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农女小福妻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落下

农女小福妻 顾暖之 2071 2021.03.29 14:21

  搞定了这些人之后,苏阮冲屋里喊了一声:“出来吧。”

  杜鹃颤巍巍地推门而出,吓得腿都软了。在山上的这一个来月,她也见过这些人杀猪宰鸡,甚至也看到过他们杀人。

  可是和苏阮刚才的举动一比,那些人的做法,就像是大人面前的小孩子一样,幼稚可笑。

  杜鹃一步步走过来,看着那个无比镇定满身是血的人,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难怪……难怪她会那么笃定,说今天肯定能下山,原来竟是这么厉害!

  走得近了,杜鹃借着灯光,忽然瞥见苏阮眼里忽明忽暗的颜色,她正在看着自己,那么温柔,安然。

  突然间,杜鹃就不怕了。是啊,她怕什么?是苏阮救了她,不仅救了她,还帮她报了仇,杀了这些禽丨兽。

  心里,一下子就涌出了非常强烈的感觉,苏阮不再是那个看似柔若的姑娘,而是……她的救星,她的天。

  她甘愿匍匐在她脚下,做她的奴隶,只为能够跟随这样一位善良又勇猛的主人。

  看到杜鹃脸色苍白,苏阮料她也看到了刚才的样子,有些无奈,“本来让你躲在屋里,就是不想吓着你。害怕了吧?”

  杜鹃摇摇头,抬手用袖子给苏阮擦脸上剩余的血迹,声音很轻但很坚定:“我不怕,阿阮是世上最好的阿阮,我怎么会怕你?有你在,我就安心了。”

  苏阮一笑,“你放心,我只杀恶人。罪不至死的,我不会下死手。”

  “嗯。”杜鹃用力点点头。

  “好了。”苏阮拍拍手,语气轻快:“剩下这些没被我打死的,早晚也会毒发身亡的。我去找找值钱的东西,你负责放火,把这里……烧掉吧。”

  “是。”杜鹃答应一声,感觉自己好像有了底气,干劲满满。

  苏阮让杜鹃去收拢柴草,她则直接来到那间存放山上财物的地方。房门是锁着的,不过没关系,她扯住锁,稍微一用力就拧断了。

  进了屋一片漆黑,这才想起没有拿灯进来,刚一回头,就见杜鹃举着一根火把走进来。

  “阿阮,我就知道你忘了这个,给!”

  苏阮笑着接过,“谢啦!”

  说完也不管别的,重新进去搜寻。

  这房间不大,摆着不少东西,什么名家字画,宝刀宝剑,还真富裕,大概是刚抢来没多久,还没有变卖。

  苏阮不管那么多,一股脑收进了空间里,随后在角落发现了一个小箱子,拧开上面的小铜锁一看,满满当当一箱子的金银珠宝。

  诸如什么珍珠玛瑙,宝石项链,金钗玉镯数不胜数。剩下的就是真金白银了,粗略一看,怎么也有几百两金子银子,那些首饰还不算。

  没想到这山上居然有这么多值钱的东西,看来今天这个决定真对了,不然她要自己赚这么多,得猴年马月啊。

  等把这些都收了,再看看这房间,都是一些大件的家具,也是值钱的,本来想一起带走,又一想,这都是那群牲畜用过的,太脏了,就没拿,反正拿的也够多的了。

  搜罗之后,苏阮出了房间,看到杜鹃已经把干柴和干草放好,还细心地从厨房拿了不少油,都浇在了柴草上。

  看到苏阮出来,杜鹃招了招手,“阿阮,我弄好了。”

  “嗯。”苏阮看了看周围,夜晚的山上寂静无声,只是有些冷。

  今夜正好是圆月,天空挂着一盘月亮,很亮,苏阮举着火把绕着山寨走了一圈,山寨旁边几乎没有什么大树,可能是被砍了烧火了,形成了一个半人工的防火区。

  加上这片山本就没什么树木,她这才放心,这些人是坏的,总不能因为他们再把这山头给烧了吧。

  她回转到院子里,看了看那些横七竖八的尸体轻叹了口气,把这几十个人拽到一块,盖上干草,随手把手里的火把往那柴草上一点,院子里顿时被火光照得更亮。

  “咱们下山吧。”

  杜鹃答应,“哎!”

  刚走了两步,苏阮猛的又站住了,低低地说了声:“卧槽!”

  杜鹃不解,“你怎么了?怎么不走了?是落下了什么吗?”

  苏阮一扶额头,“是啊,落下了。”

  她刚才就觉得好像忘了点什么,这会才想起来,她忘了顺道把宋瑾给带上了。

  还好杜鹃知道这山上一般抓了人都关在哪里,带着她来到角落一个房间,指了指锁着的门,“应该在这里了。”

  苏阮照样拧了锁进去,在火把的照耀下,果然瞧见宋瑾正窝在角落,似乎昏迷不醒了。

  这时候也顾不上别的了,她把火把交给杜鹃,拽起宋瑾背到背上。又一想他昏迷了不知道搂住她脖子,摔下去怎么办。

  干脆找了条破绳子把他两只手腕绑起来,再挂到自己脖子上,这才重新背着他出了房门。

  杜鹃帮着把没有燃起来的房子都点了火,苏阮这才下山。

  银白的月光洒下来,视线很清晰,加上杜鹃在前面举着火把,走路并不费劲。

  下山的路并不算难走,有一条土匪们开出来的小毛毛道,顺着这条路就可以了。

  走了一会之后,背上的人似乎苏醒了,呼吸变得沉重了一些,发出了一些声音,好在他现在就俯在苏阮耳边,因此听得很清楚。

  “我重吗……”清浅的声线听起来朦朦胧胧,犹如潺潺流水。

  苏阮没搭理他。

  过了一会,他又说:“没想到你会是这个模样……那天在山洞的时候并不是啊……”

  这次苏阮回答了:“嗯,所以我已经不是你想娶的那个人了。”

  他呼吸急促,似乎是笑了一下,“你变了样子可还是你,这样更好……”

  切!果然男人都是一个德行!苏阮懒得理他。

  这次他很久没有说话,直到拐了个弯,苏阮才听到他几乎无声的呻吟:“头好疼啊。”

  “忍忍吧,下了山才能治疗。”可惜空间不能放活人,不然就把他放进去了,更省事。

  但他现在肯定死不了,之前给他服用的花粉可以保障他的生命,剩下的就是后续的外伤治疗。

  后面他就没有再说过话了,不知道是不是又晕了。天蒙蒙亮的时候,三人终于下了这座大山,到了平地之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