。”

  “当初叶景天给定的亲就是她,不管她是不是叶家女,我就认定她!”杜子辰说完,宽大的袖袍一甩,一件精致的大红婚服便套在初夏身上,,接着飞来一块红帕盖在初夏头顶。

  叶智宇一直承受着杜子辰境界的威压,即便气得火冒三丈,也只得忍着。

  匆匆赶来的叶玲玉,见此情景,脚下一软,跌坐地上,大红的婚服沾上泥巴。

  “娘子,聘书为证,你就是我杜子辰的娘子,吉时已到,上轿吧。”叶子辰嬉笑着脸,做了个请的姿势。

  素梅连忙道:“初夏,娘扶你。”

  “娘,哥,保重。”初夏哽咽。

  杜子辰冷冽的目光直逼叶智宇,筑基期修士的威压几乎全部释放,压得叶智宇弯了腰,额头缀满汗珠。

  “我丈母娘和大哥在你府上若有个好歹,别怪我翻脸无情!”说完跃上马背,带着迎亲的队伍敲敲打打而去。

  天才刚亮,哪有这么早娶亲的。坐在轿中的初夏腹诽,也为自己修为低而导致的随波逐流感到郁闷。还好没被叶玲玉毒死,留得青山在,报仇有希望。

  初夏在恍恍惚惚中按照结婚流程走完,最后入了洞房,耳边总算清净。

  折腾了一天,饿得头昏眼花,自己掀开喜帕,抓起桌上的点心就吃,慌得身边的丫鬟不知怎么劝才好。

  门,被无声推开,叶子辰走进了,瞧见正在啃点心的初夏,吩咐一旁的丫鬟:“去厨房端些吃的来。”

  丫鬟去厨房端来许多吃食,等到初夏吃饱,撤去杯盘,屋里只剩下两人。

  烛光跳跃,映照得初夏越发肌肤娇嫩,气质若兰,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双目湛湛有神,自有一股轻灵之气。

  “娘子。”杜子辰觉得,这个时候应该说点什么。

  “我往后姓穆。”

  “穆姑娘,哦不,我还是叫你初夏吧。”杜子辰觉得嘴巴干涩,先前的洒脱都是装出来的,“我有两件事要告知你,一是我修炼的功法很罕见,其中有一条规定,不到金丹期,不得泄元阳!”

  初夏一愣,这什么狗屁功法,幸好修炼的不是葵花宝典。

  杜子辰面色也是不自然,“世尊说凭我的资质,修炼到金丹期会很快的!”

  “我不急。”为了澄清自己,怎么觉得越描越黑,两世加起来也没有现在这么尴尬。

  “第二件事是,”只见杜子辰微微一笑,先设了一个结界,才道:“你看,这是什么?”

  只见杜子辰手心一动,空中漂浮一滴精血,里面蕴含着惊人的磅礴能量。

  “凤凰血!”初夏惊呼,这可是不可多见的至宝,来自上古神凰,带有一丝神的意志,修复经脉和丹田不成问题。

  初夏渴望正常修炼,但不是没脑子,来自上古神凰的一滴精血,何其珍贵,杜子辰竟然拿来给自己:“你不是还有个妹妹,为什么给我?你自己也可以服用。”

  “因为你比她更需要!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吗?初夏你别忘了,你我是从小就盯了亲的。”杜子辰无比严肃,又补充道:“这是在一次宗门历练时,偶然得到的。”

  凤凰血上面承载了神凰的意志,哪是那么容易得到的,定是杜子辰舍命夺来的。为了我?初夏内心深处对杜子辰生出一丝丝怜惜。

  “还不赶紧炼化,我来助你。”杜子辰棱角分明的脸,在烛光的晕染下,显得分外柔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