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女小福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果子

农女小福妻 顾暖之 2120 2021.03.18 13:45

  苏阮想起自己吃过的那些红色果实,她还揣了几个在身上呢,就拿了一个出来,“我饿了,吃了点这个。”

  张大山接过,拿到灯下仔细看了看,松了口气,“爹娘不用担心,她是吃了癞麻果了。”

  张满堂见到那东西也放了心,不过随后又产生了怀疑,“这好像就山上才有,山底下可没有,玉兰,你上山了?那山上可有野兽。”

  苏阮语气随意,“山下没有柴,我就往山上走了一段路,没有多久就下山了。这到底是什么?我怎么了?”

  “哼,你还有脸问,给我等着!”尹氏气呼呼的,出去用木盆端了盆水来放在炕边,“自己看!”

  苏阮俯身,借着油灯昏暗的光亮照了照,水面的倒影当然比不上镜子,也很模糊,但是轮廓还是能看到的。

  这么一看,她自己也吓了一跳,立马抬起了头。这张脸怎么变成这样了?哪怕看不真切,可是那副样子也还是看得见的,这哪是张大山想要占便宜的模样?简直比恶鬼还要难看。

  怪不得她今天一直觉得脸上又麻又胀的,还痒得不行,原来是过敏了,看样子就是那个红果子导致的。

  随即她又想起一件事,她都变成这个模样了,怎么那宋瑾居然还要娶她?看来这人脑子真是病得不轻,正常人看都不会多看她一眼吧。

  尹氏啐了一口,“还好没毁了这张脸,要不然我可赔大发了,一个大钱都拿不到。”

  苏阮到底也是个女孩子,不想变得太丑,摸了摸脸问道:“这过几天就能好了吧?”

  张满堂重新拿了副筷子,边吃边说:“过多久也好不了,吃了这果子就会变成这样,但是你要是再吃两片癞麻树上的叶子就能恢复如初。”

  “叶子?”那果子树上好像也没几片叶子了,仅有的几片也是枯叶,还能吃吗?

  同时她的脑海里也想起了这果子的来历,原来这山上长着不少这种果子,它们夏天结果秋天成熟,但是冬天树上也还会有没掉光的果实。

  如果吃了这东西,就会导致脸上长痘变形,麻痒难耐,所以附近的居民才给它起了个名字叫癞麻果。

  张玉兰也没见过,这种果子只有山上才有,而她没上过山,附近的居民一般也不会吃这种东西,除了没粮食吃没办法了,才会采了果实和树叶一起拿来充饥。

  原主也是听家里人提起过一两次,印象很浅,所以苏阮更没有想那么多,没想到一下子就中招了。

  虚惊一场,张满堂心里窝火,态度也不大好,“对,今天晚了,你就将就着吧,明天我上山给你弄树叶子吃。”

  “明天我自己去采树叶,你们不用管了。”反正她还要早起去卖野猪,正好有借口了,顺便也把山上那个傻子给打发了。

  “爱去就去,这也是你自作自受。”尹氏当然不会管,她只关心苏阮会不会回来,脸上会不会恢复。

  张大山原想跟着她一起去,看了看那张恐怖的脸,再摸摸自己那还肿着的腮帮子,又忍住了。

  张大牛眼尖,看到大哥的举动,“大哥,我都忘了问,你脸怎么了?”

  张大山怕家里人追问所以回来很晚,屋里昏暗加上他一直躲着,也没人注意,现在当然不能说出实情,只好撒谎,“今天不小心摔了一跤。”

  “哼,还说呢,跟我干活到一半就不见踪影了,也不知道去哪疯去了,你都要成亲的人了,能不能老实一些?”

  张满堂最近总觉得不顺心,看谁都不顺眼,火气也大。

  尹氏赶紧催他,“好了别说了,快吃吧,吃完了吹灯睡觉,这灯油不要钱啊?”

  张满堂没再说话,胡乱扒了几口饭就放下了碗筷,尹氏刚一回头,苏阮就走到桌边,安安稳稳地坐在凳子上,“我都饿了大半天了,还没吃饭呢。”

  说完拿起干净的碗筷就自己盛了饭,虽然还是粗糙的饭菜,好歹顶饿。

  尹氏气不打一出来,“你还有脸吃饭?一整天什么都没干,还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回来,你咋不死外头呢!”

  苏阮边吃饭边抽空回道:“这话说的不对啊,我要是死外头,回头谁嫁给孙屠户,谁给你换钱花啊。”

  她一提这个,尹氏就没有斗志了,感觉像是被人掐住了三寸的蛇,只能乖乖的受着,心里愤恨不已,想着再忍耐几天,等到把人嫁出去就好了。

  苏阮不管那么多,把剩下的饭菜都吃了。她这个异能虽好,但是每次使用过后,都需要进食来弥补体力,否则下次威力就没有那么大了。

  人无完人,这世上每个人都有缺点,异能也一样,甚至有的异能还会反噬给主人,她这也算是比较好的一种了。

  吃饱了以后,苏阮心情也好了一些,一抹嘴,起身准备出去洗脸。

  尹氏扭头看着苏阮,“死丫头,有力气吃饭,没力气干活?把桌子收拾了。”

  苏阮舌尖顶了顶上颚,回眸一笑,那模样很是渗人,“好啊,不过我吃了癞麻果浑身都痒痒,要是不小心打碎了碗,你可别生气。”

  “嘿!”尹氏叉着腰,想反驳又不知道该怎么说,这死丫头肯定是存心的,就算故意打碎了碗,也会赖在那果子上面,她可舍不得家里的碗。

  尹氏咬着牙自己把桌子给拾掇了,铺好了被,一家人上炕睡觉。

  今天晚上没有什么动静了,除了张大力的磨牙声,和张满堂的呼噜声之外,很安静。

  苏阮想着白天的事,心里有气,这张大山色胆包天,就算原主没死,也被他给糟蹋了,以后娶媳妇不是坑人吗?

  不如……她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明天早上准备给张大山下点料,让他以后不能再作恶。

  苏阮睡觉没有什么毛病,也不会失眠,躺下没多久就睡觉了,心里惦记着明天的事,睡到凌晨就醒了,看了看天色,还很早。

  不过她知道,这时候去卖山货和野味的人,已经准备出门了,天亮前大多数交易都会完成。

  她卖的是野猪,也比较显眼,又是个女的,多有不便,所以也要早一点才行。

  摸索着穿好了衣裳后,苏阮才想起一件事,昨天把旧袄子给了宋瑾,今天穿什么?也是昨天他们被自己的模样给惊吓到了,也没注意其他的,不然早就发现这件事了。

  不过不要紧,这个家虽然穷,破衣裳也没几件,可她起得早啊,摸黑在旁边又摸了一件尹氏的袄子,苏阮也没有洁癖,保暖要紧,穿好了这才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举报

作者感言

顾暖之

顾暖之

关于女主的身世说几句,张家一直把她当做工具人,把她嫁出去的钱不仅能让自己儿子娶媳妇,还能过上比较舒服的日子,所以肯定不会自产自销的。她不是童养媳,只是用来干活和卖钱的。

2021-03-18 13:4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