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进化变异 异类本能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救赎

异类本能 米粒卡 3146 2019.06.13 03:01

  森林里似乎都染上了血腥味。

  原本平静的生活迎来灭顶之灾,安阳铃牵着小铛的手一路狂奔,哪怕知道这次逃走的希望微乎其微,可安阳铃不敢停下脚步。

  小铛的心中的恐惧却逐渐被愧疚代替,“姐姐,是不是如果没有我们,村里的人都不会被伤害,是不是我们害死了他们……白晨语哥哥,他还没有逃出来!我们应该回去救他。”

  安阳铃咬着牙只拽着小铛向前跑,她想这时死去可能是一种解脱,但她放不下小铛。

  小铛不该就这么结束自己的生活,身后的响声越来越近。安阳铃放开抓着小铛的手,小铛一踉跄差点摔倒,“跑,不要回头。”安阳铃抽出弓箭头也不回的说。

  “那你怎么办,不行,我不能……”泪水顺着小铛的脸从下巴大颗大颗的滴落,“不能连你也失去。”

  安阳铃知道即便自己留下了可能也改变不了什么,但她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我会帮你引开他们,没时间废话了,你必须……”

  话还没有说完,震耳欲聋的响声在耳旁炸开,安阳铃整个人被冲击力打飞。

  在地上滚翻了两三米的她只感觉脑袋里有一万只蜜蜂在“嗡嗡”直叫。几秒后双手支撑着地面抬头望去。

  涣散的目光里是断裂的弓和倒在一旁生死不知的小铛。

  阿里克看着一边右手推开枪口,导致射击偏离的安布里奥,有些不满的说:“你为什么要怎么做?”“你还真是没有一点娱乐精神,在你面前的,可是害我们在森林里转悠了一个星期的罪魁祸首,就这么杀了岂不是很无趣,反正他们也跑不掉不是吗?”

  阿里克盯着安布里奥语气不满的说:“我们来执行任务,不是来郊游的。”

  安布里奥没有搭理他,只是缓缓走到半跪的安阳铃面前,看着她从背后突然抽出一把短径猎枪,看着她指向自己的脑袋悍然开火。

  他所做的只是歪了歪头躲过子弹,然后捏住枪管轻轻向上一扳。笔直的枪管就被弯曲成了“L”型。

  接着安阳铃感觉腹部一阵剧痛后,整个人只能卷曲着跪倒在地。安布里奥将进行过膝撞的左腿伸直,俯视着血液从口中滴出的安阳铃,语气有些兴趣缺缺:“还以为能逃脱组织追杀这么多次的家伙有什么了不起,戚,比我想的无聊多了,白救你了。”

  右脚带着黑色的靴子高高抬起,几乎打破音障的速度向着安阳铃的抽去,毫无疑问,这样的攻击足以让她头开脑裂。

  就在这时一把匕首,带着难以置信的速度飞向安布里奥,原本下落的右脚,无比的反物理的半空变道踢飞了匕首。

  “哦哦,这才对嘛。”安布里奥看着几十米外的白晨语,咧嘴露出嗜血的笑容。

  白晨语喘着粗气看着倒地的女孩,通过强化后的视力看到了两人起伏的胸口,暗道“好险”。

  五分钟前

  白晨语跑进已经是废墟的村庄,看着倒在血泊中的村民,静止的心跳告诉他这里已经没有活物了,此刻他的眼神里尽是愤怒与疑惑,到底是什么人对这些与世无争的普通人,做出这么残忍的事。

  他顺着尸体一路前进,现在他最害怕的是看见其中有安阳铃和小铛的身影,万幸的是直到村子的边缘,安阳铃她们的家也没有见到她们的身影,可顺着森林的方向又一声巨响使他绷紧了神经。

  白晨语用尽全身力气跑到了数百米外的林地,看到了安布里奥,看到了背着“枪”的阿里克,当然,如果那也算是枪的话,接下来发生的就是刚刚那一幕……

  安布里奥看着白晨语担忧的目光,对举枪的阿里克比了个停止的手势对白晨语说“你别插手,难得有个耐打的,可别让我失望啊。”

  说完不再管脚下再次起身的安阳铃,双脚猛塔地面像人形导弹一样冲了过来,白晨语只来得及将双手交叉放在胸前,之后便感觉像被火车撞中一般被击飞出去。

  阿里克眉头紧锁的看着飞向自己的白晨语不快的说:“安布里奥你在干什么?”接着用武器砸向白晨语,白晨语在空中转变姿势,接着被撞击的动能,挥舞拳头和阿里克的武器狠狠的撞在一起,此时白晨语只能表示真他喵的疼。

  相比于从空中飞出数米的白晨语,只是到退一步的阿里克,看起来对于刚刚的撞击轻松不少。

  安布里奥此时的表情有些阴沉,他感觉自己被轻视了,从来只有他轻视别人,今天居然有人感无视他的攻击,转而去攻击其他人。

  “小子,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阿里克却像是有所察觉:“他在拖时间,我们一起上。”

  安布里奥根本没给阿里克出手的机会,双手被黑色金属覆盖形成拳套一样的东西,如同瞬移一样出现在他面前,白晨语还来不及闪开便一脚将他扫离地面,暴雨般的拳头就轰击在了他身上。

  倒在地上的白晨语,身后的地面像是被陨石砸过般出现了一个直径足有三米的大坑,白晨语浑身鲜血的躺倒其中,看起来凄惨无比。

  安布里奥挥手打开溅起跌落的石块,对身后的阿里克说:“也不知道是哪个野路子的转化者,同调率很低,战斗经验更是弱的一塌糊涂。”

  感受着白晨语已经停止的心跳,阿里克看着已经不知踪迹的铃铛姐妹,只是调试了一下自己的武器,然后对着森林喷出三道流星般的火焰,如果俯视森林的话会发现火焰形成了一个三角形的包围圈,将森林尽数点燃。

  安阳铃背着晕倒的妹妹,不顾重伤的身体,向远处逃走。

  安阳铃知道自己错怪了白晨语,更知道她近乎抛弃的将他独自留在身后,但她知道她即使留下也什么的做不了,只会是累赘,更重要的是……

  她看向背后想陷入熟睡的甜美面容,明明刚说过不让她再受伤害的,“我还真是个不称职的姐姐,那是?该死!”

  倾倒的大树被火焰烧的“噼里啪啦”直响。四周的火焰像是拥有生命的士兵向她包围过来。

  白晨语感觉自己整个人都散架了,感觉自己越来越微弱的心跳,心里有的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深深的不甘,自己拥有的力量到底有什么用。

  在那两个人面前连反抗的能力也没有,自己只能躺在这里等死,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两个人将她们抓住,杀死……

  那自己存在的意义又是什么?给身边的人带来灾难吗?

  他没有发觉的是,原本几乎停止的心跳开始恢复,激烈的情绪让他暂时的激发出一股陌生的力量。

  ……

  难到我们真的要死在这了吗?安阳铃跪坐在地,黑色的头发遮挡住她的眼睛,绝望像深渊一样将她吞噬。

  直到一个并不高大的身影挡住了面前的火光,安阳铃看着浑身是血的白晨语,身体手臂被一条奇怪的红线覆盖。

  足有六七米高,一人合抱粗的燃烧着火焰的大树被他一把抱起,闪着红光的眼睛看着她复杂的眼神,白晨语吼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走啊!”

  安阳铃问“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说过,我欠你的。”

  安阳铃死死的看着他的脸,似乎是要把他的面容永远刻在脑海中。然后看了看身后的小铛,低着头飞快的穿过树干,向前跑去。

  几秒钟后安布里奥看着面前抱着巨木的白晨语一脸新奇,“原来你们还是个双胞胎,你是哥哥,还是弟弟?”

  但他身边的阿里克却一脸凝重,“安布里奥,回来,他就是刚才那个家伙,他是怎么绕过我们到这里来的?他现在的状态有些古怪。”

  白晨语看着面前的两人,带着血的脸庞平添一丝狰狞,“绝不会,再让你们越过我!”

  安布里奥像是没听见他的话一样对阿里克比划了一下,意思是你解决,我去追。

  然后瞬间跳出数米高,在空中一踩身边燃烧的树木,准备就这么“飞”过去,阿里克也适时的举枪射出那种噪音很大的攻击。

  巨树像是轻便的棍棒被抽出残影,蓝色焰光的攻击在白晨语身边炸开,掀起一阵灰尘。

  安布里奥在破碎的巨树中被狠狠中,连续撞断六个大树才止住身形。

  白晨语在灰尘中显现出身影,巨大的爆炸似乎并没有对他造成足够的伤害,红色的线条想拥有生命一样在他身上不断流动。

  显然他的抗性也被大幅提升了,这对阿里克可不是什么好消息。

  安布里奥从远处缓缓走来,此时他脸上有愤怒也有兴奋,看着白晨语的目光充满战意。

  “我说过了,不会让你们越过我。你们,听,不,懂,吗!!”

  说完白晨语将剩下的半截木头鼓足力气,砸向对方,安布里奥和阿里克分别向两边跳开。

  阿里克转头对安布里奥说:“他的力量已经超过‘共鸣’级了,不要和他硬碰硬。”

  “切,你以为我真的没有脑子,就他那小孩打架的技巧,我能让他碰不到我的衣角。”

  白晨语紧握的双拳挡在眼前,他要为铃铛她们抢到足够的时间。

  安布里奥扭了扭脖子发出“咔咔”的响声,双拳再次被黑色金属覆盖。看着白晨语说到:

  “那么,第二回合,开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